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樱情深,陈楚身染杀劫477

    龙樱情深,陈楚身染杀劫477

    白南哈哈笑了,他扫了听雪一眼,说道:“成王败寇,要杀就杀,废话什么”

    听雪点点头,道:“你说得没错,我跟你的确没有什么好废话的。”她深吸一口气,忽然提了白南飞出乾坤扇。

    天色渐渐晓了,黎明的曙光已经来临。这片无边的沙漠显得苍凉壮观。

    听雪将白南丢了出去,白南狼狈的摔在地上。他的发丝散乱,再无之前的俊逸潇洒。“哈哈”白南大笑,道:“堂堂的神王大弟子,被我骗的团团转。最后还要去依仗陈楚这个仇人。听雪,如果我是你,我就自尽。你还有什么脸活着”

    听雪面色淡淡,道:“你的话说完了吗”白南见听雪并不动怒,不由多看了一眼听雪,觉得这妮子也没那么傻嘛他心有余悸,却又掩饰这种害怕,说道:“你动手吧。”

    “刷”听雪突然欺身上前,一指点在了白南的额头上。一道精猛的灵气迅速进入白南的头颅中,摧毁了他的脑颅。白南眼中闪过不可置信,随后七窍流血而亡。

    听雪并没有折磨白南,也没有多说任何话,没有问他有没有动过一丝的情。在听雪心里,一切都不重要了。折磨白南代表还恨白南,恨他就代表爱过他。

    一切都已经如过往云烟,过往种种,不再留恋。这一刻,听雪已经真正的顿悟。

    陈楚离开了乾坤扇,出现在听雪身后。听雪面向陈楚,道:“我要回神王殿了。”

    “保重”陈楚说道。

    听雪道:“我应该感谢你,但我师弟也是死在你的手上。所以,我们注定无法做朋友。不过陈楚,我敬重你的为人。即便你是敌人,你也是我尊敬的敌人。”

    陈楚微微一笑,并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听雪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跟神王殿继续作对。”陈楚道:“我从没跟神王殿作对,是神王殿找的我。”听雪说道:“算了,这个问题不跟你纠缠了,你好自为之吧。”她说完便转身飞入夜空之中。

    送走了听雪,陈楚便又返身朝边荒境飞去。

    飞的过程中,晨曦洒照出来。金色的阳光沾染在陈楚身上。那地下的沙漠全部沾染成了金色,这美丽壮观的景象是一生中所见难得的瑰丽风景。晨风吹拂,吹去陈楚身上所有灰尘。

    上午九点,陈楚回到了边荒境。那一众老魔马上起身相迎。陈楚让他们免礼,又找通臂仙王问道:“山洞里什么情况”

    通臂仙王恭敬回答道:“咆哮声越来越嘹亮了,的确有将要出关的迹象。”

    陈楚点点头,然后回了王帐。进入王帐之后,陈楚先去见了龙樱。他跟龙樱说了听雪的去向。龙樱知道听雪没事,便也放了心。随后,陈楚又去见了流潋紫。房间里,流潋紫还是那身火红色的裙子,性 感,美丽,丰 腴,这身段和妩媚,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蠢蠢欲动。

    陈楚正色着说道:“嫂子,不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流潋紫呆了一瞬,她忽然觉得天大地大,却没有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陈楚当下道:“嫂子,我先前说过我是来自大千世界。不如你待我事情办完,随我和龙樱一起去大千世界,你看如何”

    “我可以吗”流潋紫忍不住有些担忧。陈楚道:“大千世界是有法制的世界,不会如这里一般肆意掠杀。嫂子你去了之后,想要清静,想要重新生活都是可以的。”

    “会不会太麻烦你”流潋紫问道。她说话时,嘴唇丰润红艳,让人想要咬上一口。更要命的是她身上那股勾人的女人香味儿,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男性的荷尔蒙。

    这个女人,一定要让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陈楚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个坚定的想法。

    心魔丛生,并带着一种无限的刺激之感。这种刺激感让陈楚很想将流潋紫按在身下。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笑道:“嫂子说的哪里话,没什么麻烦的。对了,我还先有事,先出去了。”

    离开的时候,陈楚脑海里闪过流潋紫的娇躯赤 裸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像是中了魔障一般。

