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第533章 打赌?

    陈诗曼愣了一下,看到苏南擦着手走了出来,手上还带着一丝血迹……

    陈诗曼的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完了。

    臭流氓……你真的……

    当着身后这么多同事的面,陈诗曼也不肯能徇私枉法了。

    直接掏出手铐,站在苏南的跟前,眼神中透着一丝不忍的神色。

    “臭流氓,你别反抗了,我尽量帮你宽大处理,算你自首。”

    说着直接就要把苏南的双手铐上。

    苏南愣了一下,直接躲开了,一把陈诗曼柔弱无骨的小手,一脸无辜极其不乐意的说到。

    “小曼曼,你这是要干啥?我可是良民啊!”

    陈诗曼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苏南本性并不坏,只不过是有时候会有些冲动而已。

    但是……

    法律毕竟是法律,陈诗曼作为一名执法者,必须要将苏南逮捕归案,否则那就是徇私舞弊,罪加一等了。

    带着一丝哄骗的语气,就像一个幼儿园老师一样,淡淡的说到。

    “苏南,你别闹了,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苏南愣了半天,看着陈诗曼这幅样子,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满脸嫌弃的样子。

    “你也没发烧啊,是不是出门忘吃药了?”

    “我……”

    陈诗曼真是无语,对于苏南轻薄她的动作已经不在意了,此时心里只剩下郁闷。

    “你别装了,你在里面是不是杀人了?”

    苏南瞬间瞪大了眼睛,十分不可思议,满脸害怕和惊恐的样子,长着大嘴,两只手抓着下巴,有些颤抖的说到。

    “什么……杀人?你在说什么,我胆子这么小,怎么可能杀人!”

    陈诗曼已经有些生气了,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你跟我走,我一定保证你最宽大的处理。

    这个臭流氓怎么这样呢!

    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是你再有能耐,你也逃不出法律的制裁!

    你要是配合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还能给你算一个投案自首,要是继续这么胡闹下去,就算是陈诗曼也不好做了!

    皱着眉头十分严肃的说到。

    “苏南!你别胡闹了,无论你是杀人,还是对人造成了重伤害,你都是要付法律责任的,你要是再胡闹,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苏南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本来就是想逗逗这个小曼曼,没想到她居然还还这么有原则,不禁让苏南有些刮目相看了,这样的敬业精神,他很欣赏。

    带着一丝玩味的语气说到,“小曼曼,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我伤害别人了呢?要不要打个赌?”

    陈诗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都到了这个时候,苏南还在狡辩,难道以他的性格会放过伤害唐柔的凶手么?

    苦笑一声,无奈的说到。

    “打赌,呵呵,你想打什么赌,我真希望你能赢,只可惜……”

    陈诗曼此时真的是很伤心,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法律知识,想要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给苏南减刑。

    然而苏南依旧是满脸笑容的看着陈诗曼,淡淡的说到。

    “小曼曼,要是我没犯法……我们来个十分钟的深吻,你说怎么样?”

    “你……”

    陈诗曼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占便宜!

    不过……唉……

    最后让他占一个口头便宜吧,以后不一定多少年能见一次面呢。

    陈诗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忧伤的说到。

    “行,那就依你吧,你开门吧……”

    陈诗曼其实完全不相信苏南所说的话,已经开始带上白手套,准备保护现场了。

    苏南笑了一下,脸上有些无奈。

    “行,那你看吧。”

    苏南轻轻地打开门,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口冰棺。

    众人虽然对这个冰棺有所震惊,但是人家家里与有这个东西又不犯法。

    随即看到冰棺旁边,跪着一个男的,耿少文。

    陈诗曼小心翼翼的走到跟前,刚要伸出两根手指探一探耿少文的鼻息,结果忽然发现他还在眨眼!

    没死!

    太好了!

    陈诗曼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是没死人,就算是断手断脚的,顶多也就是个重伤害,情节还是可以酌轻考虑的。

    “你感觉怎么样?”

    陈诗曼小心警惕的问了一句,生怕这耿少文说出那里断了,那里没知觉了这样的……

    但是耿少文缓缓的抬起头来,眼神中带着一丝呆滞和深深的恐惧。

    “我……没事啊……你是警察么?快……快带我进监狱,我犯法了……”

    陈诗曼冷了一下,没事儿?

    一点事儿都没有么?

    不可能!

    按照苏南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人的。

    “法医,过来!”

    不仅是法医,就连温俊杰也走了过来,直接开始对耿少文进行全身检查。

    陈诗曼在心中暗暗祈祷,臭流氓,你下手可千万别太狠啊……

    二十分钟过去,法医走到陈诗曼的跟前,摘下口罩,无奈的说到。

    “陈队,你是不是太敏感了,这人啥毛病没有啊?”

    陈诗曼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什么毛病……都!没!有!

    怎么可能!

    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吊儿郎当抽烟的苏南,俩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臭流氓,是我错怪你了啊!

    好!

    太好了!

    这家伙终于不用蹲监狱了!

    “来人,这个人涉嫌绑架,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强奸未遂等多个罪名,直接给我带走!”

    几个警员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耿少文铐了起来。

    此时耿少文的神色依旧是有一丝呆滞,甚至是有一丝的解脱。

    监狱,是他最好的归宿了吧……

    苏南会放过耿少文么?

    当然不会。

    刚才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耿少文不仅见识了世界上最残忍的酷刑……

    同样,见识了世界上最神奇的医术。

    苏南一边残忍的折磨他,将他全身的骨头连着筋全都踩断!

    另一边……又不惜消耗真气,用针灸给他治好……

    耿少文仿佛就像是在阎王殿鬼门关来回的出出进进,此时真后回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有来生,他宁可选择当一头猪,也不愿意做人了……

    看着陈诗曼满脸开心很兴奋的要带人走的时候,苏南靠在门口,十分慵懒带着一丝玩味的语气说到。

    “小曼曼,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有一个赌约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