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章 神医叶南

    龙辰逸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声音中带着几分微颤,缓缓蹲下来却是将那双素手紧紧握在自己的大手中,素手上磨出来的老茧刺痛了龙辰逸的心。

    “你倒是给本宫起来啊!我们接着斗几个回合?凌霜,”龙辰逸突然垂首吻上了那双素手,一向高贵清华目中无人的眼眸中微微湿润了几许。

    “凌霜,求你了,若是能醒来,你之前做过的事情,本宫既往不咎,好不好?”

    “凌霜,你不要给本宫装死,”龙辰逸看着一动不动的凌霜心头竟然生出几分绝望来,嘶哑着声音道,“凌霜你若是敢违背本宫的意愿死去,本宫让你整个凌家的人陪葬!你听到了吗?“

    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凌霜的脸色丝毫没有动静,一如之前的恣意随性。

    龙辰逸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眼底的清明完全被狂乱所取代,冷冷笑道:“即便是死,你也要给本宫死在太子府里!“

    胡离听到内堂传来一阵异样的动静,忙一把将帘子掀了起来,却登时愣怔了。

    外面守着的千山也是狠狠吸了口气,像是见了鬼似地看着自家主子。

    龙辰逸打横将凌霜抱在怀中,那凄苦的脸色不比他怀中的凌霜好多少。

    “太子殿下!”胡离的声音一沉,再也顾不得许多,拦在龙辰逸的面前。凌冰忙挡在胡离面前生怕他做出什么不明智之举来。

    可是凌冰也是心生怒意,不管你龙辰逸对霜儿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怎么能这么霸道的将人带走呢?

    “滚!我要将凌将军带到太子府去,既然你们凌家的人治不好,便换我太子府试试。“

    千山哭笑不得,自家主子这是疯了吗?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儿啊?堂堂的国之储君将别人的妻子这样光明正大的抱走,实在是有损风化。这若是传出去,皇上还不得将他剥层皮下来,皇家的脸面又该放在哪里?

    “不劳烦太子殿下了,”从外面赶回来的方玉急匆匆走了进来,只是抬手轻轻一夺便将凌霜抢回到了自己的怀中,淬利的桃花眼眸中满是疲惫至极的红血丝,整个身上的锦袍已经破败到了极致。脸色也是憔悴的厉害,看起来那身子几乎摇摇欲坠可是抱着凌霜的手臂却是紧紧箍着凌霜的身子,丝毫没有一丝撼动。

    龙辰逸到底还存着几分清明,不能从人家夫君怀里抢人。况且方玉身上激发出来的威压居然让他也感觉到了几分寒意。这实在是令他惊诧万分,一个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怎么会让他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千山暗自吁了口气,幸亏正主儿来了,不然自己主子再闹下去可怎么收场啊?

    “你们谁有病啊?”一个清丽的声音袭来,屋子里的人忙转身看过去,只见门厅处俏生生立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高挑女子。

    容貌并不出色,头上戴着昭君套,白天鸟风毛小坎肩儿下一溜水泻百褶长裙。瓜子脸晕着甜甜的笑,鼻尖上微有几颗雀斑。一双水杏眼忽灵灵颇有生气,倒也楚楚动人。

    只不过这丫头的问话实在是令人诧异得很,一边的方玉将凌霜重新抱进了内堂,随即折返出来冲这个陌生女子一拜到地,神态恭敬至极道:“还请叶神医救我夫人一命!”

    顿时四周一片寂静,这个就是传说中死人也能医活的叶神医叶南?但是看向方玉的神情不像是作假,不禁具是诧异的看着这个年轻女子。

    “都出去吧!这么多人让我看着心烦!”

    凌冰忙将众人请了出去,即便是神态倨傲的龙辰逸倒也乖乖的走了出去,他可不想看着凌霜死。这个女人,他还没有斗够呢!

    叶南跟着方玉进了内堂看着凌霜那张脸,不禁大吃一惊,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长相精致却又英气逼人的女子?果真是传说中的征西大将军吗?她已经崇拜这个人好久了呢!

    “劳烦神医帮忙看一下我夫人要不要紧?”方玉皱着眉头看向了叶南,这女人对着他的妻子流了一地口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叶南忙不好意思地擦了擦口水,抓起了凌霜的手腕,眉头却是狠狠一蹙。

    “该死的!你们谁给她用的雪莲丸!给我拉出去打死!”

    外面的人被这一阵怒斥狠狠吓了一跳,顾啸云排开了众人站在门口道:“是在下的雪莲丸!”

    他刚一听到方玉回来的消息便急忙赶了过来,却不想有人居然要将自己拖出去打死。

    “混帐东西!你知不知道随便用药会死人的?”叶南毫不客气的怒骂道。

    顾啸云的万年冰山脸顿时碎了一地,他出道江湖这么多年来何曾被别人这么骂过?刚要说几句话却看到叶南麻利的将自己随身带着的特制药箱打开,里面简直是五花八门,光是银针就有几十种。

    “毒素本来淤积在丹田,不懂的引导还要用雪莲丸清刷经脉,这不是将毒素更多的积压在了丹田吗?竟然还用针将毒素封在经脉中,哪个庸医干的?真想弄死他!”

    “呵!居然还有人随便挪动病人的身体,想让她死快一点儿吗?蠢货!!”

    龙辰逸脸色沉了下来,却是发作不出来。

    “闷成这个样子,还将窗户关得死死的,一群笨蛋!活人也给你们捂死了去!废物!”

    凌冰脸色一红,带着几分愧疚之色,是他吩咐将门窗关好的。

    整个松林堂的人都被骂的哑口无言,不过这也不耽误叶南用银针刺进凌霜的几大穴位,精准而诡异的针法令人瞠目结舌。

    “喂!方玉你是不是男人,使点儿力气将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能累死你啊?”

    “方玉,把那个药瓶拿过来,快着点儿!你没吃饭啊?”

    “还有你!冰块儿脸过来扶着她的头!”

    “哎呀!小心黑血,毒死你们老娘的药可没有多余的!”

    三天后,晕沉沉的凌霜只觉得耳边好吵,缓缓睁开了眸子,对上了方玉那双满是红血丝疲惫至极的双眸。

    “霜儿?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方玉声音微颤,突然被一只纤弱的巴掌拍到了一边,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年轻女子直直盯视着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