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章 绑架

    “顾啸云!你给老子回来!!”凌霜第一次看到顾啸云逃得这么快,方玉又不是魔鬼,怎么不能查?你把话说清楚啊喂!

    “你让谁回来?”身后一阵冷意袭来。

    凌霜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看到站在玉石桥栏边的方玉,一身青布衣衫随风鼓荡,倒是显出几分道骨仙风的气韵来。

    “方玉?”凌霜不禁心头一跳,此人武功高深莫测,刚才顾啸云逃得那么快,莫非已经觉察出了方玉?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可是毕竟自己背着他让别的男人查他的底细实在是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

    方玉款款走进了亭子里,脸上的表情一如往常,凌霜心头稍稍安定了几许。

    “刚才在亭子里与谁说话?”方玉看着凌霜被风吹得红扑扑的小脸,眉头蹙了起来,抬手细心的将她身上披着的玉色狐裘披风紧了紧,嘴上却是随意问道。

    凌霜倒也不敢狡辩,小心翼翼道:“顾啸云拿了一只新乐器请教我怎么吹。”

    “哦?”方玉桃花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他倒是挺会挑选时机的啊!”

    凌霜呵呵傻笑,心头却是七上八下。该死的,想之前的凌霜横扫乌桓三十万大军的时候都没有怕过,即便是她在地宫中面对四海帮无数人围杀的时候没有一丝怯意,不想如今对着方玉的一个微笑都觉得瘆得慌。

    “走吧!”方玉牵着她冰凉的手,心头莫名一痛,这丫头还是开始怀疑他了。

    不能怪凌霜太敏感,她本来就是大将军若是没有天生的敏锐力和判断力,怎么可能带领那么多人征战沙场?

    他其实很想告诉她全部的真相,可是最初的谎言已经构建,形成华丽丽的水晶宫殿。只要一个信任的角落被攻破,整座宫殿便会坍塌成粉末。

    方玉手中一紧,他有点儿害怕。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患得患失,等了结了方家的事情之后,他一定要带着凌霜去见一次恩公,将一切的一切都说清楚。

    “你不同三殿下告辞吗?对了,你们这么快就谈完了吗?”凌霜不禁抬眸诧异地问道。

    “凌家人送来消息,云儿不见了!”

    “你说什么?”凌霜猛地向前跑去,却被方玉一把拽住。

    “不要怕,我都已经安排好了,相信我,你和云儿一定都会平安的!”

    “送信的人呢?”凌霜的声音微颤,尽管这是他们之前设好的局,可她还是害怕出现意外。

    “霜儿,”方玉将她紧紧箍住抱进怀中,“听我说,不要慌,知道吗?”

    方玉宽厚的肩膀有着令人心安的魔力,凌霜深吸了口气,心头的烦躁安稳了下来。

    “这件事情祖母知不知道?”

    “凌家上下都瞒着祖母,倒是二嫂快要撑不住了,大嫂正在安抚,二哥急着要见你,我们还走吧!”

    方玉带着凌霜冲三皇子匆匆告别出了王府便看到姹紫和嫣红红着眼睛在马匹上面等着凌霜和方玉。

    “把信给我!”

    “大小姐,信上说只准您一个人过去,”姹紫也没想到凌家如今的护卫比之前强多了,反倒是将凌家小公子弄丢了去。

    凌霜接过信,凌婉那种特有的娟秀字体跃然眼前,她的手指狠狠攥着信,冷峻的视线几乎要将信纸穿透一个窟窿来。

    “我去去就来!你们不要跟过来,加强凌家的护卫,从现在开始凌家人最好都呆在府里头,”凌霜说罢扯过姹紫骑过来的马匹飞身上马,动作矫健至极,在方玉的眼底划过一道惊艳的身影。

    “大小姐!”姹紫和嫣红忙要跟过去,却被方玉喊住了。

    “你们两个听大小姐吩咐,现在尽快回凌家去!”

    “是,姑爷!”两个丫头虽然急得快要疯了,可是方玉的话她们却是不得不服从,随即折返回府。

    瑞王府的门打开,管溪匆匆走了出来冲方玉躬身行礼道:“方公子,我家主子说了,若是需要帮忙,瑞王府随时都准备着。”

    “多谢你家王爷,方玉自有主张,”他冲管溪点了点头,却是转身离去。

    管溪不禁一愣,这个方公子还真的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凌家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他居然不急不躁?

    凌霜疯了般的驾着马疾驰狂奔一直出了京郊,来到了之前那片似乎很熟悉的桃花林。心头慢慢一琢磨,凌霜不禁苦笑正是在这片桃林中,之前的那个凌霜被凌婉设计毒死在桃花亭中。

    她飞身下马,袖间的匕首已经滑落在了手中。凌婉还真会挑时候,今天自己和方玉在瑞王府做客,昨天凌府因为方玉与瑞王府博弈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沉静在方玉获得瑞王赏识的兴奋中。

    恰好这个时候,谁会注意到凌家小公子的一举一动?

    冬季的桃林有些衰败,灰蒙蒙的枝杈纵横交错,宛若无数的尖刺刺向了苍穹。

    尖刺丛中的桃花亭里隐隐有人,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闪过一抹冷光。

    “长姐!好久不见了!”凌婉堪堪坐在了亭中,快要临盆的身子显得臃肿不堪,在凌霜看来像一只正在准备进食的饕餮母兽。

    即便是再怎么清丽的妆容,也难以掩饰凌婉脸上的狰狞之色。她的面前绑着的正是身子小小的凌云,被凌空缚在亭子的横梁上,孩子下面却是倒插着三柄尖刺的利刃。

    绑着孩子的绳索一端却是扯在了一个劲装黑衣男子的手中,只要那人稍稍一松手,凌云便从梁头落下,下面正对着三柄利刃绝对会将小小的凌云贯穿。到那个时候,凌云必死无疑。

    凌霜看着这凶险境况心头猛地吃了一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凌婉比她想象的要狠多了。

    “放了云儿,我陪你,”凌霜站定在了亭子前,确实不敢再向前走一步,生怕那个疯女人对凌云不利。

    凌婉眼眸中的视线却满是怨毒,她本不该来的,肚子里的孩子再有两个月就出生了。可是她真的很想看看凌霜临死前的模样,否则她就心头不舒服得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