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章 被参一本

    第二天一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方玉还没有回府里来。凌霜也不等方玉了,挑了一件品月色直领锦衣穿上,整件衣裳除了腰间的织金瑞花旋云纹之外再无装饰,配着腰间收紧的碧色暗花攒心菊长裙,整个人大气中还带着几分清秀之色。

    嫣红帮凌霜将裙角处整理好后,不禁抿着唇笑道:“姑爷还真会给小姐改衣服,每一件都是这样的好看。”

    凌霜微微一笑,这个可以苟同,方玉那家伙倒是有几分艺术眼光的,这种独到的眼光也挺符合现代人标准。

    她的身子猛地一顿,快要被遗忘的那个片段又突然涌入她的脑海中。是啊,他的很多审美观念都超出了这个时代,难不成他也是?可是这怎么可能?

    凌霜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排挤出了脑海,还是先应付当下的好。

    凌府的马车早已经备好,凌霜其实很想骑着马驰骋可是宫廷重地由不得她一个女子嚣张,这种憋屈的感觉真的很令人心烦意乱。

    很快马车抵达了东司马门,魏公公早已经侯在了宫门处等着。凌霜下了马车,冲魏公公福了福道:“有劳魏公公带路了。”

    魏公公看着如今的凌霜不禁暗自诧异,这个丫头倒是变了不少,身上少了一种生人勿近的冷默多了几分灵秀。

    换上女装,梳着简单的发髻看起来却是美得惊人。怪不得外面传言说即便是太子殿下都对这个女子分外的情有独钟,甚至还为此闯进凌家后宅大闹一场。

    不过这件事情庆幸的是没有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去,早就被皇后娘娘命人暗中压制了下去。

    如今凌霜的夫君又是瑞王殿下的座上宾,想来凌家的崛起也是指日可待了的。魏公公想到此处更加不敢怠慢了去,躬身笑道:“凌姑娘这边请!”

    凌霜随着魏公公到了御书房,魏公公进去通报不多时里面传来了承平帝威严冷酷的声音:“让她滚进来!”

    凌霜一愣,这是个什么意思?为毛让自己是滚着进去?

    魏公公脸色巨变,还以为凌霜这丫头最近春风得意,今儿皇上召见还能得一些赏赐也说不定。没想到被承平帝一阵怒吼让凌霜滚进来,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吧?

    魏公公忙躬身疾步走了出来,看着魏悦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自求多福之意。

    凌霜忙硬着头皮迈进了御书房高高的门槛,刚走进去不禁一愣,今儿这是个什么日子?御书房中满满当当站着皇子们还有京兆尹杜大人,刑部侍郎丰茂廷等。

    为首的太子龙辰逸看到凌霜后眼底闪过一抹焦灼,三皇子却是神情淡然,唇角微微翘了起来倒是要看看方玉的这个夫人有什么本事度过这一次难关。

    “民女凌霜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凌霜很正式的规规矩矩行礼,今儿承平帝这老家伙火气不小,需要谨慎应对。

    “凌霜!你给朕滚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承平帝咆哮道。

    凌霜小心翼翼抬眸却看到了青石地面上放置着一只黑漆箱子,已经打开了,里面居然是满满的金银珠宝。

    这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箱子上面贴着凌家钱庄的封条,但是珠宝里参杂了很多乌桓风格的金银物品。

    她心头一顿,这是什么个意思?

    “看清楚了吗?”承平帝凌冽的眼神逼视着凌霜

    “回皇上的话,民女看到了,”凌霜匍匐在地上,声音中却是冷静如常。

    龙辰逸不禁眉头一蹙,这个笨蛋,想死吗?怎么这么同父皇说话?

    果然承平帝大怒,手中的奏折甩出,狠狠砸在了地面上,滚到了凌霜的面前。

    凌霜一目十行,居然有人参了她一本?!!而且还是半年前凌霜攻打乌桓昆吾城的事情,那一次宇文家族隐藏在兵部的人故意拖延了凌家军粮草的运输。也是凌霜第一次对朝廷发怒,故意触犯了军令,下令将昆吾城的兵马库洗劫一空。‘

    可那都是些军粮,兵器之类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发现了什么狗屁乌桓财宝?而且那个从来不认识的索木图还说凌霜与他合力取宝并且黑了这笔财宝,他才在桃林中要刺杀凌霜报仇的。

    凌霜不禁心头愤怒之极,她那个时候要是发现了这些财宝,不要说是金山银山即便是眼前这一箱子,她都偷着乐了。

    她扫了一眼奏折的落款是京兆尹杜峰的名字,这个混蛋倒是敢诬陷她?

    “民女冤枉,”凌霜冲承平帝重重磕了一个头。

    一边看着的三皇子龙辰轩眼底不禁闪过一抹失望,果然是个妇道人家。自己的父皇素来疑心病重,越是这样喊冤越是会引起父皇的狐疑,想必这个凌霜要吃些苦头了。

    “凌霜!朕念你是凌国公之女,对你素来优待得很,可是你竟敢欺君,实在令人痛心!半年前你攻下乌桓昆吾城纵容你的属下大肆抢劫,朕念你功劳卓著便不追究。可是你明明知道大燕朝连年征战国库空虚,你却私吞大笔乌桓本来要进贡上来的宝藏,是何居心?”

    凌霜心头一顿,看来这一次有人设计陷害她。既然是陷害,那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定然被销毁,既然能将这么大一箱子财宝放在凌家的铺子里,想必他们还有后招。

    不能慌!凌霜!想想怎么办?

    “怎么?说不出来了?”承平帝眼底的杀意陡然闪现而出。

    “父皇!”龙辰逸突然躬身而出,冲承平帝行礼道,“这件事情但凭杜峰一个奏折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儿臣恳请父皇彻查为好。”

    凌霜一愣,龙辰逸在承平帝震怒之下居然站出来替她说话,心头不禁一动,随之却是暗自苦笑。

    龙辰逸你这个笨蛋是要害死我吗?承平帝最反感的便是皇子们与武将勾连,这样的境况下皇子们最好是保持沉默,就像聪明的三皇子一样。

    他越是如此急切的要替自己开脱,反而引起了承平帝的震怒,甚至可能猜测自己用珠宝贿赂了皇子们。

    “太子的意思是朕诬赖了好人?”承平帝看着龙辰逸似笑非笑,却是字字诛心。

    龙辰逸一惊忙跪了下来道:“儿臣不敢!”当下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