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章 意料之外

    “我怎么能不生气?”凌老夫人的凤眸微微发红,点着凌霜道,“我的霜儿十三岁便上了战场!若是没有她,你们这帮混帐东西哪里能过上今天的安稳日子,到头来却是要置她于死地!你们安得什么心啊?!!”

    凌老夫人怒斥之下将手中紧攥的帕子扔到了正中的青石地面上大声道:“这帕子,你们谁见过来着?若是有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倒也罢了!若是还互相护着短,莫怪我不客气了!一人领三十板子去!!”

    众人正自惊疑之间,猛地看到那方帕子,不禁具是面面相觑,座上的几个人看了也是脸色剧变。

    凌霜紧捏着茶盅的手指微微收紧,视线扫向了周围的人,仿佛在细细寻找蛛丝马迹。

    “怎么?没人认识这方帕子吗?”凌老夫人神色越发冷了几分,“来人,先从松林堂伺候大小姐饮食起居的奴才们开始,给我狠狠打!”

    “老夫人!饶命啊!饶命啊!老夫人!!老夫人!”松林堂的丫鬟们哭成了一团,一个个瑟瑟发抖。

    凌府的板子可不是吃素的,三十板子下来。她们这些皮肉娇嫩的丫鬟们整个人都得残废,一个不好便是要了命。

    谁也没想到今儿凌老夫人真的震怒了,居然痛下杀手,一时间哭喊救命的不计其数。

    “老夫人,奴才好像认识这帕子上的图,”钱管家到底还是不忍心的这么多人因为一方帕子送了命,不禁大着胆子站了出来。

    一边坐着的凌冰猛地眉眼一挑,却又恢复了宁静。小妹昨夜给自己看了这方帕子,没想到今儿便要大开杀戒。他知道小妹虽然是个喋血无情的女将军但绝不是那种乱杀无辜之人,今儿这事情倒是有几分说道的。

    “钱管家你站起来说!”

    钱管家忙躬身颤颤巍巍从地上站了起来,将那方帕子拿在手中又看了几眼道:“这方帕上面的图腾是柔然部落一个部族的图腾,老奴那个时候随国公爷去过柔然边境,见过一次。若是老奴没记错的话,回风谷有一支柔然部落上面的图腾便是这种飞鸟的样子。”

    凌霜垂眸不语似乎是睡着了一般。

    “柔然?”凌老夫人心头一震,苍老的容颜瞬间垮了垮。

    他们凌家不管男女对感情却是极认真的,即便是凌国公这样的身份地位,一生也只娶了凌霜娘亲一人。凌夫人替凌家生育了两儿一女,生凌霜的时候却是难产而亡。

    可是之后凌国公也没有再续弦,孤身一人直到战死。凌家两个少公子也是只娶一房妻室,故而那个时候京城中世家女子人人愿意嫁到凌家来。

    莫说是凌家两个儿子生的相貌极其英武俊美不说,光是这份痴情也是难能可贵的。只是苦了凌霜一个,从小没了娘亲,与哥哥们一起长大。也没有一个当家主母教育一些闺阁女子应有的礼仪风度,凌老夫人更是对这个唯一的凌家女儿宠得厉害。才养成了凌霜一身的英武清冷气息。

    钱管家缓缓道:“老夫人,这方帕子上面的图腾既然是柔然国的东西,可是我们凌家没有柔然部族的人出现过,是不是弄错了?还请老夫人明察!”

    凌老夫人突然将视线移到了凌霜身后站着的姹紫脸上,眼眸中带着浓浓的狐疑之色。

    姹紫颜色一白,一直温婉沉稳的她此时却显得有些捉急起来。

    “姹紫,”凌老夫人突然将姹紫的名字点了出来。

    “老夫人,”姹紫一顿缓缓走了出去跪在地上。

    “老夫人,姹紫一直对大小姐忠心耿耿,绝不会害大小姐的啊!”嫣红快人快语也跟着跪了下来。

    “祖母,”凌霜脸色微变,忙起身相护,“姹紫跟随了我十年的光景,她决不会害我。”

    凌老夫人看向跪在地上的姹紫却是眼神微冷:“霜儿,这件事情祖母来处理,你且一边候着便是。”

    凌霜刚要说话还是顿了顿坐了回去。

    凌老夫人冷冷看着姹紫道:“大小姐的饮食起居你们两个一直经手办理,那件出了问题的品月色锦衣也是你们两个穿在你们主子的身上,我倒是要问问谁还能有这个本事陷害你们主子?“

    “老夫人,姹紫没有……”姹紫从小与凌霜一起长大,与凌霜更是情同姐妹,此时不禁泪如雨下。

    “莫非是我冤枉了你不成?这方帕子便是在你们主子放衣服的箱子里发现的。阖府上下除了你一个柔然女子,谁还是?!!”

    一石激起千层浪,姹紫的脸色瞬间惨白。

    凌老夫人缓缓道:“当年柔然国内各部族征战不休,大批柔然的难民逃到了大燕朝边境谋生。若不是凌家家主将你从那些人贩子手里救下来,如今你怕是还在秦楼会馆中大跳胡舞的吧?而且你的身份只有凌家的几个主子晓得,处处替你隐瞒着异族的血统,没想到竟然又养了一只白眼狼!”

    “老夫人,凌家对我的恩德,姹紫没齿难忘,姹紫断不会陷害大小姐啊!”

    “事到如今还敢狡辩?来人!给我拖出去打死!”凌老夫人将那方帕子扔到了姹紫的脸上。

    “祖母!”凌霜突然站了起来道,“祖母,不管姹紫有没有做这件事情,但是毕竟跟了我这些年,求祖母饶她一命。”

    凌霜突然跪了下来。

    “霜儿!你这是……这是何苦呢?”凌老夫人神情顿了顿,终于叹了口气道,“凌家人到底还是心软,罢了,将这个贱婢杖责三十,轰出去吧!”

    “姹紫谢过老夫人,”姹紫重重给老夫人磕了一个头。

    “姹紫谢过大小姐!”姹紫转身冲凌霜也重重磕了一个头,却是将那方帕子收进了怀中,哭个不停。

    凌府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这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老夫人!大小姐!姹紫不是那样的人啊!求求你们不要把她赶出去啊!!”嫣红急了。

    凌霜面色清冷却是一脸的伤心,饶是谁被自己多年信任的人这样陷害,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多时,堂前便传来了板子的劈啪声,姹紫倒也硬气至始至终都没有哭喊出来,直到晕死了过去。

    老夫人命人将她拖出了凌府扔到了外面的街头,随即命各人都散了去。

    凌霜带着已经哭哑了嗓子的嫣红回到了松林堂,嫣红猛地跪在凌霜的面前:“大小姐,虽然那件衣服实在是蹊跷得很,可是真的不是姹紫所为啊!大小姐,求求你将姹紫接回来吧!她伤的那样重,没有药治会死的。“

    凌霜凤眸中的暗光一闪:“既如此,嫣红现在就去找人将她安置在凌家那处废弃的别院里吧!至于凌家主宅,在她没有洗脱罪名之前断然是不能回来了。“

    嫣红忙抹了一把眼泪,磕头谢恩后跑了出去。

    “出来吧,顾楼主,你躲在纱帐后面不憋的慌吗?”凌霜抿了一口茶随意道。

    顾啸云缓缓走了出来,神情淡然的看着凌霜。

    凌霜纤细的指尖轻点着黄杨木桌面冷冷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一会儿请你看,方玉留下来的人都布置好了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