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第619章 惺惺相惜

    这个时候,孙海洋也不矫情,知道他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是拖累。

    直接就走到林佳欣的跟前,把她抱起来扛在肩膀上,毕竟普通人的跑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直接就冲了出去。

    看着自己的猎物就这么被人扛走,巴特一点生气的心思都没有。

    因为眼前,有一个更好的猎物!

    巴特睡女人,和女人双修也是为了提升实力。

    但是眼前这个东方男人明显更加的厉害,跟他交手一次,说不定会比睡一个女人还要提升的更大呢!

    舔了舔嘴唇,巴特眼神中的战意已经凝聚到了极点,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苏南,语气也是颇为犀利和兴奋。

    “华夏人,说吧,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来帮你实现,免得一会你带着遗憾去死。”

    “我的心愿……太多了,还是我自己完成吧!”

    苏南脚下微动,身影瞬间冲了出去。

    巴特兴奋,苏南何尝不兴奋,面对一个同等实力,棋逢对手的敌人,简直就是修炼者最大的福气。

    自从跟年文秋学习了太极之后,苏南的整个路数就变得跟之前很不一样。

    苍凌天,刚强不屈,以攻为守,动手的时候就讲究快准狠,比谁更勇猛,更犀利!

    然而年文秋是有些返璞归真,以守为攻,借力打力,以不变应万变,四两拨千斤。

    被这两个如此极端的人调教出来的苏南,风格上更加的不拘一格,极其跳脱。

    这一秒还再和你绵柔的推掌,下一秒很有肯能就一记阎王腿要了你的命。

    巴特的瑜伽也是非常的犀利,动作幅度极其夸张,而且身体的柔韧性更是超乎想象。

    几个回合下来,苏南虽然没怎么占到便宜,但是也打的非常的爽快!

    “老东西,看这招。”

    “落叶九步,踏雪无痕!”

    “蜻蜓点水!”

    苏南的身体如同风一般的迅速划过,巴特瞳孔微微张开,心中满满的都是震惊。

    华夏的武术,这么神奇么!

    砰!

    几个回合下来,巴特的脸上露出一丝震惊和惊喜。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对手啊!

    丝毫没有留手,两个人就这么酣畅淋漓的开始一场对决。

    在交手的过程中,苏南也渐渐的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尤其是想要抓住无双的那种感觉,只可惜始终没有捕捉到。

    甚至一次次出现的征兆都没有。

    哎,好可惜。

    不过对于其他功夫的磨合,苏南倒是有了很多的进步,甚至感觉隐隐要突破了,再强一点,就能达到玄阶初级巅峰!

    苏南虽然酣畅淋漓了,但是巴特总是感觉意犹未尽,甚至跟苏南的打斗过程中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几十个回合过后,没有站到一点便宜,反而还落了下风。

    巴特忽然停了下来,看着苏南,眼神中慢慢的都是钦佩和欣赏的神色。

    “这位兄弟,这场比试真是收获颇丰,刚才的事情就当是个误会如何?”

    原本带着杀戮气质的打斗,在巴特的嘴里竟然变成了比试,而且他认为,刚才的那个女人,自己也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就算是造成伤害了,也不过是个普通女人而已,能怎么样呢?

    果不其然,苏南说的话和他想象的一样。

    “哈哈哈,说的有道理,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正所谓女人如衣服,再漂亮的女人,也比不上一个强劲的对手啊!”

    “哈哈,不错不错,说的有道理,这才是修炼者嘛,今天见到你,倒是让我对东方修炼者有一丝改观了,承让。”

    这句承让,巴特说的非常由心,对于苏南这种洒脱的性格很佩服。

    反正两个人已经不打了,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为朋友了,巴特微微一笑,走到苏南的跟前,一只手抚着胸口,很有礼貌低头弯腰。

    这是他们的礼节,就像是东方修炼者的抱拳礼一样。

    巴特的样子很诚恳,甚至感动了苏南。

    于是,苏南从都兜里拿出板砖,对着他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了下去!

    要知道,就算是上古神器,也是有着使用方法的。

    而这个使用方法,苏南从小就会。

    搬砖的哪个地方威力最大?

    当然是角!

    洪荒玄石在苏南的手里,简直用的出神入化,最锋利最尖锐的一角狠狠的砸在巴特的头上。

    暴击!

    “滚尼玛的!”

    砰!

    这一下子,巴特瞬间倒在地上,脑袋上嗡嗡作响,直接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巴特万万没想到,前一秒两个人还恭恭敬敬,惺惺相惜,甚至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怎么下一秒就下如此毒手!

    趁着巴特导在地上的时候,苏南赶紧趁你病要你命,一下一下的砸在他的脑袋上。

    一边砸还一边骂。

    “不要脸的老东西,谁特么跟你惺惺相惜,还敢打我们家大小姐的注意,我特么弄死你!”

    咣咣咣!

    苏南丝毫没有留手,就这种活了几十年的老东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不弄死他实在是天理不容!

    反正苏南刚才跟这个老家伙打架也是打的酣畅淋漓,至于最后用什么手段干死他,苏南才不在乎。

    你个傻比,你还真以为哥要跟你交朋友呢啊?

    玛德智障。

    就这样,一个高手,就特么这么不明真相的死了……

    ……

    回到林家的时候,林佳欣依旧是惊魂未定,尽管孙海洋已经开导了他半天了,仍然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只有苏南回来的时候,林佳欣瞬间冲了出去,一把抱住苏南,扑进他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孙海洋这个无语……

    你妹的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

    这重色轻友也不光是男人的专利啊,老子可是一路护送你回来的……

    苏南抱着林佳欣柔软的身体,一个劲儿的安慰她,轻轻的摸着她的秀发,温柔的说到。

    “别害怕,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嗯嗯……”

    苏南抱了一会,看着孙海洋还站在旁边当电灯泡,不仅白了他一眼。

    “瞅啥啊,赶紧滚。”

    “草。”

    没见过过海拆桥这么直接的人,孙海洋对着苏南竖了个中指就直接离开了。

    林佳欣抬起头,咬了咬嘴唇看着苏南,十分坚定和委屈的说到。

    “臭流氓……我要练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