    甩甩头,陈楚前去龙樱的房间。

    龙樱正在准备着简单的饭菜,她素净美丽,素手调羹的模样更是让人着迷。一见到龙樱,陈楚便觉得心思沉静下去。这种感觉就像是男人高 潮之后,恢复冷静的感觉。

    如果说流潋紫是一剂春 药,那么龙樱的素净就是陈楚的解药。陈楚看见龙樱,心里便也不再去想流潋紫。

    他暗想,以后一定要少接触流潋紫。万不能做出糊涂的事情来。

    “夫君”龙樱拉了陈楚前来吃饭。

    陈楚微微一笑,他完全冷静了下来。

    吃过饭后,陈楚出了乾坤扇。

    他和一众老魔都守到了那山洞之前。烈日高照,离正午的时分越来越近。

    山洞里的咆哮声越发剧烈阳刚,有种洞彻九霄的感觉。

    陈楚和一众老魔将方位站好,静待圣麒麟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突然之间,一种万马奔腾的马蹄声传来。山洞里面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而来,这种宏大壮烈的气息扑面而来。众人失色,便都知道是圣麒麟要出来了。

    轰隆一声,山洞之中,蹄声越来越近,接着一墨色残影闪现出来。这墨色残影一出来,便定住了身形。它双蹄扬起老高,半晌后落下。

    正是圣麒麟。此圣麒麟周身乃是墨色,双角如锋利的刀刃,它的身材有两头马那般高大,身上的墨色鳞片在阳光下散发着精亮的光泽。

    陈楚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真实的神兽,不由好奇心大起,显得极为兴奋。

    圣麒麟扫视众老魔,它的眼神不像是一般的兽类,而是带着一种深邃的智慧。吼便在这时,圣麒麟咆哮一声。

    轰隆声波震荡,宏大如雷霆的气息瞬间响彻长空。陈楚甚至感受到了这声波中,属于圣麒麟的那种野兽味道。但更让陈楚吃惊的是圣麒麟的力量。

    这圣兽这一声吼中,包含着如烈焰一般的阳刚精气。这一声吼便已能震煞一切阴魔。何为阴魔阴魔即是心魔,牛鬼蛇神。只怕是鬼仙之类,被圣麒麟这一声吼,也要吼得心神荡漾不安。

    倒不是说圣麒麟就一定比陈楚强大,主要是这圣麒麟底蕴深厚,加上它的肺活量本就是优势。所以比吼功,没几人比得上。这一声吼之后,众老魔面对圣麒麟,都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陈楚不理会众人,他排众而出,朝圣麒麟走去。圣麒麟也不躲避,逃避,而是看向陈楚。圣麒麟的眼神,就像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看陈楚这个渺小的人类。

    陈楚来到圣麒麟面前站定。站在圣麒麟面前,陈楚的高度才到圣麒麟的脚的一半高度。

    陈楚不愿这么被圣麒麟俯视,他身子一纵,飞到了圣麒麟的面前站定。“听闻你是上古圣皇的坐骑”陈楚问道。他的声音不卑不亢。

    圣麒麟冷淡的看着陈楚,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不屑。压根就懒得理会陈楚。它低吼一声,忽然四蹄一腾,居然冲入了云霄。

    速度快若奔雷。

    想逃陈楚眼中寒光一闪,立刻利用乾坤扇穿梭虚空追上圣麒麟。圣麒麟一路朝前奔去,转瞬之间已在万米之外。这种速度,陈楚自叹不如。

    “我艹”陈楚暗自骂了一声,连续驱使乾坤扇进行穿梭。几次穿梭之后,才勉强用灵识捕捉到了圣麒麟的踪迹。

    十分钟后,陈楚一路云海疾驰,终于在前方看到了圣麒麟。看到圣麒麟时,圣麒麟却在和一白衣男子纠缠在一起。那白衣男子已然骑在了圣麒麟的身上。

    不到片刻,无论圣麒麟如何挣扎,咆哮。那男子始终掌控着圣麒麟。

    随后,白衣男子一掌按在圣麒麟的脑袋上。圣麒麟渐渐的安静下去,最后变得乖巧至极。

    陈楚目睹这情状,心下暗恨,同时也对这白衣男子忌惮起来。

    白衣男子降服住了圣麒麟,便欲离开。陈楚情急之下,乾坤扇穿梭虚空,挡住了去路。“慢着”陈楚看向白衣男子。

    这白衣男子四十来岁,脸色温润,颇有君子之风。

    “在下陈楚,不知道阁下是”陈楚客气的说道。

    白衣男子淡淡的看了陈楚一眼,道:“你拦住我的去路,莫非是认为我抢了你的圣麒麟”

    陈楚也不敢这么厚脸皮的这般认为,因为自己如果有本事,圣麒麟也逃不出来。这个人的修为相当恐怖,陈楚想到了一个人。他眼中精光一闪,看向白衣男子,道:“莫非你就是神王”

    白衣男子点点头,道:“算你还有些眼力。这圣麒麟乃是有德者居之,如今它已是我的坐骑,你可有意见”

