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章 藏宝

    龙辰轩等几位皇子看到承平帝陡然发怒不禁也跪了下来道:“父皇息怒!切莫气坏了身子!”

    凌霜暗自叹息道,这个三皇子实在是太聪明,太会把握人心了,但是隐隐让她生出一丝不舒服来。她是不是要和方玉商量一下,跟着这样会装逼的人混真的好吗?

    龙辰轩的视线却是悄悄从龙辰逸的身上移到了垂首跪着的凌霜身上,眼底的深意多了几分。自己的皇兄今儿看来将一个非常有趣的把柄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他该不该用呢?不过凌霜可是方玉的妻子,这事儿倒是要缓着来。

    承平帝此时看着黑压压跪着的一屋子的人,心头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可是凌霜居然私藏宝藏欺瞒他,实在是让他不得不加以惩戒了。

    可是刚才逸儿的表现为何这般急切?莫非他也与这件事情有关?想到此处,心思更是沉了下来。

    朕还没死呢!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与这些世家,将军勾结在一起糊弄朕?!!

    “好!好!连朕的儿子都说朕不能秉公,朕便让你们几个看个清楚明白!来人,将赫连风叫来!”

    不多时赫连风依然是一袭玄色锦袍从容万分的走进了御书房,冲承平帝行礼后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凌霜,眼底的冷意更是深了几分。

    凌霜敏锐的感觉到了那抹穿透灵魂的视线似乎想要将自己狠狠刺穿了一般,她心头也是怒意升腾,混蛋!你老子死了,那是因为技不如人!居然敢一而再而三的挑衅老子!‘

    凌霜唇角溢出一抹寒意,赫连风他日若是被我抓到了,可不要讨饶才是。

    “赫连风,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是!赫连风遵命,”赫连风转身扫了一眼凌霜缓缓从怀中拿出了两张羊皮卷地图双手捧到了承平帝面前。

    “启禀陛下,这是我乌桓国主这一次供奉给陛下宝藏的藏宝图,这藏宝图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为我国国主所有,一部分为乌桓国的祭司长老所有,但是还差一份儿。应该是我的父亲所有,可是却被凌霜在战场上逼死了家父,获得了藏宝图。又伙同乌桓副将索木图洗劫了宝藏,却将本来应该属于索木图的那份也吞了。”

    凌霜不禁冷笑,都他娘是奥斯卡出身!

    “索木图已经畏罪自杀,请求臣将凌霜这个奸贼务必处置!他以乌桓勇士的名誉起誓,这件事情都是凌霜一人所为!这是索木图的血书!请陛下过目!”

    魏公公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躬身捧着血书远远展开了呈献在了承平帝面前。

    “凌霜你还有何话要说?”承平帝声音清冷如霜。

    “皇上,乌桓贼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凌霜凤眸中的哀戚深沉了几分,缓缓道,“乌桓的将军丢了国土,丢了藏宝图那是他无能。战场上打不过倒是胆敢在大燕朝的土地上设计陷害,是何居心?”

    承平帝一愣,锐利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赫连风没想到凌霜居然这般羞辱他的父亲,将心头的恨意强行压制了下去,躬身冲承平帝道:“陛下,藏宝图在不在凌府一搜便知。况且凌家最近大发横财,那么多银子又是从何而来?”

    凌霜不禁一愣,心头却是咯噔一下。这个赫连风若是如此一说定是有把握能从凌府里搜出藏宝图的。可是至从上一次凌云被绑走了后,她亲自将凌家的家丁护卫包括丫鬟婆子们全部仔仔细细排查了一番。难不成还有叛徒?

    “来人!去凌府!”

    不多时,负责搜查的京兆尹杜大人颤颤巍巍走进了御书房缓缓道:“启禀皇上,凌府里头没有藏宝图。”

    凌霜吁了口气,奶奶的吓死个人了。

    “陛下,”赫连风缓缓走上前来,“藏宝图这样重要的东西一般人都是随身携带着,断不会放到方府里头去。”

    凌霜心里头彻底踏实了,自己的吃穿用度都是姹紫和嫣红两个丫头经手,即便是衣服的设计也是方玉承担了下来。想要从她的身上搜什么子虚乌有的藏宝图,赫连风这一次怕是要失望了。

    “魏公公找两个宫女来!”承平帝冷冷看着凌霜。

    两个宫女带着凌霜去了隔间,不一会儿便捧着一件外衫急匆匆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神情诧异至极的凌霜。

    此时她已经换了一件宫人的外衫蔽体,可是心头的惊骇却是难以名状的。

    那两个宫人将凌霜的品月色外衫缓缓展开,在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下面轻轻一转,一幅地图隐隐约然而上。若不是仔细查看,根本发现不了,乌桓国剩下的那一卷藏宝图竟然被绣在了凌霜外衫内侧上。

    承平帝没想到凌霜一个女子居然这般大胆,将乌桓准备进贡给自己的藏宝图也藏起来,凌霜倒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来人!将凌霜下……”

    “呜呜呜……”凌霜突然捂着面大哭了起来,声音嘹亮,调子哀戚至极,生生将承平帝即将说出口的发落之语哭了回去。

    凌霜虽然是个女子,可是大燕朝的君臣从来没有将她当做一个女人看待。看着以往的那个征西大将军,如今却是哭得像个孩子一样,饶是谁都觉得这反差实在是太强烈了。

    “我有罪,”凌霜甩起了袖子将哭花了的脸抹了一把,本来生的就清丽绝俗,此番凤眸满是水色,鼻子红扑扑的,看没起来倒是带着几分令人心疼的楚楚可怜。

    “凌霜!你成何体统!实在有损国体!!”承平帝倒是给她这副从来见过的样子搞得手足无措,这个女人真是……

    龙辰逸却是心头一惊,笨蛋!你这么急着认罪做什么?还不如先听父皇发落,即便下了死牢他还有法子将她弄出来,可是这般承认罪责,饶是谁也没有回天之力啊!

    凌霜吸了吸鼻子,孩子般的模样连赫连风都像是见了鬼似得。整个御书房一群大男人围着哭的淅沥哗啦的凌霜,那个尴尬实在是难以言表。

    一向沉稳著称的龙辰轩也是微微摇头,暗道都是方玉将他的妻子惯坏了的。将一个堂堂天不怕地不怕耿直的征西大将军,宠成了三岁小孩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