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章 狡猾的赫连风

    “战场上刀剑无眼,好得征战了十年之久,哪里不受伤的……”凌霜说不下去了,方玉的一滴泪落在了她的肩头,顺着她光滑的锁骨落了下来。

    空气中有几分凝滞,凌霜不敢呼吸了。

    顶天立地,鬼神不惧,曾经被那样对待折磨的方玉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现在却因为她脊背上的伤疤,掉了眼泪。

    滚烫的唇缓缓落在了凌霜的脊背上,方玉似乎想要用自己热烈的吻将那些伤疤一个个吻去。顺道连她所受过的那些痛楚也一并抹平,凌霜的心跳凝滞了几许。

    “霜儿。”

    “霜儿。”

    一声呢喃,一个轻吻。

    凌霜下意识要躲开却是逃不出宿命,突然被一双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抱整个人便落在了绣着鸳鸯戏水图的锦被上。

    “霜儿,”方玉俯身轻轻吻上了她的凤眸,凌霜心跳更是漏了半拍,刚要将方玉推开,却是被更加铺天盖地的深吻覆盖。

    她脑子已经一片空白,舌尖被方玉轻轻勾住吮吸着,夺走了全部的呼吸。

    凌霜只觉的天旋地转,将她禁锢着的怀抱变得越来越热,方玉俯身在她的身躯上印下一朵朵玫红。

    他满是剑茧的粗粝手掌探进了她的衣襟,另一只手却是扯着她腰间的带子反手一拽。

    “方玉!求你!我……”凌霜猛地将他推开,坐了起来将散乱的衣裳拉了上来,脸上红的能凝出血来。

    她不能,她不能就这样留下来,她……她想回家。

    “霜儿,”方玉粗喘着,又一把将她拉进怀中,额头抵在了凌霜光洁的额边,将她轻轻抱着,一下下抚慰着她因为害怕而显得微微颤抖的脊背。

    “对不起,霜儿,我……只是克制不住自己,若是你不喜欢,我……不会逼你的,我说过会等着你。”

    方玉说罢将她扶着躺了下来,依然是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将她的被角掖好,细心地放下纱帐走出了轩阁。

    凌霜猛地闭上眸子。

    对不起,方玉,给我一点儿时间,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承平帝生性多疑,方家姨少奶奶与乌桓大将军赫连风之间的书信终于激怒了承平帝。方恒被抓了起来下到了刑部大牢,虽然因为方家和陈国公的关系还没有被受刑,但已经是颜面扫地。

    加上春闱即将开始,方恒的风评几乎降到了最低。尽管大燕朝崇尚文治,可是面对着这种可能叛国的世家子弟还是鄙夷到了极处的。

    一时间整个方家人心惶惶,方夫人更是没想到凌婉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招惹乌桓刺客刺杀凌霜。这个没脑子的贱人,当初她虽然怀疑凌婉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可是她倒是觉得凌婉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如今看来此女胆子可是大的很!

    方夫人一直觉得凌婉心思狭隘,城府颇深,并不适合自己的儿子。但是为了能让她替自己将凌霜置于死地,还是将她留在了方府。

    只是万万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到头来把自己的儿子给连累了。

    方夫人气得浑身微微发抖,这一次也只能牺牲这个莽撞的女人了。

    “赵妈,备车!”方夫人缓缓起身,一边的丫鬟明珠将银狐裘披风替方夫人披了上来。

    方夫人乘着夜色来到了京城的乌桓驿馆,守门的是京兆尹杜大人的手下。方夫人之前早已经通了声的,看到方夫人后护卫忙将方夫人让进了驿馆中。

    她顺着青石甬道走进了里面的二进院子,远远便看到正房的窗户透出了昏黄的烛光,将一个高大的影子投到了窗户上。

    方夫人定了定心神,若不是没有其他的法子,她也不会低三下四来求一个鞑子。

    方夫人冲守在外面的乌桓武士压低了声音道:“方府的人求见赫连将军。”

    那武士倒也不问什么径直转身进去通报,不多时又折返了出冲方夫人躬身道:“夫人,请!”

    方夫人点了点头推开了轩阁的门正对上了那双寒意森然的鹰眸,不禁心头一跳,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令人惊恐的眼神?

    只见赫连风换上了中原服饰,身着一袭墨色锦袍,袖口处绣着乌桓特有的苍鹰图腾。整个人立在那里仿佛是一个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恶神,审视地扫了一眼方夫人,下吊的唇角却是不自然的微微一翘。

    这样的笑容还不如不笑,令人毛骨悚然。

    “方夫人请坐!”赫连风的汉话说的极好,方夫人不禁面露诧异之色,随即将这惊诧掩藏到了心底。

    她缓缓坐了下来,抬眸看着赫连风道:“这一次方家和赫连将军同时蒙受不白之冤,不知道赫连将军有什么打算?”

    赫连风冷冷一笑道:“我从来不认识你们方家姨少奶奶,也没有书信方面的往来,至于为什么会从那些刺客中搜查出的乌桓士兵的标示,我倒是颇感兴趣。居然做的那么相似!方夫人你说呢?”

    狡猾的狐狸!方夫人事后托付陈家兄弟调查了一番,那些乌桓士兵是赫连风托人养的死士,根本不是正儿八经的乌桓士兵。想必这乌桓士兵的标示应该是方玉故意放在那些人的身上陷害方恒的。

    虽然赫连风刺杀凌霜已经不下十几次了,可是赫连风却用的是另外一套人马,他自己从来不会惹祸上身的。至于那封凌婉的书信也仅仅是赫连风培养的一个替身的笔迹,根本查不到他的身上。

    方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赫连将军倒是撑得很稳,不过你驿馆外面守着的大燕朝官兵是个什么意思呢?大燕朝的皇上对你也不是很信任啊!”

    赫连风似乎早就料到大燕朝的皇帝会派京兆尹的护卫军将他的驿馆包围了,唇角微翘淡然笑道:“皇上猜忌也是难免的,不过若是没有证据便是方家人的诬告了。可是方家人为什么要诬告我们乌桓呢,难不成方家人与其他的国家也有勾连,这便是欲盖弥彰?”

    “你!”方夫人了脸色一沉,果真这个赫连风早有准备,她倒是不好应对了。因为如今真真切切被锁在刑部大牢中可是她的儿子还有那个没脑子的凌婉,赫连风当然不着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