    陈楚陷入沉默。他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强悍了,可是站在神王面前,才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神王淡淡扫了陈楚一眼,说道:“念在你救了听雪的份上,这一次便饶你不死。速速离开神域,否则你会万劫不复”他说完便拍了拍圣麒麟,道:“走”

    “等等”陈楚忽然喝道。神王皱眉,道:“还待如何”

    “你要夺走圣麒麟,先过我这一关。”陈楚眼中寒光一闪,他太讨厌这种被压迫的感觉了。金玄枪陡然取出,管你是谁,敢抢老子的圣麒麟,一样要干掉你。

    “你敢对我出手”神王眼中出现一抹寒意。

    “有何不敢”陈楚大喝一声,突然凌空一跃,接着人如长虹如来一枪施展出来,摩河印,揭谛印,波罗印瞬间浑然天成的施展出来。

    金玄枪的枪尖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一枪猛烈刺向神王的咽喉。这是陈楚的气势,敢于阻挡他者,那怕你是宇宙之中的神王,他也要杀。

    当初他敢于和首领动手,就已经奠定了他的格局。

    面对陈楚这一枪,神王大袖一挥。一挥之间,袖中仿佛出现了一个乾坤阴阳的东西。如来一枪刺入进去,顿时如泥牛入海。

    陈楚并不为所动,金玄枪搅动,猛然抽出,接着腰身一拦,横扫千军如卷席

    金玄枪一枪横扫而去,卷起尘暴滚滚,气势骇人

    神王头一矮,便即躲开。陈楚闪电欺上前,以智慧大手印抓击向神王的领口。神王眼中寒光一闪,一掌猛然一拨,便要将陈楚的大手印拨开。

    陈楚冷哼一声,他的实战能力出神入化。在神王拨来的瞬间,智慧大手印立刻化为如来法印轰隆这一下猝不及防,神王马上吃了个暗亏。

    两掌接触,神王身子一震,脸色红润起来。陈楚那里给神王喘息的机会,快步上去,又是一招须弥印轰杀如万钧混沌的须弥印镇 压,碾压过来。神王只觉眼前一黑,他刚要反击。这时候身下的圣麒麟突然咆哮出来,一下将神王震飞出去。神王刚一离开圣麒麟,圣麒麟顶着双角,猛烈的顶刺向神王。

    好陈楚大喝一声,他穿梭虚空堵在神王后面。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神王做了。他可不会跟神王讲什么客气,管你是不是听雪的师父。

    两面攻击便在这时,神王身前突然出现一道奇异的金色大门。随后,神王纵入门中,消失不见。

    逃走了

    陈楚松了口气,觉得这闻名天下的神王原来也不过如此嘛。还好自己没有被这家伙的名头给吓倒。陈楚暗暗庆幸。刚才那道金色的门一定就是神王的远古罗生门了。

    这时候圣麒麟也才正式看向陈楚,似乎才注意到了陈楚的强大。它朝陈楚示意,要陈楚上去。

    陈楚大喜,立刻上了圣麒麟的背。身骑圣兽,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拉风。

    陈楚又将手掌贴到圣麒麟的头部。马上,他便感觉到了圣麒麟的欢快情绪,同时用意识和它交流起来。

    “主人,你有上古圣皇的大勇气和仁德,只有你才配让我当你的坐骑。”圣麒麟说道。声音中气十足。

    陈楚暗暗得意,这话太中听了。“哪里哪里,你太客气了。”

    “接下来,主人,我们要去哪里”圣麒麟问道。

    “去金牛洲,我要知道轩辕洞古镜里的秘密。”陈楚说道。圣麒麟点头,道:“金牛洲我知道。”说完便四蹄一纵,速度奇快无比。

    陈楚坐在圣麒麟身上,觉得痛快到了极点,也拉风到了极点。他毕竟也还是年轻人,这时候得了圣麒麟,还是或多或少有些虚荣。

    “对了,麒麟,我看这神王本事也是稀松平常,你怎么会被他追上,我可是没堵住你。”陈楚不免狐疑。

    圣麒麟一边疾速飞行,一边说道:“他身上有远古罗生门这宝贝,突然之间锁定住了我,骑在我身上。我奈何他不得。这个人仁德不行,本事再厉害,我也不会当他的坐骑。今天若不是你,我就没办法顶开他了。”

    “哦,原来如此。”陈楚恍然大悟,当下不再有怀疑。事实也是如此,一切都解释通了。有了圣麒麟,陈楚马上想到了龙樱和流潋紫。得让她们也来坐坐,威风威风嘛

    “麒麟兄,我还想让我两个朋友也坐在你身上,你介意吗”陈楚商量性的问道。

    圣麒麟犹豫一瞬后说道:“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好吧。”

