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第510章 葬爱家族

    刘先凯的脸色瞬间僵在了原地。

    亲爱的?

    叫谁呢?

    难道是男朋友?

    陈诗曼满怀惊喜的终于把苏南等来了,结果这货……

    这货是个什么造型?

    乞丐裤,铆钉夹克,脸上居然还花了一点烟熏妆?

    我靠,这简直是葬爱一族杀马特啊?

    苏南看了陈诗曼一眼,并没有直接的走过去,而是来到吧台前面,跟服务员不知道说了什么,这才缓缓的走到陈诗曼的跟前。

    看着苏南这一副让人不忍直视的造型,陈诗曼恨得牙都痒痒。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这货就是故意来挑事儿的!

    都让你打扮的帅一点了,结果你居然给我弄出一个杀马特造型来?

    苏南扭着大跨装逼无比的走到桌子跟前,二话不说,一把就把陈诗曼给抱起来,然后自己坐在了她原本的座位上,陈诗曼的屁股放在自己的腿上,左手搂着陈诗曼的腰,右手点着一支香烟,装逼无比的说到。

    “就是你要泡我的马子?”

    刘先凯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这小子明显就是哥社会小混混啊,特么居然敢跟陈诗曼如此亲密?

    让陈诗曼坐在他的腿上?

    那他裤裆里那个东西不就是能极其亲密的接触陈诗曼的屁股了?

    而且最关键的,陈诗曼那最骄傲的双峰此时正在和苏南的胸口来回的蹭着,看的刘先凯简直怒火中烧!

    这个女人,是他的!

    从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刘先凯就看中了这个胸。

    先抛开脸不说,光这个胸就够玩半辈子的了。

    这要是能娶回家里,每天工作累了,回家能好好的舒服一把,当做一个床上的极品尤物,那生活该多美?

    然而这一切梦想,竟然被面前这个杀马特给破坏了?

    刘先凯恨不得现在就叫人来把这个小混混给揍一顿!

    但是……貌似陈诗曼没有反抗?

    刘先凯转过头去,看着陈诗曼有些红润的脸色,心里一下子凉了。

    陈诗曼此时恨不得弄死苏南,弄死他,弄死他!

    这个混蛋,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就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了?

    你特么还真是不客气啊!

    狠狠的咬了咬牙,陈诗曼也没有办法揭穿他,要不然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只能装作很甜蜜的说到。

    “亲爱的,你怎么才来啊?”

    苏南皱了皱眉头,直接在陈诗曼饱满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咋的,这么快就想我了,昨天滚床单没喂饱你?行,下午继续,真特么是如狼似虎啊,来,先香一个。”

    说着苏南直接就在陈诗曼红润紧致有光泽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眼神中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小娘们,不给老子出场费,老子肯定是要收一点利息的。

    嘶~

    陈诗曼深吸了一口气,用右手伸到苏南的腰间,对着他软肋的位置狠狠的就拧起来一块肉!

    贱人贱人贱人贱人!

    太贱了!

    这货居然不要脸的亲了自己一下?

    陈诗曼的手狠狠的拧着,恨不得拧下来他一块肉!

    然而苏南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把陈诗曼的手拿了过来放在面前把玩着,很随意的说到。

    “别这么猴急,这不还有客人呢么。”

    猴急……

    我猴急你大爷!

    我猴急弄死你!

    陈诗曼就知道,今天绝对不会那么顺利!

    听到两个人再这里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刘先凯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

    “兄弟,你是……?”

    “谁特么跟你是兄弟,少跟我套近乎!老子是整个华夏没落的贵族,葬在家族的苏二少,听说过老子的大名没?”

    陈诗曼满脸崇拜微笑着看着苏南,真的是微笑。

    还真尼玛是葬爱家族,没落的贵族。

    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陈诗曼真的很想死。

    刘先凯冷笑了一声,淡淡的说到。

    “我记得林阿姨说过,诗曼是没有男朋友的,要不然也不会今天叫我来和诗曼相亲,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听到刘先凯这咄咄逼人的问话,苏南呵呵一笑,干脆就没搭理他,直接把服务员刚端上来红酒直接起开,倒在自己面前的汤碗里,然后咕嘟咕嘟的开始喝了起来。

    刘先凯眼神一凛,露出一丝寒光,不过瞬间就消失了,语气十分不屑的说到。

    “这位朋友,红酒不是这么喝的。”

    刘先凯微微一笑,十分从容的端起酒杯,淡淡的说到。

    “品红酒,第一要观察,将高脚杯放在白餐布上面,观察他的颜色。第二,要闻,真正好喝的红酒年份越久远,香味就越醇厚。第三,是要品,小小的喝下一口,让这一口美酒在嘴里面来回的游荡,游走在舌尖和舌根之间,品味着红酒的滋味。”

    说完之后,刘先凯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你个杀马特,土包子,你知道什么叫品红酒么?

    你特么知道什么叫拉菲么?

    苏南呵呵一笑,咕嘟咕嘟再次喝了一大口,然后满脸震惊的样子。

    “我去,你这么懂啊?那这顿你请客行不行?”

    刘先凯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这就是你们贵族?

    出门吃饭喝酒还得让别人请客?

    不过在陈诗曼面前,刘先凯当然是不介意表现一下。

    “可以,没问题,不过……”

    刘先凯杠杠说完这句话,苏南直接就把陈诗曼横抱了起来,然后淡淡的说到。

    “哦,谢谢你啊,你买单吧,我跟小曼曼开房去了,迫不及待了,谢谢你的款待。”

    说完之后,在所有人的注释之下,苏南直接就抱着陈诗曼跑了!

    刘先凯正准备装逼的手指造型都已经摆好了,此时直接僵在了原地。

    草!

    就这么走了?

    话还没说清楚,就走了?

    尼玛啊!

    这特么算什么事儿!

    刘先凯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脸色大怒!

    小瘪三,千万别在让我看见你!

    拿起钱包对着服务员大喝一声。

    “买单!”

    此时刘先凯一点之前的风度都没有了,根本和绅士两个字不沾边。

    服务员也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得罪他,保持微笑很有礼貌的说到。

    “现身您好,一共消费十五万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