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章 硬闯

    “你让开!!”胡离的眼眸中已然红透了的,眼角的焦灼看了令人心惊。

    “胡参军!身份有别,不可轻举妄动!”顾啸云冷冷道。

    “去他娘的身份,老子要进去看看她怎样了?”胡离猛地要去推开顾啸云,却不想被顾啸云一掌轻巧的挥开。

    “你!”胡离震怒交加,心力交瘁,为什么他总是在转眼间眼睁睁看着凌霜受这么多的磨难痛楚?

    “胡参军,不要让凌家难做人!你这样闯进她的内堂,算怎么回事儿?方玉已经去寻找叶神医了,别的人我信不过,但是他,一定能找到!”

    胡离脸色垮了几分,一边的凌冰叹了口气。虽然胡离与自己的妹妹是军中的好兄弟,可是顾啸云说的对。他这样一个身份特殊的男子跑进凌霜的后堂确实不合适,随即叹了口气道:“胡老弟,你随我去书房等消息。”

    胡离松了口气,凌冰并没有将他赶出去的意思,最起码他可以守在这里等着她醒来。

    顾啸云微微摇头,看向了内堂外面隔着的屏风,不禁暗道这丫头到底惹了多少情债?惹得时候不经意,还得时候可就难喽。

    他随即也冲凌冰缓缓道:“我这便回风雨楼了,凌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派人来风雨楼知会一声便可。”

    凌冰对这个面冷心热的顾啸云分外感激,若不是顾啸云拿出了价值连城的雪莲丸,只怕自己的妹妹连今晚也撑不过去的。

    “顾楼主大恩大德,凌家没齿难忘,”凌冰郑重其事双手抱拳道。

    顾啸云摆了摆手,也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凌府。

    一连几天,凌家人将大门紧闭谢绝一切客人,全家老小期盼着方玉能将那个叶神医带回来。

    不想第六天头还是有一个意外的客人来了凌家,别的客人尚且能推脱,这个客人却是推脱不了的。

    “太子殿下?”凌老夫人病倒在了床上,只有凌冰被长随木延推着出来待客,不想刚一走到前厅便看到了负手而立的太子龙辰逸。

    他登时惊诧莫名,这太子龙辰逸以前也没有同凌家有什么交集。况且太子是国之储君,凌家是落魄门庭,八竿子打不着的啊!

    而且近来凌家的姑爷方玉拜在了三皇子门下,太子殿下更应该是对凌家恨之入骨才是,可是看着龙辰逸紧绷的脸看起来也不像是来看笑话的。

    “草民给太子殿下请安!”凌冰如今也能扶着椅子站起来,他刚颤颤巍巍要给龙辰逸行礼却被龙辰逸不耐烦的摆手止住了。

    一边的千山看着自家主子强忍着的烦乱和纠结,暗自叹了口气。至从上一次凌霜从龙辰逸身边逃掉后,太子殿下很长时间试图将这个女人忘记。

    后来听闻凌霜竟然同方玉一起投到了三殿下的门下,龙辰逸差点儿派人将凌家屠了满门,可是即将要说出来的命令又被主子生生收了回去。

    直到几天前,主子从皇家明月山庄休养回来听到了京城中传言的凌霜差点儿被妹妹凌婉害死的消息。他家主子就再也坐不住了,一连几天派出密探打探凌府的消息,今儿实在是忍不下了竟然亲自来了凌府。

    “不必客气,凌姑娘怎么样了?”龙辰逸声音中的急切令凌冰大吃一惊,纵然他再怎么迟钝也不可能听不出龙辰逸话音里似乎过了头的关切。

    他心头不禁生出几分惊恐来,自己的妹妹到底惹了多少不该惹的男人?

    “回禀太子殿下,还……还没有醒来!”

    “什么?!!这都几天了?你们凌府太无能了吧?”龙辰逸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凌冰顿时哑口无言,更是心痛焦急。

    他也着急啊!直到今天方玉还是没有消息,他几乎都要疯了去!

    “没用的东西!!”龙辰逸一把抓住一个端茶的小丫头道,“带本宫去你们大小姐的住处!!”

    “殿下,”千山忙咳嗽了一声想要提醒龙辰逸,这样做实在是太荒谬了!

    那个小丫头顿时吓呆了去,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都是些混账玩意儿!!”龙辰逸索性自己一个人绕过边门向内堂闯了进去。

    凌冰大吃一惊,忙命身后的木延给太子殿下带路,不要让这个似乎失去理智的太子真的走错了方向。

    凌家上下看着太子大摇大摆走进了内堂具是吓得面无人色,即便是胡离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得跟在他身后。

    龙辰逸翻飞的紫色袍角像一只愤怒的冷蝶,他直直冲进了松林堂。

    “太子殿下!请留步!”胡离忙要拦着却被龙辰逸一把推开。

    “胡离!你好大的胆子!再拦着本宫,立马杖毙了你!”龙辰逸到底是凤子龙孙,天然的皇家威严让脸色不好看的胡离向后退了一步,可是还待要上前理论却不想被凌冰拽住了衣角。

    凌家如今已经够乱了,再要是因为太子迁怒将胡离在凌家办了,再将胡家牵扯进来,岂不是乱了套?

    凌冰向胡离摇了摇头,胡离藏在袖间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忍了下来。不过龙辰逸再怎么跋扈,也不能将凌霜怎么样了,随即所有人都守在门口。

    千山却是知道主子的一片心意,挡在暖阁的门口,脸上挂着温和的笑,眼底却是冷冰如霜。带着几分不容外人打搅自家主子好事的决绝!

    内堂散着苦涩的药味让龙辰俊雅贵气的脸猛地垮了下来,他缓缓走到榻边,抬手将厚重的纱帐轻轻掀了起来。

    映入龙辰逸眼帘的那张脸让他心头的痛意再也无法压制下去,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脆弱的凌霜。

    苍白的俏脸上那双本应该精彩万分的凤眸紧紧闭着,素来伶牙俐齿的唇此时带着霜色令人疼惜,即便是那双经常握着朝之宝剑的素手也是乖乖的放在身侧。

    英气逼人的修长眉头蹙着,小巧的鼻子,精致的五官都是那么的了无生机。

    “凌霜,你不是一向很厉害吗?”

    龙辰逸咬着牙愤愤道,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凌霜不敢做的?使诈买卖朝之宝剑,你欺君!给本宫画像的时候你都不怕死,怎么这会子反倒是不动弹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