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第672章 一百倍!

    看到王振山回来,王兴龙立马冲出来,十分焦急的说到。

    “三弟,神医请回来了么!”

    冲出来的这个男人,明显比王振山年长几岁,一种上位者的气势浑然天成,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物。

    王振山赶紧介绍苏南。

    “这位就是苏先生,温院长介绍的。”

    “什么!你没有搞错吧?”

    王兴龙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脸上显现出一抹怒色,语气十分的不和善,指着苏南满脸不屑的说到。

    “你说他是神医?你脑子有病吧,我让你找个给父亲能看病的老中医,你给我弄来这么个毛头小子?”

    王振山脸色瞬间尴尬了一下,带着一丝歉意的模样看了苏南一眼,然后赶紧对王兴龙挤眉弄眼的。

    “大哥你别乱说话,这是温院长亲口介绍的,绝对不会错!”

    “你特么少给我挤眉弄眼的!我管你是什么人介绍的,我告诉你,父亲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你再在这里跟我胡闹,你别怪我不客气啊!”

    听到这话,苏南冷笑了一声,既然你不换欢迎我,我还给你们治啥病啊?

    转身就要走。

    不过王振山还是赶紧凑了过来,拉住苏南的胳膊,脸上带着真诚的歉意,无奈的说到。

    “不好意思啊苏先生,我大哥就是这个脾气,您别生气……”

    王振山转过头,脸上带着一丝怒意,严肃的说到。

    “大哥,你能不能有点礼貌,父亲都已经病成那样了,你请的医生倒是年纪挺大,但是有用么?谁给看好了?这个苏先生虽然年轻,但是不代表没有本事!”

    “哼!”王兴龙冷哼了一声,脸上依旧是十分瞧不起的神色,“既然如此,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要是治不好,一分钱你也别想拿到,我可不想在我们王家如此为难的时刻,还有一些江湖骗子来趁火打劫。”

    “你……”

    王振山真是拿着大哥没办法,说话真是太难听了!

    满脸歉意的看着苏南,小声的说到。

    “苏先生你放心,不管你治不治得好,诊费我会一份不少的给你的。”

    苏南冷冷的看了王兴龙一眼,随即淡淡的说到。

    “不必,治不好,我一份钱不会拿的,带我去见病人吧。”

    王振山这个人十分有礼貌有涵养,而且从他脸上焦急的模样,也能看出来是个孝子。

    要不是这样,苏南早就转身走了。

    王兴龙一直在旁白冷眼看着他,直到父亲被推出来了之后,仍然是阴阳怪气的说到。

    “父亲,三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江湖郎中,给您看看。”

    “你……”

    王振山真是无语,看了一眼父亲已经有些不悦的脸色,赶紧解释道。

    “父亲,这是三江大学医药系的院长,温俊杰老爷子介绍的。”

    “哦……”

    王龙也只是淡淡的哦了医生,如果是温俊杰亲自来,他倒是挺相信的,不过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个毛头小子。

    而且温俊杰主攻的是医药学,对于药理研究的比较透彻,但是对治病,恐怕未必在行。

    他的徒弟,能有多厉害?

    不过这胸口最近真的是越来越难受,王龙也是没办法,希望这个小大夫,能有点奇招吧。

    苏南也没空跟他们寒暄,直接坐了下来,按住了王龙的脉搏。

    大概不到五秒钟的时间,苏南就松开了手。

    “好了。”

    好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么快就好了?

    这才几秒钟啊?

    人家去大医院的时候,用了多少种仪器才检查出来问题,你这轻轻的把脉几秒就好了?

    王兴龙瞬间嗤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到。

    “呵呵,还说不是骗子,就这么两下子就好了,糊弄谁呢?”

    然而苏南是根本没有理会王兴龙这种傻比,跟王振山淡淡的说到。

    “麻烦给我准备一壶开水,还有一个碗。”

    “好!”

    王振山赶紧吩咐人去做了,紧接着就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南。

    苏南看了一眼这个房间,眼睛一亮,需要的东西果然有。

    大厅里面供了一尊佛像,正在烧着香。

    苏南直接走到贡台的跟前,伸出两只手,分别抓了一把香灰,还有观音土。

    闭上眼睛,两只手狠狠的搓着。

    大概五分钟过后,苏南感觉到每一个颗粒都被他用真气震碎了之后,这才将两样东西混合在一起。

    这时候开水也烧好了,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苏南拿着那小捧观音土和香灰的混合物,放在了碗里,然后冲了一碗水。

    轻轻的拍了拍手上的残留的东西,淡淡的说到。

    “喝了吧。”

    全场震惊!

    这是什么!

    真是在侮辱他们王家么?

    这也太儿戏了吧?

    此时王兴龙终于忍不住了,满脸暴怒的样子,直接走过去,大手一挥!

    啪!

    原本放在桌上的那杯冲好的药,被他一下子打翻在了地上。

    那冒着热情的黑漆漆的药水,洒了满地。

    “妈的!你这也叫治病?先不说你在骗钱,你特么这是在侮辱我王家的名声你知道么?我父亲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你竟然让他喝观音土,喝香灰?你存的什么心!”

    苏南的脸色愈发的冷漠,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王龙,淡淡的说到。

    “他活不过三天了……你今天你把我的药打翻了,下次你求我的时候,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要你跪着求。”

    “草!你特么还敢咒我的父亲?滚,给我滚!老三,你请来的人,你给我打发走!”

    王振山也是有些尴尬,赶紧拉着苏南走了出来,递过去一张银行卡,脸上十分遗憾的说到。

    “苏先生,您尽力就好,这钱您拿着。”

    苏南看着这张银行卡,问道。

    “这是多少钱?”

    “十万。”

    十万块,给一个普通的医生当出诊费已经不少了,而且苏南根本就没有治好病。

    然而苏南波澜不惊的脸上淡淡的笑了一下,回头指着王兴龙说道。

    “今天这个钱我不要,下次你们来求我的时候,我要他,跪在地上求我,诊金,是现在的一百倍。”

    说完这句话,苏南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王兴龙气得压根都痒痒,口出狂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