第688章 苏神医

    苏南的这个做法实在是太儿戏了!

    那可是一百万啊,要是放在普通人家里,那绝对是一笔巨款!这么大的一笔钱,就全都看这个小姑娘的随手一扔了?

    这特么真是……

    然而苏南,蒋婉莹,林佳欣三个人脸上都是毫不在乎的表情!

    这特么真是太打击人了!

    只见林佳欣信誓旦旦的瞄准十环的红心,闭上一只眼睛,每一次胳膊的挥动,都是牵动着所有吃瓜群众的内心。

    尼玛的快点扔行不行,别特么吊我们胃口,心脏都快蹦出来了!第一次见到这种随意的豪赌啊!

    林佳欣硬是比划了好几次,才终于扔了出去!

    嗖!

    咚!

    中靶了!

    二……二分!

    卧槽!

    苏南九十分!廖星翔八十九分!

    这尼玛的真是太戏剧化了,廖星翔做梦也想不到,最后竟然输在了这个两分上面!尼玛的也太郁闷了吧!靠靠靠!

    “耶!”

    林佳欣也是十分的开心,没想都自己只中了个两分,也能赢了一百万,真是不容易,两位校花十分不客气的走到廖星翔的跟前,十分可爱动人的说到。

    “愿赌服输,给钱吧!”

    廖星翔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不给?看这俩姑娘身后的那个苏南的眼神,不给特么的行么!

    不给的下场,肯定要比这一百万要惨的多。

    廖星翔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给苏南转账过去一百万。

    看着三个人离开的背影,廖星翔狠狠的咬着牙,苏南,我特么不弄死你,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拿出电话战战兢兢的打给了他的大舅。

    “大舅,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星翔啊!大舅现在没空管你那件事,你外公已经快不行了,你就别添乱了!”

    说完之后,那边直接就挂掉了电话,廖星翔也是无奈的垂头丧气。

    旁边的几个人看见了之后,瞬间阴阳怪气的说到。

    “我说翔哥,你这也不行啊,你自己弄不过人家不说,摇人也没摇来啊?”

    这几个人平日里都是跟廖星翔混的,如今廖星翔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他们也觉得脸上无光,廖星翔本人更是郁闷的要死,就他现在这副德行,还想做大一扛把子呢?

    做梦吧!

    之前廖星翔一直没把苏南放在眼里,现在不行了,看来想要征服整个大一,必须要先收拾苏南!

    “哼,你们等着吧,我大舅今天就是没时间来,要不然一定会收拾死这个苏南的!”

    ……

    此时的王家气氛极其紧张,两个男人在客厅里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因为王家的老爷子,已经快不行了。

    四五个全省专家级别的医生在里面忙的团团转,一个个手无足措的样子,真是让王兴龙十分的气恼,指着他们挨个骂!

    “一个个的都特么是废物!我养你们干什么用?到了关机那时刻,都特么变成怂包了,当初跟我吹的牛逼呢,不是说能把我爸治好么?都特么废物!”

    “行了大哥,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哼!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父亲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你当然不着急,因为父亲一死,你就可以分到三分之一的财产了是不是?”

    “你……你放屁!”

    王振山气得面红耳赤,父亲重病卧床,大哥居然能说出这种话,简直就是禽兽!

    王兴龙的脸色极其阴冷,声音也是阴阳怪气丝毫不客气的说到。

    “哼,咱们王家三兄弟,你们两个谁心里没数?王家这些产业你们出过力么?都是老子辛辛苦苦给一点点壮大的,如今父亲也不留下个遗书,要是就这么走了,那财产按照法律就得平分!你们满意了吧!?”

    “你放屁!”

    王振山气得脸像一个关公一样,满脸愤怒的说到。

    “我是为了父亲,谁在乎你那点财产?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君子?呵呵,我看你倒是装的挺像,现在恨不得就盼着父亲起不来呢吧?这样下半辈子就能安枕无忧了是不是?哼!”

    “你……”

    王振山本来就不善言辞,被王兴龙这么一说,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王家的二公子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爸呢?爸呢?”

    看到王沈鑫如此焦急的样子,王兴龙再次阴阳怪气的说到。

    “呵呵,看看,又一个分财产的白眼狼回来了!”

    王沈鑫瞬间就不乐意了,“你们没把父亲照顾好,你们还有理了?”

    “哟,说的怪我了?你多牛逼啊,大校长,大忙人,每天玩玩女老师,啥也不用干,回来等着分财产就行了,呵呵……”

    王兴龙越说越来劲,又指着王振山的鼻子开始骂起来。

    “都怪老三!上一次居然还找了一个毛头小子来骗我们,要不是被我发现他是个江湖郎中,父亲说不定就死在他的手上了!老三居心叵测,说不定还找过别的什么庸医给父亲看过病!是不是?!”

    王兴龙说话这是越来越恶毒,王振山气得头发都立起来了。

    “大哥你真是颠倒黑白!我上次找的苏神医明明都已经说了父亲的病症,要不是你,说不定父亲早就病好了!”

    “哼!还苏神医,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哪有什么真本事?”

    听到这里的时候,王沈鑫忽然愣了一下,苏神医?不会是苏南吧?

    “大哥,三弟,你们说的苏神医,可是叫苏南?”

    王振山瞬间愣了一下,“是啊,二哥你认识?哦,对了,苏神医好像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王沈鑫一拍大腿,瞬间露出无比遗憾的表情。

    “那个苏南,真的是个神医,我当初……我当初下面那玩意有病,去了好多医院都没治好,就是他,给我开了两个泥丸,吃了我就好了!”

    王振山一下子愣住了,王兴龙也愣住了。

    那个毛头小子,那么厉害?

    王振山一下子想起来,苏南当初留下的那点观音土和香灰的碎屑被他收了起来。

    赶紧着急忙慌的翻出来,冲上一杯热水,走进房间里,给老爷子喂了下去。

    三兄弟坐在床前,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