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第644章 逆推

    “唔……”

    苏南瞬间愣住了,这大小姐也太疯狂了吧?

    刚才只不过是想逗逗她,试一试这个乾坤戒到底能不能进人,结果居然还有这种艳福……

    林佳欣的唇很软很火热,苏南直接也没有抗拒。

    两个人瞬间缠绵在了一起。

    然而亲着亲着,苏南忽然感觉不对了,怎么摸着大小姐的身体,就像是摸着一块温暖的玉一样?

    低头一看。

    我靠……

    大小姐开始脱衣服了。

    这尼玛……

    “咳咳,大小姐,这不太好吧?”

    苏南赶紧推开林佳欣,脸色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林佳欣愣了半天,忽然笑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挑起苏南的下巴,一幅高高在上女王的样子的,淡淡的说到。

    “臭流氓,想不到你平时跟个色胚似的,在梦里面,居然还会害羞么?”

    “恩?不对啊,这是在我的梦里,你怎么还会害羞呢?难道在我的潜意识当中,我一直认为你是这样的人?”

    林佳欣自言自语了好半天,这才幽幽的笑了起来,直接躺在了地上,一个胳膊住着头,两条腿缓缓的摩擦着,露出白皙而绝美的浑圆香臀,眼神中充满了挑逗的意味,对苏南勾了勾手指,淡淡的说到。

    “来,给本小姐耍个流氓看看。”

    苏南的嘴角使劲的抽了抽,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大小姐?

    难道就是在梦中,就如此暴露本性么?

    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苏南忽然坏坏的笑了起来,像个痞子似的说到。

    “大小姐,这可是你让我耍流氓的啊,你不后悔?”

    林佳欣跟往常一点都不一样,十分妩媚的笑着。

    “呵呵,在我的梦里我还能后悔?少废话,给本小姐过来!”

    “得嘞!”

    苏南这回可不客气了,直接冲上去,品尝着美味佳肴。

    大小姐此时已经就快一丝不挂了,最后一道防御即将解除的时候,林佳欣忽然迟疑了一下,有些犹豫的说到。

    “梦里面……那个,会不会疼啊?”

    “额,应该不会,不过你可能会醒过来。”

    苏南虽然很想就地把林佳欣xxoo了,不过那样实在是太不道德了,也丝毫没有成就感。

    所以还是劝说一下,亲热亲热算了,别那个啥了……

    “哦……”

    林佳欣果不其然的哦了一声,这个梦做的很真实,暂时还不想醒过来。

    再次解开胸衣,直接冲到苏南的身上,将他压在身子底下,口吐香兰,温软的气息打在苏南的脸上让他心旷神怡。

    “臭流氓,我美么?”

    “你最美,我……唔……”

    一瞬间,满戒指的香艳!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佳欣太动情了,尽管没有突破最后一步,但是依旧累的趴在地上就睡着了。

    这个空间里面的空气十分的清新,也十分舒服。

    苏南有些惭愧的摸了摸鼻子,这可不能怪老子禽兽啊,是你逆推的我。

    幸亏老子最后一刻良心发现,要不然直接把你xxoo了,你说理都没地方去!

    将林佳欣从戒指中放回了床上,自己蹑手蹑脚的找了一套新衣服。

    想起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忽然心里咯噔一下。

    好像是那张婚书忘记拿出来了!

    赶紧走到阳台,开始翻兜……

    呼,还好。

    这大小姐估计也是第一次洗衣服,都不知道洗衣服之前,要把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的。

    苏南拿出这个皱皱巴巴,但是没有一丝损坏的婚书,折叠整齐之后,放进了自己的戒指里。

    有了这个戒指真是方便,以后啥东西都能放进去。

    恩,过一阵一定在里面放一张最好的床,以后万一跟小柔妹妹或者是青嫣在里面滚个床单啥的,简直美死了,开房都省了!

    想起唐柔,苏南忽然猛的想起来,那口冰棺,可以放在这里啊!

    以后想见唐柔就方便多了!对对对,就这样!

    还有,万一大小姐要是再做个春梦啥的……这不是也方便么!

    苏南刚穿上衣服,准备再回去看看大小姐,结果很不合时宜的来了一个电话。

    “小混蛋,你好几天没上课了,干嘛去啦!”

    冷妃的一顿咆哮,让苏南差点把电话扔出去。

    “咋啦爱妃,是不是好几天没见到我,想我了?****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你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冷妃真是无语,这小混蛋还特么挺有文采的呢!调戏人倒是一套一套的,上课却从来没见过!

    “哎哟,爱妃,狗嘴里怎么能吐出来象牙?你告诉告诉我呗?”

    “小混蛋,你诚心气我是不是,我是你的辅导员,你居然不跟我请假就私自不上课,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苏南嘿嘿一笑,笑的十分的单纯……好吧,其实是贱。

    “爱妃啊,我看你就是想我了,要不然这样,咱们去上街,我想买个床,然后咱们先试试……”

    “你给我滚!你无耻,小混蛋你竟然敢调戏我,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的老师!?”

    苏南撇了撇嘴,当然知道啊,我还亲过你好几次呢,能不知道你是我最“亲”爱的老师么?

    “我说爱妃啊,你是不是误会了?我说试一试,是试试这个床结不结实,你想哪去了?你是不是有那种龌龊的思想了?我说你好歹是个辅导员老师,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怎么能教你最可爱,最单纯的学生这些东西呢?我真是不禁为华夏的教育体制感到悲哀……”

    噗……

    冷妃差点就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

    这货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最可爱,最单纯……

    我呵呵你一脸!

    还说我龌龊!竟然还上升到了教育体制,这小混蛋,真是太讨厌了!

    呼哧,呼哧……

    冷妃穿了好几口气,这菜平复下来心情,十分霸道的说到。

    “小混蛋,既然你要逛街,那你就跟我去一趟,正好本老师要买些东西,你拎包!”

    “有报酬么?”

    “期末考试给你加一分。”

    “……老师你这纯属是压榨廉价劳动力啊,我这好歹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正值壮年,你竟然一分钱不给我……”

    没等苏南说完,冷妃直接就挂掉了电话。

    “我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