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章 兄弟间的秘密

    方玉交代了几句后便带着凌霜到了凌府的前厅,凌冰此时脸色一片暗沉狠狠瞪着来势汹汹的刑部官差。

    “我妹妹凌霜从来不曾见过什么藏宝图,那些铺子里搜出来的东西也是遭人陷害所致,她绝不会同你们去刑部的!”

    “凌二公子,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凌二公子行个方便!请令妹出来一趟,今儿不光是在凌府的当铺里搜出了一箱子珠宝,而且在丰汇钱庄里也搜出来一箱子珠宝。对不住得很,这事儿当今皇上下了谕旨要彻查到底,凌将军也是晓得的……”

    “我跟你们走!”方玉缓缓站了出来,看着一时间目瞪口呆的刑部官差。

    他们几个人也认识这个风云京城的方家二少爷,如今是端王的座上宾,最是个不好得罪的人。此番看到他桃花眼眸中的淬利,不禁具是生出几分胆寒来。

    “这个,方二公子说笑了,搜出这些东西的是在凌家的当铺和钱庄里搜出来的,方二公子固然爱妻心切也……”

    “这些当铺都是我的财产和凌家没有半分关系,”方玉微微转身冲一边的钱管家道,“钱管家将那些铺子的文书契约给几位官爷过过目。”

    凌霜不禁诧异万分,这家伙什么时候又准备了一份儿契约文书?

    方玉刚一回京城便已经晓得了凌府这些棘手的事情,将一切办妥当后才回到凌府。若不是为了看看凌霜怎么样了,他早已经先去了刑部自首去了。

    那些官差不可思意的看着这些文书契约,也不像是造假,都盖着市易司的官印,登时傻了眼。

    怪不得人人都说方家二公子最是个宠妻如命的,为了替凌霜开脱将这些罪责竟然全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是明明知道方玉是在耍着他们玩儿,不得已也只能将方玉暂且带走。

    “方玉,小心些,”凌霜到底心头还是有些歉疚,当时在宫里头她为了能将方家也牵扯进去只能出此下策。虽然知道这个人会将一切搞定,可还是有些担心。

    送走方玉后,凌府的气氛显得沉闷至极。凌霜也没有什么胃口,简单用了些饭后将自己关进了松林堂的暖阁中。

    姹紫和嫣红也不敢打扰在外面的倒厦里候着,谁也不愿先睡去,生怕小姐有什么吩咐下来。

    凌霜将一切安顿妥当后,才打开了方玉交给她的布包,刚一打开整个人不禁怔了怔。

    布包中躺着两只一模一样的红玉镯子,一只新鲜光亮的很,另一只看起来来戴了一些日子了光泽不怎么鲜亮。

    除此之外两只红玉镯子不管是做工还是纹理都是那么相似,凌霜衬着锦缎将这两只红玉镯子放在烛光下细细看着。谁能想到这么漂亮的东西居然是杀人于无形之中的利器,实在是令人可叹。

    回风谷的谷底盛产玉石,这种特殊的石头果然不是中原的产物,只是没想到会产在柔然与大燕朝的边境。

    除了镯子之外,凌霜却是看到这一次包裹镯子的布帕上面还画着一些类似于飞鸟的图腾,只是更加抽象一些。

    她顿了顿将红玉镯子用另一块儿布帕包裹着,然后拿着这方绣着特殊图腾的布帕走出了轩阁。

    “大小姐要出去吗?”嫣红同姹紫挑着一盏风灯跟了上来。

    “你们两个且留在屋子里,我出去一下。”

    “大小姐,我跟你去吧!”姹紫忙道。

    “不用,”凌霜冷冷道,随即径直走了开去,姹紫不禁心头堵得慌,大小姐从来没有这般疏离过她。

    “姹紫,你别往心里去,如今凌家不太平,大小姐也是心头烦乱的很,”嫣红看着好友的脸色发白不禁劝慰道。

    凌霜带着布帕走到了二哥住的闲梦居,门口守着的小丫鬟芳灵忙福了福道:“大小姐来了?”

    “你家主子睡下了吗?”

    “二少奶奶刚刚安顿小少爷睡下了,二少爷在书房里头。”

    “不要打搅二少奶奶了,带我去二少爷的书房。”

    凌冰正自为今天的事情愁眉不展之时,不想凌霜突然来访,忙请她坐下。

    “二哥,有件事情我想同你商议一下,二哥看看方便吗?”

    凌冰看着凌霜满脸的郑重忙道:“小妹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二哥,你看看这个图腾,可曾认识?”

    凌霜知道凌家人只有父亲,大哥还有二哥三个人去过柔然国边境的回风谷,想来这个标志也只能二哥来辨别。

    凌冰接过了凌霜手里头的布帕,刚一看去,整个人瞬间脸色一片惨白,两只手居然抖个不停。

    “霜儿,这帕子你从哪里来?”

    凌霜没想到二哥居然会这般激动,一时间倒是疑窦丛生:“这个是方玉无意间从回风谷带回来的,二哥认识上面绣的这个图腾?莫非是柔然王室的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凌冰眼底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手中攥着帕子整个人抖个不停。

    “二哥,这是怎么回事?”凌霜忙问道。

    “这个是大哥生前经常带在身边的东西,为何会……”

    “大哥?”凌霜顿时懵了,大哥已经死了十年了,可是这帕子虽然看起来陈旧了些,却是没有丝毫的破损。这怎么可能?

    “二哥,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记错了,毕竟十年之久,况且天下的布帕一样的也不是没有,”凌霜忙道。

    凌冰深深吸了口气,可是俊朗的脸颊还是因为这难以置信的意外而显得微微发抖。

    “回风谷是凌家永远的噩梦,不管十年,还是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我都忘不了的!这方帕子是柔然一个部族的女子所赠,凌家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我不敢说出来是怕伤了大嫂的心。”

    凌霜点了点头,脑海中掠过了文氏沉静而沧桑的脸。

    “那个女子是柔然一个部族头领的女儿,我曾无意间见过一次,长得不算漂亮但是却极有灵气。她也不知道怎么认识的大哥,后来送了大哥这方布帕,这布帕倒不是普通布帕,经过特别的处理不怕火烧,不怕水浸,包裹东西最是好用得很。”

    “那个女子还有着一双令人过目不忘的酒瞳,”凌冰补充道。

    “酒瞳?”凌霜心头诧异万分,光想想那双眸子一定也是漂亮的惊人。

    “是啊!酒瞳,只有血统纯正的柔然贵族女子才会有,大哥与那个女子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有一次他醉酒后拿出这方帕子看,被我撞了个正着。大哥让我不要将这家事情说出去,这是我们兄弟两个之间永远的秘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