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章 和解了

    她若是预料的没错的话,赫连风将来可能要颠覆乌桓的政治格局,这样的人懂得隐忍,善于把握时机。若是给他得了机会,将来他不光是在乌桓重新洗牌的人,甚至还可能是大燕朝最强劲的劲敌。

    要不要除了他?凌霜清冽的凤眸中掠过一抹浓厚的杀意,一晃而过。

    “凌将军,好口才!”赫连风这一次倒是由衷的赞叹。

    “赫连将军,好阴谋!”凌霜微微点头,唇角溢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与赫连风擦肩而过。

    既然是敌人,那就没必要装了。

    “凌霜,我迟早会杀了你,不,是将你抓在我的掌心慢慢折磨。”

    凌霜轻缓的步子微微一顿,微微侧过的脸在阳光的映照下清华绝代,却是冷的令人惊惧。

    “赫连风,我送你一句话,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凌霜走得正,坐得端,不怕你们这帮屑小兴风作浪。有种的话,真枪真刀,战场上来一次?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光靠阴谋诡计的对手我凌霜还真看不上!比你的父亲差远了!你的父亲呢,我还要尊称一声老将军,至于你嘛?小阴谋家!想要赢得我的尊重,很显然,你远远不配!”

    “凌霜!!”赫连风脸上的沉静被凌霜一席话瞬间击垮,眼睁睁看着凌霜缓缓走出了他的视线。

    这个死女人!!赫连风气的心头锐痛,杀了他的父亲,荒唐的夺走他爱人的心,还胆敢这般羞辱他!女人你给我好好等着,赫连风的手掌紧紧攥成了拳。

    这个女人,他倒是真的越来越感兴趣了,他会让她死得连渣都不剩。

    凌霜刚才骂得痛快凌厉,可是转眼间却是凤眸中染上了一层担心。人在这世上,不怕贼偷就拍贼惦记。

    每天被赫连风这样危险的角色惦记着,她一个人倒也罢了,只是她现如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有亲人,有朋友,还有自己已经开始喜欢的方玉。

    她只想护着他们一世安然,所以她也一定不会对敌人手软。

    “想什么呢?”龙辰逸海青色绣着金黄螭纹的袍角落进了凌霜的眼底。

    凌霜忙抬眸看了过去,却对上了龙辰逸那双清贵雍容的眸子,只不过此时眸子显示出一抹纠结的鄙夷之色。

    “擦擦脸上的痕迹,脏死了!”龙辰逸皱着眉头居然递过来一方绣着竹纹的方帕,雪白干净在阳光下分外刺目。

    “谢谢,”凌霜接过了帕子,自己之前演戏的时候,哭的也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想来脸上早已经花了一片,大大咧咧接过龙辰逸的帕子擦去了脸上的脏污痕迹,心头倒是有些别扭。

    没想到今天这样的生死关头,挺身站出来救她的居然是龙辰逸。这家伙果然非同寻常人,要知道这种吃力不讨好还容易得罪他父皇的事情,他这么精明的人居然也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这个,”凌霜垂眸看着手中已经弄脏了的帕子,刚探出手忙握紧了帕子收回来,讪讪笑道,“不好意思被我弄脏了,太子殿下你也不差这一块儿帕子,索性送了我吧。”

    “我可没那么大方,”龙辰逸突然伸手将凌霜手中已经弄脏的帕子拿了回来顺势放进了自己的袖间。

    凌霜彻底惊呆了去,龙辰逸在大燕朝出了名的爱干净,用现代人的话说就是深度洁癖症。他居然将自己用脏的帕子藏在他的袖中?

    龙辰逸看着凌霜呆傻的模样不禁好笑,想起了刚才这丫头装疯卖傻的样子,紧绷的脸变得柔和了几分。

    但是毕竟凌霜之前羞辱过他,还给他画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神情中带着几分怨怼。

    “那个,还是给我吧,我洗干净了再还你也行,”凌霜实在是不想欠着龙辰逸太多,况且对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这还真的是要命的恶心。

    “帕子上面绣着我的名字,怎能给你?”龙辰逸似乎看出了凌霜的顾虑,冷冷说了一句,却又差点儿闪了自己的舌头。

    他居然给她解释原因,他龙辰逸什么时候混到了要向一个平民解释的地步?脸上顿时别扭了起来。

    凌霜心头却是更加别扭,原来龙辰逸是为了替她撇清关系,现在是多事之秋,凌霜还是惹的事越少越好。

    她随即看向了四周果然看到了不远处守着的千山,想必这里已经被龙辰逸暂且隔离开了一方空地,还算安全的。

    “那个,谢谢你,”凌霜抬眸微微一笑,突然伸出手,带着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和解架势。

    龙辰逸狠狠呆住了,这是个什么意思?

    凌霜一愣,真是该死,她差点儿忘了这个时代王子和平民之间可没有握手言和一说。

    “呵呵!这个不好意思……”凌霜刚要收回手却被龙辰逸轻轻握住,凌霜登时一愣。

    “凌将军这又是从哪里学来的礼仪?”龙辰逸只觉得掌中被他握住的小手,软软的,却又有很多的老茧,心头没来由的疼了一下。

    是心疼吗?心疼她那么小就上了战场?心疼她那么柔弱却要扛起一个家?甚至还心疼她被别人接二连三的陷害,最心疼的是,陷害她的人却是自己母族的人。

    龙辰逸心中痛的快要窒息了,脸上依然是一派云贵清华。

    凌霜微微一笑,将自己的手抽出了龙辰逸握得太紧的手掌:“北边一个很遥远的部族,”她掩饰着说道。

    “是……和解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我们以后和解吧!谢谢你今天为我所做的一切。”

    龙辰逸唇角微翘,真是个特别的女人。即便是要同他和解都能搞出这么一套花样来,不过他真的很喜欢。

    从来没有人敢站在平等的位置上与他谈和解这两个字,他从小生活在深宫中,哪一样那一桩都是见不得人的暗沉腌臜。

    但是面前这个漂亮的人,却以这样平等的姿态同他交谈。那一瞬间,龙辰逸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觅食和残杀的野兽。

    宫廷争斗,有多少兄弟死在他的手中,要么便是死在他母后的手中。他以为自己没有心了。但是遇到这个女人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却是缓缓跳动了起来,无法抑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