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第519章 不就是个秘籍么?

    陈诗曼瞬间愣住了。

    什么!

    他刚才说了什么!

    凤舞秘法,他真的有?

    吹牛呢吧!

    陈诗曼瞬间瞪大了眼睛,微微的长着小嘴,穿着家居服的陈诗曼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衣服比较宽松,显现不出来她那傲人的曲线,不过这样更有一种朦胧美。

    尤其是那个晶莹剔透的嘴唇,半张着,看的苏南一阵火热,恨不得冲上去亲一口。

    半晌,陈诗曼才反应过来,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确定你没逗我?你真的有?”

    苏南撇了撇嘴,还以为你是被老子的帅气给震惊住了呢,原来是这个问题啊。

    “当然有啊,你想要啊,等着。”

    既然陈诗曼都服务这么到位了,又是按摩又是洗脚的,苏南也不好意思揣着秘籍不给她啊。

    苏南站起来,就开始解裤腰带。

    陈诗曼瞬间大惊,差一点大声的喊出来,一把拽住苏南正在脱裤子的手,满脸羞怒的小声呵斥道。

    “你干什么!你是不是又要耍流氓!?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老妈对你挺好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我……”

    看到陈诗曼紧张的样子,苏南给了他一个白眼,无语的说到。

    “老子是那种人么!我多纯洁,你能不能别老往歪处想?”

    说着也不管陈诗曼的表情了,直接就脱下了裤子,外裤脱掉之后,就是剩一条白色的大内裤,看了一眼陈诗曼说到。

    “看啥,还不转过去,想要占老子便宜啊,大色~女!“

    “靠!”

    陈诗曼赶紧满脸通红的转过去,生怕被苏南再次误会。

    谁稀罕看你啊!

    臭流氓!

    陈诗曼的脸上带着一丝潮红,虽然说她可不稀罕偷看苏南,不过刚才那一瞬间,还是看到了苏南裤子里那鼓鼓的一团……

    不行不行,我不能想那么龌龊的东西,我绝对不能和这个臭流氓一个德行。

    陈诗曼在心里不断的默念着三字经和百家姓,想要把苏南那个光屁股的形象从脑海中赶走。

    大概几十秒钟吧,陈诗曼正闭着眼睛呢,忽然一块布盖在了她的头上。

    “喏,凤舞秘法。”

    陈诗曼愣了一下,随即本能的把这块布拿下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瞬间怒火中烧!

    “靠!你居然把你的臭内裤扔在我的头上!”

    陈诗曼简直要疯了,要不是打不过苏南,一定给他按在地上一顿臭揍!

    苏南白了她一眼,十分不满意的说到。

    “你要不要?不要我拿回来了,裤裆里面凉飕飕的,好不习惯。”

    陈诗曼愣了一下,刚要把这个臭内裤扔出去,本能的低头一看,瞬间震惊无比。

    这……

    这内裤上面居然写着小字……

    虽然是纂体,但是陈诗曼还是能认出来一点的。

    凤舞秘法!

    真的是凤舞秘法!

    陈诗曼简直惊喜到了极点!

    苏南肯定不会事先准备一个假的来骗他,而且这个开头几句话的总纲,也和陈诗曼的师父说的差不多,真的啊!

    “你太好了!”

    陈诗曼惊喜的简直不知所措了,直接抱着苏南的脖子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啵!谢谢你啦!”

    苏南心里这个气啊,你早说你要亲我啊,老子回个头,说不定就亲上嘴了。

    这亲个脸蛋真是不满意啊。

    陈诗曼瞬间反应过来,看着苏南,脸色红润到了极点,有些尴尬的说到。

    “你……你别误会啊,我就是太激动了。”

    苏南摸了摸被亲过的脸蛋,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唉,可惜老子的内裤只有一条,要不然能多换几个香吻了。”

    说道这里,陈诗曼才想起来,这是苏南的内裤啊!

    靠!

    简直要疯了,这么牛的武功秘籍,居然写在内裤上,恶不恶心啊?

    也不管是不是有味道,陈诗曼直接就捏着鼻子,满脸嫌弃的用连根手指捏着苏南的内裤,十分恶心的说到。

    “你有病啊,干嘛把这个东西写在内裤上!”

    苏南干咳了两声,十分尴尬的笑了一下,无奈的说到。

    “这个秘籍吧,是当初我从我师父的房间里偷出来的,他一直不让我练这个功夫。他越不让我看,我就越好奇。”

    “结果偷出来之后,发现这东西只有女人才能练,后来我被老头子一脚踢下山,那时候真是穷的叮当响,连裤衩子都买不起,然后我就用这个做了一个。”

    陈诗曼目瞪狗呆的听着苏南扯了一个这么大的淡,十分无语的说到。

    “你的意思是,这个内裤你穿了好几年?”

    “是啊,咋的了。”

    咋的了……

    靠!

    别问的这么理直气壮行么!

    谁家一条内裤穿好几年,恶不恶心啊!

    “我说你不会从来没洗过吧?”

    苏南撇了撇嘴,满脸嫌弃的样子,十分无语的说到。

    “这话让你说的,老子也是一两天就洗一次内裤的人,别用你的生活习惯来衡量别人好么?”

    “哦……那还行……恩?你说谁的生活习惯!”

    “你呗,你说,你是不是好久都不洗内裤!”

    “臭流氓你放屁!我天天都洗!”

    “切,我不信,你让我看看你今天的是不是新换的!”

    “靠!看就看,老娘每天都换……”

    陈诗曼正要脱裤子给苏南看一下,猛然反应过来,这货是给自己下套啊!

    差一点就上当了,看着他一幅猪哥一样的脸色,陈诗曼起得咬了咬牙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我说你只穿一条内裤,你洗了没干怎么办?”

    “用真气烘干啊。”

    “……”

    陈诗曼无语了,服了。

    牛逼,你牛逼行了吧。

    人家的真气那都是宝贵的要死,结果到了苏南这里,特么的用来烘内裤!

    靠。

    尽管苏南这么说了,但是陈诗曼依旧是满脸的嫌弃,赶紧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用搓衣板加上洗衣液,开始小心翼翼的洗着苏南的内裤。

    刚开始真的怕把上面的字迹给洗掉了,不过几分钟过后,陈诗曼发现这个墨水还真的不会被洗掉,这才放心大胆的开始洗。

    正洗着呢,忽然林若萍困眼迷离的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推荐朋友书籍:《天庭监狱系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