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第634章 绝招!

    陈鸢起得差点没吐血。

    谁跟你逃命啊!

    有病啊!

    “姓苏的你快放我下来!我不用你救我!”

    陈鸢真是无语,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你还拉着我一起跑!

    最关键的是,苏南把陈鸢扛在肩膀上,难免就会有些身体接触。

    这货……

    陈鸢也算是无语了,本来想反抗一下,不过看着后面那一百多人,的确是有些心虚。

    如果真要是拼命杀的话,陈鸢其实未必就会有什么危险。

    但是最关键的是,这些人都是来自各个古武门派,不论大小,那也是一方势力。

    如果全杀了,那得罪的仇家可就不是一般的多了!

    苏南就像是扛着一个麻袋一样的扛着陈鸢,一路狂奔!

    跑向龙首山后山的那个小巷子里面,苏南一边狂奔,一边抬头看着上面,一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苏南微微一笑,诸葛装逼,可别让我失望啊!

    这个峡谷就是很常见的那种一线天,苏南一个人在前面跑的游刃有余。

    尽管身后有很多比他实力高超的人在追赶,但是由于实在是太过拥挤,根本就追赶不上。

    苏南眼看着就要跑到峡谷的中间,忽然大喊一声。

    “想报仇,找诸葛侯!”

    草!

    诸葛侯在峡谷的顶端,差点没吐血。

    尼玛的甩锅有你这么甩的么?

    ****……

    没办法,诸葛侯依旧是执行之前的计划,狠狠的在峡谷的一边,把一块一块巨大的石头踢了下去。

    轰轰轰……

    一大堆巨型石头,从高处掉落了下来。

    虽然这帮人都是高手,但是这峡谷之中拥挤异常,想要躲,恐怕是不可能了,只能各自发挥各自的长处,将这些落下来的大石头打碎!

    指着上面的那个人破口大骂。

    “诸葛侯,老子记住你了,等老子出去,一定日了你全家!”

    “草,都记住这小子,特么的!”

    “****先人板板!”

    “……”

    诸葛侯的嘴角抽了抽,平时都是他算计别人,在暗处做收渔翁之利,碰倒苏南之后,好几次都被他给算计了。

    真是日了狗!

    最关键的是,自己啥都没捞着!

    本来以为这个远古遗迹里面应该有很多的宝贝,但是看到苏南手里只有一把剑,真是郁闷。

    不过刚才那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也是让诸葛侯有了很大的收获。

    今日,就算是帮苏南一个忙吧。

    交到这朋友,也算是不错。

    “诸葛装逼,老子先谢谢你了,有机会请你吃饭。”

    诸葛侯撇了撇嘴,用得着这么敷衍么?

    有机会请你吃饭……这句话谁不知道是个敷衍的?

    你特么貌似连我电话号都没留吧?

    身后的追兵被诸葛侯给断掉了之后,苏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扛着陈鸢来到了峡谷的尽头。

    将她柔软的身躯放下来,苏南大口的喘息着。

    这人也太多了,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

    然而一抬头,却发现陈鸢的脸色很不对。

    也不说话,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复杂,就像是苏南把她那啥了似的。

    “喂,陈闷骚,你咋了?难道刚才那个传承你没得到?”

    陈鸢没理他,凭空的翻了个白眼。

    她当然不是郁闷这件事,而是郁闷……玲珑老祖说的话。

    干将莫邪的主人,命中注定,今生今世不得分离……

    如今干将剑,真的落在了苏南的手里,她可怎么办……

    对于这个姓苏的,陈鸢的感情极其复杂。

    喜欢他么……?

    不可能。

    他可是我的仇人,虽然救了我那么多次,但是也害了我很多次,我怎么会喜欢上他!

    而且就单单是圣心门这一个身份,陈鸢就不可能跟苏南在一起。

    看着陈鸢这幅样子,苏南忽然升起了一种恶作剧的心里,凑到陈鸢的旁边,把脸凑过去,轻轻的说了一句。

    “陈闷骚,你看这边?”

    陈鸢本能的一回头,两个人的嘴唇瞬间贴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苏南本来应该立马分开,开始嘲笑陈鸢,说你居然占老子便宜!

    但是当接触到陈鸢冰冷的唇的时候,苏南忽然舍不得放开了。

    轻轻的一吸,唇舌直接被苏南占领。

    “唔……”

    陈鸢脑子里一片空白。

    第二次了……

    这是第二次!

    这仿佛又让陈鸢想起来上一次重伤,苏南用生命源力给她疗伤,最后趁着她不注意,亲了自己……

    这一次,依旧是这样。

    陈鸢的浑身如同触电一般,双手双脚都不知道放在那里。

    整个脑子里都被那种强烈的雄性荷尔蒙给占领了。

    此时干将剑和莫邪剑倒是欢快的很,只不过是两个人没有注意而已。

    苏南吻着陈鸢的香唇,伸出手正要搂着她的腰多亲热一会。

    忽然一个极其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鸢!你果然跟着小子有一腿!狗男女!”

    陈鸢大惊,赶紧一把推开苏南,站起来冷冷的看着身后的这个人。

    葛欣童。

    “葛长老,你这是跟踪我?”

    陈鸢的声音依旧是冷淡无比。

    葛欣童冷笑了一声,看着陈鸢和那个苏南,语气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跟踪你?我跟踪你干什么?难道干将剑降世,我就不能来么?呵呵,要不是我跟着来到这里,还不能发现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奸情呢!”

    “我说上次裘东邪身上的伤痕怎么这么奇怪,不像是被这家伙一脚踢的啊,现在明白了,原来是你补的刀啊!”

    “陈鸢!你背叛师门,勾搭外人,残害同门,你还有什么可说!”

    葛长老说的话,咄咄逼人,以他的身份,的确是完全可以有资格质问和处罚陈鸢!

    “陈鸢,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人能收拾的了你了,你以为仗着你师父就能胡作非为?”

    葛长老今日势在必得,不仅是陈鸢,还有那个苏南,他要一起收拾!

    上一次被这个家伙从手里面逃走了,简直就是人生莫大的耻辱!

    一个玄阶初级的臭小子,竟然能从他的手里逃走?

    今日就算这对狗男女跪在地上求饶,葛欣童也不会放过他们!

    陈鸢攥着拳头,刚要说话。

    苏南忽然拉住了陈鸢的手,握着干将剑,指着居高临下的葛欣童,脸色淡淡的说到。

    “别装逼,有能耐就下来干一仗,就特么bb的能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