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第502章 你先教我

    苏南并没有想之前两个人那样恭敬的鞠躬神马的,干脆就把温俊杰当做了空气。

    但是越这样,温俊杰就觉得这小子越不简单。

    当初在学校门口,苏南的手艺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医术这么高超的人,对于药理的研究,又能有多透彻呢?

    温俊杰倒是蛮期待的。

    苏南并没有像廖星翔和那个女生一样,低着头去闻。

    而是将白布上面这些药材抓在手中,狠狠的搓了搓。

    这些干燥的药材随手这么一搓,立马飞出来一些碎屑和味道。

    苏南轻轻的嗅了嗅,瞬间皱起眉头,神色微微有些变化的看着温俊杰,脸上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老头,你靠边。”

    说着苏南直接就没理会温俊杰,站在了他原本的地方,在另一块白布上,轻轻的开始抓起药来。

    所有人都震惊了。

    我靠。

    这苏南真是能装逼啊,你让院长靠边?

    你特么说个请字你能死啊!

    廖星翔满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这个苏南真是装逼装到了极点啊。

    院长,快,爆发,臭骂他一顿,然后给他撵出去!

    然而温俊杰更是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微笑着后退了一步,把这个讲台让给了苏南,脸上颇有一丝玩味的看着他。

    ……

    所有人都表示无语,要不是知道苏南姓苏,院长姓温,还以为这个苏南是院长的孙子呢。

    对他也太好了吧,没理由啊?

    只见苏南神色严肃的站在讲台上,两根手指在这些药包当中飞快的捏了几把。

    和温俊杰之前的动作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就连抓药的顺序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

    这难道是要复制温院长的动作么?

    看到苏南如此的随意,温俊杰的蓝色也渐渐的凝重起来。

    这小子,还真不一般啊!

    大概十几秒钟的时间,苏南就原模原样的抓好了一副药,看起来跟温俊杰的一模一样。

    然后同样的把自己抓的药握在手中,轻轻的搓了搓。

    苏南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淡淡的说到。

    “我抓的这副……是治肾虚的。”

    廖星翔满脸不屑的神色,草,你装啥逼啊,那不是废话么,你跟院长抓药抓的一模一样,当然也是治肾虚的。

    老子刚才都说过了,这要是在考试里面,你这就算是抄袭!

    温俊杰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依旧是一脸玩味的看着苏南,淡淡的笑着。

    “那我的那服药呢?”

    苏南缓缓的摇摇头,“你的,不是治肾虚的。”

    切……

    廖星翔在地下十分不屑的切了一声,你到底懂不懂啊,不懂就别在这里装了。

    对于这服药,廖星翔还是非常的熟悉的,毕竟男人肾虚是现在普遍的通病。

    年轻的时候玩电脑过多,饮酒过多,或者还是纵欲过多,都导致了现在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肾虚的毛病。(本作者没有,真没有。)

    所以这服药,算是现在的主流药方了。

    温俊杰的脸色有些惊讶,很好奇的问到。

    “那你说,我这服药,是治什么的?”

    苏南皱着眉头,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失眠。”

    噗……

    底下很多人都笑了出来。

    大一的新生虽然不懂,但是大二大三的学长们,可都是老油条了。

    尽管医药学四年的学生就这么多,但是的确不伐有高人。

    失眠,跟肾虚,根本就不是一个套路的,就算是不知道这个方子是不是治肾虚的。

    但是从那几味药就可以看的出来,绝对不是治失眠的。

    就在所有人露出一丝玩味,准备看苏南笑话的时候,温俊杰忽然脸色一变,满脸震惊的看着苏南,眯着眼睛,淡淡的说到。

    “你怎么闻出来的?”

    所有人再次震惊!

    真的是……治失眠的?

    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这个苏南,真的这么厉害?

    所有人都认为是治肾虚,真是有很多人没有看出来的情况下,这货居然这么自信的,直接就能看出来是治失眠?

    廖星翔的表情再次变化了一下,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看了眼周围的同学,还好没人关注自己。

    要不然,真特么丢脸啊!

    苏南这个傻比还挺有门道,这都被他给蒙对了?

    听到温俊杰的问话,苏南转过头去,和他对视着,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淡淡的说到。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抓的这么精准的?”

    其实这服药,算是比较特殊,苏南抓药全是凭感觉,这是一种长期锻炼下来的一种条件反射。

    他只要脑子里想着这个药方,甚至都不用去称量,直接用手指感觉药的数量就可以。

    有的时候,电子秤未必比苏南的感觉要准。

    但是温俊杰这老头,这准的有点太邪乎了吧?

    就算是苍凌天,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啊!

    同样的几味药,每一味的数量仅仅是相差了那么一点点,这个药方就变了。

    苏南刚才也尝试了一下,不行,做不到那么精准。

    这个老头是怎么做到的?

    温俊杰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的得意的笑容。

    臭小子,跟我学习还不虚心,要是不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你还不肯承认我这个老师呢。

    “你先说你怎么闻出来的。”

    “你先教我!”

    “你先!”

    “你别墨迹!”

    “……”

    台上的一老一少开始讨价还价的时候,讲台下面的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包括冷妃。

    靠……

    你俩在过家家么?

    就像是两个小孩子打架一样,你先松手,不,你先松手。

    去尼玛的吧,太扯淡了!

    最后温俊杰终于受不了苏南这个墨迹劲儿了,伸出手淡淡的说到。

    “你给我二百块钱,我就先告诉你!”

    嘶~

    二百块钱……

    又是二百块钱!

    底下的同学们恨不得大声的喊出一句,我给你二百万,你教我吧!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温俊杰是不差钱的,人家要是想要钱,随便给个大人物开开药,找个医药公司合作一下就可以了。

    谁还会在乎你那二百万呢?

    至于这二百块,温俊杰在乎的,只不过是让苏南服个软而已。

    这小子太嚣张,不治治是不行了。

    然而苏南嘴一撇,直接哼了一声。

    “不告诉拉到,我自己琢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