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章 全城八卦

    凌霜顿时明白了几分,这在那个时候大燕朝与柔然之间的战火烧得正旺,堂堂凌家将军居然喜欢上了敌人,她不禁心头暗自叹了口气。

    可以想见这个不能说,不可说的秘密是怎样折磨着大哥的心。

    “后来柔然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回风谷的柔然部落被宇文家族的士兵血洗,无一人生还。”

    凌霜猛地一顿:“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吗?”

    凌冰第一次眼睛里满是愧疚之色缓缓道:“那时负责押送粮草回来的大哥有些失控,冲进了宇文擎宇的主帐,如不是父亲拦着他差点儿就将大燕朝的主将宇文擎宇给杀了。这大概也是宇文擎宇为什么后来怀恨在心,将父亲和大哥害死在回风谷的原因所在吧!“

    “这个宇文擎宇,小妹若是碰到他非杀了他不可!”凌霜凤眸中的清辉冷了几分。

    凌冰苦笑道:“那个老贼狡猾得很,如今统领大燕朝几乎三分之一的兵权,连皇上都忌惮几分何况凌家这样的小门小户怎么可能斗得过宇文家族?”

    “后来呢?”凌霜想着对付宇文家族的事情以后再说,忙追问大哥之后的情形。

    凌冰缓缓道:“至从柔然回风谷的部族被宇文家族屠戮干净之后,大哥一直闷闷不乐,精神恍惚,直到那一次在回风谷被柔然京城来的骑兵围杀身亡。所以,”他看着手中的布帕定了定神道,“即便是大哥不要命也不会不随身带着的,而且上面绣着飞鸟图腾在这世界上也只有这一个,这种绣法只有那个柔然部族的女子能绣得出来。”

    “对了,霜儿,你可知道方玉是从哪里得来这方布帕的?”凌冰神情中闪过一抹激动,随即苦笑道,“罢了,你也不用问了,当年大哥的尸首是我亲自入殓的,怎么可能?呵呵呵……”

    凌冰的笑容凄怆万分,凌霜不禁心头一痛缓缓道:“二哥,这件事情你谁也不要说,我回去好好想想这些头绪。”

    “霜儿,你小心一些,二哥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若有什么需要二哥的,你只管开口便罢!”

    凌霜点了点头,拿着布帕走出了闲梦居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姹紫和嫣红小心翼翼帮她在净房中梳洗后换上了柔软的中衣。

    凌霜一边干着头发,一边歪靠在迎枕上看着手中布帕上确实与众不同的刺绣,眼前猛地一亮,随即是一片暗沉沉的光晕满了锐利的凤眸。

    她紧紧抿着唇,心头有了计较。谁知刚要睡下,却不想一道黑影附在窗户边,轻轻敲了敲。

    “霜儿!”

    凌霜心头一顿忙将帕子收好,刚打开窗户,整个人却是落进了迎面而来的宽厚怀抱,带着几分夜色微凉,还有方玉特有的杜若香味。

    “方……”凌霜大喜过望,刚喊出声却被方玉修长的指尖压着唇。

    “嘘!”方玉转身将窗户关上,却是就势打横将凌霜轻轻巧巧的抱了起来,大步走到了软榻边。

    凌霜心头微微跃动,自己空有一身武功但是在这个家伙面前却没有丝毫的抗力,只得窝在他的臂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从习惯变得沉迷于此。

    屋子里烛火已经熄灭,朦朦胧胧的月华从窗外漫了进来,凌霜被方玉强势的箍着置于腿上,一时间呼吸也有点儿乱。

    “霜儿,”方玉压低了的声音天然带着几分磁性,很是好听,还有几分轻轻浅浅的魅惑在里头。

    “方玉,你先我放下来。”

    “不放。”

    “你,”凌霜别过脸,方玉的视线太灼热几乎要将她的灵魂也烧穿了去,“你是怎么出来的?”

    “提刑使司魏大人是瑞王殿下的人,”方玉淡淡说道,仿佛这些都无关紧要,只是定定看着凌霜清丽的眉眼。

    凌霜顿时放心了些,这一次瑞王插手,想来方玉在牢狱里头也不会吃什么苦头了。她突然觉得方玉的那双桃花眸子怎么变得怪怪的,不禁有些愣怔,这家伙看向自己的眸光怎么感觉像狼?

    “风雨楼的易容之术也不错,顾啸云找个替身暂且替我呆在牢里,但是我也只能在外面待两柱香的时间,不过这足够我和霜儿好好算算?嗯?”

    “你!你说什么?”凌霜顿觉不妙忙要向后躲开却被方玉一掌翻过来伏在了他的腿上。

    “方玉,你个神经病!!”凌霜低低吼了一声,这样屈辱的姿势她真是受够了,可是方玉的手中显然用了内力压制,她拼不过被制得服服帖帖。

    “娘子,”方玉俯身却是凑到了凌霜的耳后,一字一顿道,“今儿你倒是要说清楚,那个时候你嫁给我便仅仅是为了喝饱稀饭那么简单?”

    糟糕!凌霜暗自连连叫苦,这个混蛋大半夜不惜动用瑞王殿下的势力跑出刑部大牢就是为了质问她这么一句话?!!

    可是她在宫里头说的时候是为了脱身啊!呜呜呜!不要活了!她怎么碰了这么一个小心眼儿的混帐东西?!!

    “我没有……”

    “没有?”方玉的桃花眸中寒意顿时升腾了起来,“如今整个京城都在流传一句话,娘子要不要听?”

    “方玉……你听我说……”

    “说什么,我有罪?不该嫁给方玉那厮?”方玉描述的活灵活现,连那无赖的语气都像极了的。

    不是吧?凌霜觉得大燕朝的子民实在是太八卦了,看来大燕朝的军队强劲让他们的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

    凌霜不禁为京城无聊的老百姓们咬牙切齿,突然方玉的手按在她的屁股上。

    “不要!!我错了,方玉别打了!我向你道歉!!呜呜呜……”凌霜上一回真是给他打疼了,不禁下意识的两只手抱着头,紧闭上眼睛等着受死。因为紧张羞愤,连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

    方玉不禁一愣,眼底的流转却是多了几分温柔。没想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身上那么多伤疤都不肯哼一声的凌霜居然害怕打屁股?此番看着她整个身子瑟瑟发抖,心头一软将她翻了过来,却看到她凤眸微闭,薄唇紧咬,让他想起了某种毛茸茸的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小混蛋,我方玉迟早会死在你的手里,”方玉的心化成了水低声呓语着,猛地俯身吻上她紧咬着几乎血色全无的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