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第528章 顿悟!

    裘东邪的脸色瞬间发生了变化!

    好强!

    半个小时之前,这小子明明中了他的全力一掌,此时竟然安然无事?

    惊恐!

    裘东邪的此时已经有了一丝惧意。

    因为苏南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如果苏南的实力真的跟他想想的一样的话,今天跟他的决一死战,一定会有一人死亡。

    这个人,有可能是苏南,有可能是他。

    裘东邪这么大年纪了,混到这个身份和实力,绝对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他肯定不想死。

    而且接下来,就要有十个亿的资产了,下半生的生活,一定是非常的爽,谁会想要在这个时候跟别人拼命?

    看着苏南气势汹汹的样子,裘东邪不战就已经有些退意。

    “这位小友,我觉得没有必要吧,你的女友也没有受什么伤害,要不然你看,这十亿资产咱们分一分,你三我七?”

    苏南看着他们,手里拎着那块砖头,脸色有些红润的一步一步的走着,一边走,一边调息,毕竟刚才的一路狂奔消耗了很大的真气。

    看着苏南无动于衷的样子,裘东邪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到。

    “你四我六?”

    ……

    “好吧,五五分,这是我的底线了,虽然我刚才打了你一掌,不过看你也安然无事的样子,不如多个朋友你看如何?”

    “多你麻痹!”

    苏南终于调息好了真气,直接原地跃起,对着裘东邪的脑袋,一板砖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

    裘东邪战斗经验算是比较丰富,立马抬起手臂格挡。

    板砖砸在了裘东邪的胳膊上,瞬间发出剧烈的碰撞声音!

    好疼!

    裘东邪的脸色大变!

    虽然这一下,并没有给他造成多么严重的伤势,但是真的好疼。

    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刻骨铭心的疼痛。

    看到苏南手里的那个板砖,裘东邪的眼神中不禁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冷冷的说到。

    “小子,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既然谈不拢,那你今天的小命不仅要交代在这里,你的神器今天也要改姓裘了!“

    裘东邪双脚微动,两条胳膊疯狂的挥动起来,拳影如同排山倒海一样的席卷过来。

    苏南冷笑一声,将板放回兜里,两条手臂极其缓慢,很有规律的挥动起来,在周身仿佛是形成了而一个淡淡的气场。

    看到苏南的功夫,裘东邪虽然有一丝奇怪,不过还是用上了全力,运足身上所有的真气,直接一拳砸了下去。

    拳头即将打在苏南的肩膀上,只见他十分自然的一个转身,拳头看似打在肩膀上,但是裘东邪却知道,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接触,就差那么一丝丝的距离!

    惊恐!

    此时裘东邪已经慌了,但是没有办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拳头继续追赶这他的肩膀。

    只见苏南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的淡定无比,波澜不惊,两只手顺着他的手臂缓缓的卸下力量。

    然后猛然一拳,直接打在裘东邪的腋下软肋处!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

    裘东邪干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席卷了全身。

    不仅是肋骨断裂,甚至五脏六腑都感觉有一丝碎裂的疼痛感!

    怎们可能!

    这不是……

    这是裘东邪用来攻击苏南的力量,怎么全被他给返还回来了?

    此时不仅是裘东邪,苏南的脸上也是有一抹震惊。

    这……

    这才是太极的精髓么?

    本来以为那七天,已经完全消化了年文秋的功夫。

    每一次苏南和别人再次打斗的时候,都会用上一番力气。

    但是这一次,刚刚的一下,苏南可是一点真气都没有使用。

    全都是用的裘东邪的力量,借力打力。

    好神奇啊!

    不知道为什么,苏南仿佛一下子悟透了似的,他记得也没吃什么天材地宝啊?

    这下好了,不碰到特别强力的对手,基本不怎么需要动用真气。

    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金手指啊!

    冷笑的看着裘东邪,苏南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此时裘东邪真的是有些惊恐了。

    打不过。

    虽然看起来实力相近,但是真的交上手,竟然有这么大的实力差距!

    跑!

    这是裘东邪的第一个想法。

    看了一眼耿少文,还是有些不舍得这个十亿的资产。

    瞬间一个转身,将耿少文像是一只小鸡一样的拎起来,然后开始逃跑。

    一逃一追!

    裘东邪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甩开苏南。

    这家伙!好快!

    真气已经快要用完了,但是还好,眼看着就要进入圣心门的地界了,只要进入山脚下,就会有人迎接自己。

    他就不相信,苏南竟然会在圣心门的眼皮底下杀了他?

    终于,已经能看到圣心门的大门了,裘东邪露出一丝笑容,运足内力,一声怒吼。

    “大长老!救我!”

    圣心门大长老,葛欣童,玄阶中级高手!

    也算是裘东邪的半个老大哥了,在圣心门里对他最好的,就是葛欣童。

    如今有难了,这么一嗓子,相信葛欣童如果能够听到,一定会赶下来营救。

    即将进入大门的时候,裘东邪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丝戏谑模样看着他,淡淡的说到。

    “小子,今天你对我的追杀,我铭记在心,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当裘东邪得意洋洋的看着苏南的时候,忽然发现苏南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微笑?

    你笑是什么意思,疯了么?

    难道你没看出来,我眼看着就要到家了,葛长老已经准备下来救我了。

    就算是葛欣童长老没有下来,那么别的同门,总会有人听到这个呼救的声音,你以为,你能在我圣心门的地盘上随便撒野?

    裘东邪转过身来继续奔跑,看到从山上缓缓的走下来的一个身影,忽然眼前一亮。

    “大师姐!”

    虽然没有葛欣童长老那么牛逼的人物下来,但是有大师姐在,想必今天应该是有惊无险了!

    没想到平时跟着大师姐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是想必念在同门一场,绝对会帮助他的!

    “大师姐,救我!”

    苏南的脚步也缓缓的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淡淡的笑了一声。

    “陈闷骚,好久不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