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第620章 师徒相见

    林佳欣忍不了了,每一次都是她有危险,苏南去营救她。

    这种花瓶的日子真的是够了,林佳欣暗暗发誓,她要变强,要变成和臭流氓一样的武林高手。

    她不想成为苏南的累赘,哪怕是一次都不想……

    听到林佳欣的请求,苏南也是笑了一下。

    “好,过几天我就教你。”

    “恩……我去看看爷爷,爷爷这几天身体好像是不太好。”

    林佳欣红着脸赶紧挣脱开苏南的怀抱,冲进了别墅里面。

    苏南本来也想要进屋子里看看林长天,毕竟到了林长天这个年纪,年轻的时候熬夜喝酒抽烟等不良习惯的后遗症就显现出来了。

    看来应该给老爷子调理调理。

    然而正准备进去的时候,苏南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而熟悉的气息!

    眼神瞬间露出无比兴奋的神色!

    忽然一阵劲风袭来,苏南双手微动,手臂轻轻的挥舞,借力打力!

    砰!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苏南依旧是被强悍气息压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尽管被打了,但是苏南一点生气和屈辱的模样都没有,反而满脸的兴奋。

    “苍老湿!”

    “草!臭小子,叫师父!”

    “好的,苍老湿。”

    “……”

    苍凌天一身最普通的衣服,缓缓的走了过来,对坐在地上的苏南翻了个白眼。

    苏南赵凯这俩混小子,好好的不叫师父,叫特么什么苍老湿,你以为老夫不知道苍老湿是谁么!(本作者就不知道。)

    “小子,你这是……什么功夫?”

    苍凌天之前在抢婚事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苏南一身功夫全部被废掉,但是没办法,他出于某种原因,不能帮他恢复。

    再说了,这也是他自己的修行,孩子大了,总是要自己张开翅膀去飞。

    苏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开玩笑是开玩笑,面对他最亲近的人,苏南依旧是脸上十分的兴奋和恭敬。

    “师父,徒儿给你请安了!”

    “呵呵,快起来吧。”

    “好的师父,给个红包我就起来。”

    “草……”

    苍凌天真是要疯了,就知道这小子没这么好心给自己请安。

    当初这货带着赵凯,每次逢年过节就给自己磕头。

    刚开始苍凌天还挺欣慰的,觉得徒弟长大了,知道孝敬师父了。

    每次都给他们一些好东西当做奖励,但是过了几年之后才反应过来。

    母亲节父亲节给他磕头就算了,毕竟苍凌天也算是又当爹又当妈,好歹能说得过去。

    但是三八节和清明节你特么给我磕头请安是啥意思?

    嘴角抽了抽,苍凌天无语的问道。

    “臭小子你别跟我耍滑头啊,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你别跟我玩这套。”

    苏南脸上一本正经,极其严肃的说到。

    “师父此言差矣,今天是世界爱牙日,很著名的节日呢,徒弟给师父请安这是天经地义的,祝你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停停停……说吧,你想要啥。”

    苍凌天对苏南这个嘴皮子表示无语,同样是一个师父带大的,你看人家赵凯怎么就那么憨厚,这小子就这么油嘴滑舌的。

    苏南笑呵呵的站起来,没皮没脸直接扑到苍凌天的身上开始乱摸。

    “卧槽!兔崽子你敢跟老子动手……”

    “凝丹丸?好东西,收着了……哎呦,这个玉算盘值不少钱吧?谢谢师父了……”

    苏南在苍凌天的身上摸来摸去,把能拿的东西都拿走了。

    虽然明知道这老头子一定还有别的东西,但是就不知道藏在那里了,哎,没办法。

    苍凌天十分肉疼的看着苏南鼓鼓囊囊的兜里,那特么都是老子花钱弄来的。

    这货……

    不过苍凌天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都是自己的亲徒弟,好东西自然是留给他们的。

    “小子,说说吧,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别光说啊,苍老湿,我还饿着呢,请我吃顿饭吧?”

    “行,走吧,为师带你吃顿好的。”

    ……

    二十分钟之后,苏南一脸的无语。

    “我说苍老湿,我好不容易见你一次,你特么就请我吃麻辣烫?”

    苍凌天吃的这个嗨皮,在山上哪吃过这些东西。

    “少废话,老夫就好这一口,行了,赶紧说吧。”

    苏南无奈的一边吃麻辣烫一边跟苍凌天交代了这顿时间发生的事情,对于年文秋的事没有丝毫的隐瞒。

    谁也想不到,在这个最普通的麻辣烫小店里面,吃饭的这一对师徒,是多么狠的人物。

    酒足饭饱,也听完了苏南的话。

    苍凌天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悦的神色。

    “年文秋,我听说过,太极宗师。先不说实力如何,人品应该还是过得去,既然他能看中你,那也是你的造化。”

    苏南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拜二师父这种事情没有苍凌天的点头,他还是有些心虚的。

    苍凌天从小给他养到大,万一他不愿意的话,这件事还真不太好办。

    “不过……”

    苍凌天皱起眉头,伸出一只手按在苏南的胸口上,脸色有些凝重。

    “像我们这种老家伙,都是自成一派,功夫当然也是非常的具有个人风格,两种套路混合在你的身上,我怕你吃不消啊。”

    看到苍凌天眼神中那种浓浓的关切神色,苏南心中一暖。

    苍凌天和年文秋两大风格在苏南这里的确是有些矛盾和冲突,甚至上一次在被陈鸢追杀的时候,他竟然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不过这种冲突的好处也体现了出来,苏南现在的武术套路非常的不拘一格,各种出人意料,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绝对绰绰有余。

    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今后的路要怎么走,苏南还是需要自己琢磨。

    闲话大概扯了两句,苏南的脸色终于严肃了下来,该问他最关心的问题了。

    “师父,青嫣……怎么样了?”

    苏南迟迟没有问出这句话来,生怕苍凌天说出什么不好的结果。

    毕竟那可是中了玄阶高手的全力一掌啊,就算是现在的苏南,也不敢保证安然无恙。

    苍凌天淡淡的一笑,“呵呵,臭小子,我这次来,就是带你去见她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