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伪君子

    林佳欣瞪了他一眼,你才月经不调,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失恋都堵不上你那个龌龊的思想!

    “我……算了,下午再说吧,我今天不上课了。 ”

    “逃课啊,大小姐你堕落了。”

    “都是跟你学的!”

    “……”

    苏南表示无语,老子逃课,那是老子有老师罩着,你们行么?

    正准备接着休息呢,忽然电话响了起来,看着这个人长长的昵称,苏南就笑了起来。

    老子早晚上了你。

    这不是陈大队长么?

    “喂,小曼曼,有啥事儿?”

    “你今天有没有空,陪我相个亲,打扮的帅一点,要是给我丢脸,你看我不收拾你!快点的,给你二十分钟!”

    “……”

    苏南一句话还没说,对面直接就挂了。

    你妹的,现在的女的咋都这么横?

    你以为老子是演员啊,成天去给你们假冒男朋友,还打扮的帅一点。

    打扮不需要花钱啊,你给钱啊!

    当初给冷妃假扮男朋友,好歹还给了五千块。

    给若芸姐姐假扮男朋友,人家老妈给了一万块红包。

    给你假扮呢,你妈给了我一盒肾宝片……

    苏南想想就无语,这种活看起来挺好的,好像是有啥福利的,但其实呢,就特么是卖力不讨好的。

    不过无奈,谁让人家是刑警队大队长呢。

    “臭流氓,我表姐找你啊?”

    “是啊,你表姐找我当演员,还特么不给钱!”

    “……”

    林佳欣低头想了想,忽然冒出一个主意。

    “喂,你下午也给我去当个演员吧?”

    苏南愣了一下,满脸警惕,十分小心试探性的说到。

    “你不会也是让我演男朋友吧?”

    “对对对!”

    苏南一把扶住额头,看来自己以后当职业演员算了,特么的都来找自己当男朋友,有没有搞错。

    你们又不给福利,又不给钱的……

    “好吧,下午再说。”

    ……

    陈诗曼坐在餐厅里此时真的是如坐针毡,都怪苏南那个臭流氓,自从上一次在家里被老妈发现了之后,就一直催着陈诗曼和苏南赶紧结婚。

    陈诗曼没办法,只能把实话说了,说苏南根本就不是他的男朋友,只不过是林若萍误会了而已。

    听到这话林若萍可是瞬间火了,臭丫头,居然敢骗我?

    立马就给陈诗曼安排了一个相亲,对方的条件挺不错的,而且听说为人谦逊和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跟陈诗曼到算是挺相配的。

    陈诗曼没办法,只能让苏南来帮忙打发一下。

    面前坐着的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倒是挺不错的,但是那种直勾勾的眼神让陈诗曼非常的不爽。

    这个男人,叫做刘先凯,听说是什么塑料大王的儿子。

    这年头,真是各行各业都能出人才啊,卖塑料也能成为大王。

    刘先凯今天的穿着倒是挺正式,很得体的样子,两个人点了一杯咖啡,就这么面对面坐着。

    陈诗曼今天没有穿警服,当然,也是在林若萍的威逼利诱之下强迫的。

    本来她这个闺女就有点暴力倾向,要是穿上警服去相亲,那还不把人给吓跑了啊!

    陈诗曼感觉自己今天的穿着真是有些失误,这个白衬衫是去年买的,结果有点小了。

    当然,小的地方也是比较尴尬,正是胸前。

    陈诗曼胸前的尺寸也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大,都已经过了发育期了,怎么还会长呢。

    美丽性感的同时也很让她苦恼。

    今天这个衬衫,胸前的两个扣字崩的紧紧的,这要是有人轻轻的一拽,恐怕这两个波涛直接就会哗啦一下弹出来。

    想到这里,陈诗曼忽然回忆起和苏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胸前的那颗扣子,就是被那个流氓给拽下去的。

    “诗曼,你本人比照片漂亮多了。”

    刘先凯尽量露出很随和很绅士的笑容跟陈诗曼侃侃而谈,陈诗曼只是打着哈哈,拿起咖啡杯尴尬的喝了一口。

    眼神轻轻的抬起来,随即心中一冷。

    每次当陈诗曼低下头喝咖啡的时候,这个刘先凯都会伸直了脖子,贪婪无比狠狠的盯着自己的胸口,恨不得从两个扣子的缝隙中看到里面白花花的一片和黑色的蕾丝内衣。

    刘先凯以为这种猥琐的偷窥行为是不会被陈诗曼发现的,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陈诗曼是一个刑警队的队长。

    像刘先凯这种人,她见过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伪君子,典型的伪君子。

    要看,你就光明正大的看,这本来就是男人的天性,喜欢美女,喜欢火爆的身材,本来没什么。

    但是刘先凯还非要用的一幅正人君子柳下惠的样子,然后又趁别人不注意忍不住的死死的偷看。

    这种人,真的好恶心。

    只见面了十分钟,陈诗曼就不想再跟他继续谈下去了。

    焦急的一个劲儿的看着表,真是无语到了极点,这个臭流氓怎么还不来,都已经迟到十分钟了!

    无奈的她,为了给老妈面子,也只能在这里强行的干坐着了。

    这个刘先凯真是让陈诗曼恶心到了极点,你说要是碰到那种流氓的人把,你还能泼他一连咖啡然后潇洒的离去。

    但是这刘先凯虽然骨子里猥琐到了极点,但是表面上你又找不出任何的毛病,真是癞蛤蟆爬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已经半个小时了,那个臭流氓还不来!

    陈诗曼都要疯了!

    真是要死了!

    都说好了这个时间,混蛋苏南,你给我等着!

    你要是再不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刘先凯皱着眉头,但是语气还是很和善,淡淡的说到。

    “诗曼,我听林阿姨说了,你现在还是单身呢吧,你的条件正好非常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说道这里,刘先凯又是带着一丝贪婪的目光瞄了陈诗曼的胸口一眼,咕嘟一声咽了一下口水。

    随即继续说到,“你看要不然这样,咱们吃晚饭,去看个电影,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父亲的公司……”

    刘先凯正准备滔滔不绝的显摆一下自己的家世呢,忽然陈诗曼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惊喜的说到。

    “亲爱的,在这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