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章 茂祥当铺

    “龙辰逸,”凌霜觉得太子这个家伙其实也不错,就是太骄傲了些,凑到他跟前压低了声音道,“东城芸香街茂祥当铺去找安长贵,”她边说边拿出了自己的一块儿羊脂玉雕刻镶嵌着金色竹纹的玉佩。

    龙辰逸心头一动,接了过来,看着她凤眸中的点点阳光,暖心,暖人。

    凌霜也有一个方玉也不知道的秘密场所便是这家自己一手培植起来的茂祥当铺,存着她的英文日记,还有那些不能给方玉看的女儿家的小玩意儿。

    “这是什么?”龙辰逸摩挲着手中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霜字。

    “这是信物,你派千山去当铺把你的……你的东西取出来吧!我别的地方没有备份,都在那里了。”

    “什么?”龙辰逸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不过难得看到凌霜还有这么窘迫的一幕,不禁心生逗弄之心。

    “就是我给你画的像!”凌霜不禁重复道,猛然间看到龙辰逸已经笑弯了的眉眼,脸色一沉。果真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懊恼的转过身便走。

    “凌霜!”龙辰逸看着她的恼羞成怒不禁越发开心了起来,缓缓走到她面前压低了声音道:“你手中没有了牵制我的东西,就不怕我对你不利?”

    凌霜哀叹,以后再也不要当好人了。

    “龙辰逸,你不会的,”凌霜微微一笑,“如果你不长记性,还要与我为敌的话,下一回可不是画裸像那么简单了,你可明白?”

    她笑着转身离去,却不想又被龙辰逸拦了下来,不禁暗道这个家伙果真有病。她都不准备虐他了,他还这么巴巴的求上来,是真的想让她再虐一次吗?

    “龙辰逸?”

    “别那么紧张,只是想同你再说句话而已,”龙辰逸只是不想她这么急着走,每一次见她都不容易。这丫头根本不知道那个方玉将她保护的那么严密,那些试图一睹芳容的男子都死在了方玉的手段中。

    “好吧!”凌霜抬眸看着龙辰逸,她如今赶着回家却不想这个龙辰逸婆婆妈妈的,早知道如彼刚才便不同他和解了。果真就不能做好人!

    “既然是朋友,那么以后可否能来我的芙蓉园一聚,我那边还有好多的良马,刚从西域买回来。我都给你留着,我想你喜欢马的话,芙蓉园后面的林子倒是可以一展手脚。”

    龙辰逸自己都不晓得他如今的神情居然带着一抹恳求之色,定定看着凌霜。

    凌霜微微一顿笑道:“好吧!我答应你便是!”

    她说罢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龙辰逸却是定在了那里,神情中竟然带着几分痴惘。

    一边的千山看着暗自叹了口气,凌将军还真的是一股很与众不同的红颜祸水,自家主子似乎已经陷进去了。而且越陷越深,他看着龙辰逸垂首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玉佩,唇角的笑意久久没有散去。

    “殿下!”千山小心翼翼道,“该回太子府了,今儿可是……太子妃的寿宴,府里头要庆祝的。殿下要不要回去?”

    龙辰逸唇角的笑容渐渐收了起来,换上了一抹千年化不开的冰冷:“你拿着这块儿玉佩去一趟东城芸香街茂祥当铺去找安长贵将我的东西拿回来,不得有误。”

    “是!殿下!”千山忙拿着龙辰逸恋恋不舍递过来的玉佩转身离去。

    凌霜被一群御林军押着回到了凌府,再一次被禁足,凌府上下的人此番已经是惊慌成了一团。

    她二话没说先去了凌老夫人的松鹤堂,文氏和张氏都在,张氏眼圈微红显然已经劝解了老妇人很长的时间。看到凌霜走了进来后,忙站了起来。

    “霜儿?老夫人,霜儿回来了!”张氏忙将凌霜拉到了凌老夫人身边。

    “祖母,”凌霜每一次看着这个被自己折磨的奄奄一息的老人,就恨不得狠狠甩自己一个耳光。

    “霜儿,”凌老夫人将她紧紧拽住,方玉今天不知道在忙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凌老夫人听到自己的孙女儿被突然带进了宫中已经着急万分了。

    谁知道京兆尹的杜大人突然带着人来搜查凌府,将整个凌府翻了个底朝天,说是要找什么被凌霜藏起来的藏宝图。这简直就是诬陷,她的孙女儿她最是清楚,怎么可能贪财?若是凌家人都那么贪财懂得为自己和家族谋取一份福利,凌家也不至于落魄到后来的样子。

    凌老夫人正自担心万分的时候,一群御林军又将凌府团团围住,好在自己的孙女儿回来了。

    “霜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凌老夫人忙问道。

    “祖母别急,听我说,”凌霜微微笑道,将心头的着急狠狠压了下去,“乌桓王进贡皇上的藏宝图丢失了一张,碰巧丢失的地方便是孙女儿之前攻打乌桓时打下来的昆吾城。皇上今天叫霜儿过去查证而已。想必过几天找到后,等皇上气消了后,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果真如此?”凌老夫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定定看着凌霜。

    “祖母放心,没事的,一切交给我处理,您好好歇息,”凌霜笑着同凌老夫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随即走了出来。

    刚转出厅堂的门口,凌霜猛地回眸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文氏。那文氏正在偷偷打量凌霜,显然没料到凌霜会猛地折回头看她,一向沉稳的脸瞬间愣怔了几许。

    凌霜微微一笑道:“大嫂,之前一直在佛堂清修吗?”

    文氏脸上恢复了之前的淡定从容,缓缓道:“最近芸香庵的主持邀请我过去誊抄一本往生经,故而在芸香庵待了些时日,怎么?霜儿突然问起来这个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只是最近凌府不太平,大嫂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还是呆在凌府里面的好。”

    “霜儿多虑了,”文氏淡淡回了一句,转身便离开了去。

    一边看着的张氏总觉得怪怪的,忙走了过来一把牵着凌霜的手:“霜儿,二嫂给你在厨房里留了些饭菜,多少吃一点儿吧!凌府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也不要太担心了。”

    凌霜看着眼前的张氏,虽然有一点点圆滑但是让人最起码觉得踏实得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