    “多谢了。”陈楚大喜。然后便让圣麒麟等等,他将乾坤扇放在圣麒麟身上。自己纵入乾坤扇里面。

    陈楚红光满面的来到龙樱的房间。“夫君何事这般兴奋”龙樱很少看见陈楚这么高兴。陈楚哈哈一笑,道:“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他说完不由分说的抓了龙樱的手。又去找了流潋紫。

    待两女在一起后,便说道:“你们注意一些,我们现在是在虚空之中。”话一说完,带两人出了乾坤扇。

    “圣麒麟,天啦”流潋紫一来到空中,稳住身形后看见圣麒麟,便惊讶的说道。她的嘴唇都合不拢了。龙樱也感受到了圣麒麟身上的那股浩瀚之气。

    果然是千古圣兽,不同凡响。一点也没有野兽的魔气和野性。

    “上来吧。”陈楚一把纵到了圣麒麟身上,向流潋紫与龙樱邀请到。流潋紫见了圣麒麟,已经兴奋得淡化了对丈夫的死。她和龙樱牵手上了圣麒麟的背。陈楚抱着龙樱,而流潋紫则在最前面。好在圣麒麟的背部宽广,三人坐上去一点也不挤。

    “麒麟兄,出发吧。”陈楚对圣麒麟说道。圣麒麟便双蹄一扬,接着载了他们三人闪电奔飞出去。

    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陈楚不能不意气风发,他击退了天下无敌的神王,又得了这圣麒麟。大丈夫至此,夫复何求啊

    又有两美相伴

    龙樱则显得恬淡一些。陈楚一向很是沉稳,只是这连续的两件成就之事不可自觉的动摇了他沉稳的道心。他忍不住对龙樱说道:“刚才神王来过,他要抢走圣麒麟。”

    “什么”龙樱不禁大吃一惊。“那怎么会”

    陈楚道:“很简单,神王被我击退了。若不是他有那远古罗生门,今天便也让他留在这里了。”

    “这怎么可能”龙樱握住陈楚的手,道:“夫君,你不可能打败神王的。神王的本事通天彻地,在三界之中,是无敌的存在。”

    陈楚道:“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傻妞,我看神王也不过是被过度神话了而已。事实上,他也是人啊我与麒麟兄合作,所以他没办法,只有落荒而逃了。本来之前我还担心轩辕洞的古镜一行。现在我反倒没有什么好担心了。这神王也不过如此,那神王殿的人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不是的,夫君。”龙樱不能释怀,道:“神王真没有那么简单,我见过他出手,他你不可能打败他的。夫君,我求你,你千万不要大意好不好”

    陈楚微微一叹,感觉龙樱有些扫兴。不过他也明白龙樱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神王在神域里几千年来都是强大无敌的存在。突然被自己击败,龙樱肯定觉得不敢置信,不能接受。

    先前那圣主不也是强大无匹吗最后还不是被自己干掉了。陈楚暗想混沌灵气的存在,让自己居然真正在这神域里成为首领一样的人物。这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真是美妙无比。

    这神域,已经再无我不可到之处,也无我不可战胜之物。

    站在山巅,敢称天下第一

    这就是陈楚眼下的豪气。

    “傻丫头,你放心吧,我绝不会大意的。”陈楚为了不让龙樱担心,当下说道。

    龙吟将陈楚的手握的很紧,她说道:“夫君,我感觉很不好。”陈楚暗自沉吟,道:“我想大概是神王恼羞成怒,一定会去纠集高手来对付我。不过你不要怕,我不会让你们出事的。现在我有了麒麟兄,没有任何人能抓住我们。就算我不敌,也是可以逃出去的。”

    龙樱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用了,只能暗暗祈祷老天保佑夫君平安无恙了。

    三天之后,离轩辕洞古镜面世还有十天。

    听雪回到了神王殿。

    她一回到神王殿,便被神王殿的灵者抓住,并将她押到了长老殿。

    长老殿中。八位长老仍然如神祗一般,高大威严的盘膝而坐。大长老狄俢鲁斯冷冷的看向听雪。听雪单膝下跪,道:“听雪叩见诸位长老。”

    狄俢鲁斯冷哼一声,道:“听雪明月使,我们给你三天的时间擒回陈楚。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天,你已经违反了我们的命令,你可知罪”

    听雪一脸素净,说道:“听雪无能,不能完成诸位长老的任务,请长老责罚”

    “哦”狄俢鲁斯道:“这么说,你对付不了陈楚”

    听雪说道:“没错,陈楚本事高强。听雪不是对手。如今我的两位师弟也已惨死,还请长老们明鉴。”

    “很好,听雪明月使,既然你无能。那么这个任务便也再用不着你。我们会亲自接手。但是你办事不力,又令两位师弟惨死,这件事必须对你严办”狄俢鲁斯一字字冷冷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