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章 揪出内鬼

    方玉觉得自己不可救药了,怀中女子身上乃至唇上的芬芳气息,清新如雨后还沾染着露珠的栀子花,淡雅得让人不自觉地沉醉。亦或是雪山顶上盛开的那朵雪莲,带着冷冷的清甜,却是他此生永远也不愿醒来的美梦。

    凌霜半干的黑发如瀑流泻肩头,清丽的面容宛若皎月,色若春花,只是那一双波光流转的凤眸却是一片茫然。

    “霜儿,”看着她脸憋得通红连呼吸也忘记了,方玉真的怕将她憋死了去,忙抬起身子眼眸却深深凝视着怀中的女子。

    “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霜儿,我只这一瞬不见,便觉得相思难熬,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蛊?我有点儿怕了你,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保护好你,又该怎么做才能不中了你的毒?”

    凌霜的心呯呯的跳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玉,我其实是从……”凌霜踯躅着,情感终于战胜了理智,谁知道刚要说话,却不想方玉俯身唇封了她一直隐藏的秘密。

    “不要说,等你准备好了再说,”方玉又轻轻吻了吻她的发心,似乎很害怕她即将要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一旦释放出来,两人就再也回不去了。

    “凌家出了内鬼,你小心些,我会让顾啸云帮你,”方玉突然话锋一转,低声嘱咐道,“为夫替你已经担着牢狱之灾,娘子你也别闲着,我相信你在凌家揪出内鬼这种小事情应该不用为夫替你操心吧?”

    凌霜心头暗自叹了口气,方玉果真是最了解她的人。惩处凌家内鬼,方玉这个外人确实不好下手,也不能下手。

    凌家的人和事还是凌霜她自己解决得好,她不禁感激的看了一眼方玉,刚才心头的那抹纷乱倒是压制了下去。

    如今多事之秋,一切都还乱糟糟的,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会好好想想该如何回应方玉。看似被这个人宠一辈子好像也不错?

    “我走了,万事小心,顾啸云明天来的时候会一并带着暗卫,你不用去找他们的踪迹。他们会自行掩藏身份暗中保护你的。”

    “方玉,我没那么弱,”凌霜不禁哭笑不得,心头却是早已了然,顾啸云怕也是方玉的属下吧?怪不得当初自己让顾啸云查查方玉的底细,顾啸云说不能查。

    方玉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连风雨楼都是你的囊中之物,这也太可怕了吧?

    “霜儿,我是真的怕了,”方玉的桃花眸中满满的都是整肃之色,“你上一次中毒之后,我发誓再不会让你有任何的闪失。”

    凌霜心头一暖,刚要说什么,方玉却又将她轻轻放在了软榻上,拉过锦被盖好。随即娴熟的掖了掖被角,在她额头上印下一记轻吻,起身将纱帐放下打开窗户反手关上走进了外面的夜色中。

    凌霜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唇角微微一翘。这个人真的是很好很好,不过明天她得加把劲儿想法子将这件事情了结了,总不能让方玉一直住在牢里吧?

    第二天一早凌老夫人将凌家上下甚至包括长期以来一直居住佛堂的文氏也叫了过来,凌家从来没有这么严肃的齐聚一堂过。

    主子们身边的长随,小厮,外院的管家,各院的管事婆子,大丫鬟们也是齐齐立在堂下,心神不安的等着主子发话。

    凌老夫人经过这几次惊心动魄之后脸上明显带着疲惫之色,镶嵌着的祖母绿宝石的深紫色抹额衬托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几分。

    可是她此时心头更多的是愤怒,凌家最近几年落魄至极,那些踩低就高,趋炎附势之徒早就在几年前离开了凌府。留下来的都是对凌家忠心耿耿之辈,没想到前有赵长顺里应外合绑走了小公子凌云,还差点儿害死了凌霜。

    今儿早上,凌霜突然拿着布帕将宫中自己的品月色锦衣绣着乌桓藏宝图一事,还有从凌家铺子里搜出来乌桓珠宝等全部告诉了凌老夫人。

    凌老夫人不禁大怒,今早将凌府上下所有人的就叫了过来,便是带着敲山震虎的威压。

    前厅,堂下,包括外面的穿廊都是一片寂静。人人心头打着鼓,若说着凌家还是凌老夫人威压最大。

    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尽管掌家,可是到底还是性子绵软了些。凌霜倒是强悍,不过却是带着姑爷回来住,虽然也为了凌家近来的振兴做了不少事情,但是在传统世家大族的眼眸中。凌霜同方玉这种的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自古以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里有回来自己娘家掌家的道理。

    人人虽然不说,可是心头多多少少对凌霜是存着几分非议的。凌霜此时默默坐在了凌冰的下手位,垂着眼眸,神情淡然至极。

    凌冰却是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小妹,张氏拉着凌云坐在了凌冰的旁边,文氏陪坐在了老夫人的身边,神情却依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老夫人看着下面的那些管事,丫鬟仆从黑压压跪了一地,眼神越发的冰冷了几许。

    “凌家只有战死之人,”凌老夫人心头痛的要命,猛地一掌将桌子上的掐丝白瓷茶盅摔到了地上,站了起来冷冷道:“但是我凌家百年来从没有出现过你们这等贪生怕死,卖主求荣之徒!!!”

    死一样的沉寂。

    凌老夫人锐利的凤眸扫视了过去,冷冷道:“先是出了凌婉那个欺名盗世的贱种!又出了绑架主子的赵长顺!如今呢?”

    下面的仆从一个个身子微微发抖,凌老夫人早些年的那些狠辣手腕却是令人心惊的。

    “如今倒是更加狠毒了几分,居然与乌桓那帮狗贼串通一气,在我凌家的铺子里藏那些赃物陷害凌家姑爷,这倒也罢了!甚至还在大小姐穿的衣衫上做鬼?!!是我凌府太纵容你们了吗?!!”

    凌老夫人气的身子微微发抖,文氏忙起身将凌老夫人扶着坐了下来。

    “祖母,消消气,为了这帮不开眼的奴才莫要气坏了身子!”

    “祖母!出了这事儿,我们慢慢查便是,您老人家保重身子要紧,”张氏也连忙过去扶着凌老夫人的身子。

    凌霜淡然的抿着茶视线却是在众人变化万端的脸上扫了一遍,心头有了计较,随即垂眸不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