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章 不能查

    下了软轿,来到一处凹地。中间的一片池子结了厚厚的冰,古色古香的石板桥一溜儿的白玉桥栏通向池心岛。凌霜沿着石板桥到了池心岛,抬眸看去登时惊呆了去。

    整座岛全部种着密密麻麻的绿梅,开出的花朵宛若翡翠之色,每一处,每一朵,都好似精雕细刻出来的瑰宝。晕着淡淡的香气,简直美不胜收。

    梅林深处一座天然古朴的竹亭,茅檐斗拱下,悬着“山沽斋”三字的泥金黑匾,亭子里生着红泥炉子。四周罩着透明的水晶纱,既可以看清楚四周的景色,又觉得蒙上了一层蒙蒙烟雾,感觉像是身处幻境之中。

    真会享受啊!凌霜不禁坐在了亭子中的雪白毡席上,两个服侍的丫头将点心茶盏捧到了亭中小几上。

    不多时又一个身着粉妆的婢女手中捧着一件玉色狐裘缓缓走了进来道:“少夫人,方公子吩咐奴婢拿一件狐裘给少夫人披上。”

    凌霜一愣,看着被婢女披在自己肩头的玉色狐裘,轻,柔,滑,密,镶着紫貂的风毛边儿,名贵至极。

    凌霜心头一动,即便是与三殿下商谈重要的国政却还是惦记着自己会受凉,其实不管怎么样?方玉真的难得的体贴,对自己好的没法子说,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越来越慌乱了呢?

    “你们都退下吧!”凌霜现在心情很不好,只想一个人呆着。

    左右服侍的丫鬟此时正偷偷打量着这个名动大燕朝的女将军,原来竟是这般清丽绝俗的美人!不过这个美人稍稍冷漠了一点儿。

    “是!”几个丫鬟纷纷退出了梅林,王爷如今对方家这对夫妻分外的优厚,她们也不敢忤逆了客人的意思。

    凌霜抿了一口热茶,捏起一块儿点心送进了嘴巴里,却是吃不出以往的甜蜜来。方玉刚刚那个下意识的割脖斩首动作让她有种发自记忆深处的恐惧,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她产生这么不好的感觉?

    在凌霜的潜意识中,她居然有一种与方玉似曾相识的第六感,可是这种感触又倏忽不见,总是怪怪的压在心底难受得慌。

    “方玉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一股清冽至极的冷香袭来,随之坐在凌霜身边的便是那个一贯身着白色锦袍幽灵一样的顾啸云。

    凌霜不禁吓了一跳,唇角微翘:“顾楼主,你这样在别人家的院子里窜来窜去真的好吗?对了,你在瑞王府做什么?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偷偷溜进来的吧?”

    顾啸云冷冷看了凌霜一眼,拿起了小几上的另一只茶杯给自己斟满了茶,轻抿了一口不说话。

    “呵!算我白问!”凌霜转头却是看到了顾啸云藏在手腕间的飞行绳索,不禁哑然失笑,这个顾啸云倒是也挺会玩的。轻功已经这么好了,还要给自己弄个这种不伦不类的飞行绳索玩儿。这个家伙要是到了她所在的时代一定是个潮人。

    “这个怎么用?”顾啸云好半天才从袖间拿出一样东西。

    凌霜定睛看去,正是前几天她画给他的口琴,不想这家伙还真的做了出来。

    一只通体用玉石雕刻而成的小巧口琴此时躺在顾啸云白皙的手掌中,更显得晶莹剔透的很。里面的簧片都是用纯银打制,口琴四周还镶嵌米粒般大小的玛瑙珠子。

    凌霜真是忍了,土豪什么的最讨厌了,一只口琴而已至于做成这个样子吗?

    “这个怎么用?”顾啸云的万年冰山脸别过来看着凌霜,大有凌霜不说话他便一直会纠缠下去的架势。

    凌霜心头正烦,但是看到顾啸云这个呆萌的样子,不禁心生几分捉弄。

    “这是个顶厉害的武器,杀人于无形之中。”

    顾啸云的远山眉轻轻挑了起来,冰眸中却是晕染了一抹寒意:“你在耍我吗?这分明是一件乐器。你凌霜素来都不愿将那些兵器的图纸告诉我的,也罢,你若是不说也可,我每天晚上会来找凌将军讨教。”

    “等等!”凌霜吓出一身冷汗,每天晚上被这个鬼一样的家伙惦记着,她还要不要睡了?

    不过看到顾啸云确实对口琴产生出了浓厚兴趣来,突然心头一转笑道:“你真的想知道这只口琴怎么用?”

    “口琴?”顾啸云的冰眸一亮,“这个名字倒是别致的很。”

    凌霜看着他痴迷的神情不禁觉得自己罪孽深重,长此以往江湖中鼎鼎大名的风雨楼顾楼主快要被她培养成江湖卖艺的了。想想他白衣飘飘,后面背着吉他,前面挂着小提琴,腰间垂落着口琴,每到一处来一曲,面前的破碗里说不定还能落几个铜板。

    凌霜不禁嗤嗤的笑了起来,顾啸云冷冷鄙视了她一眼道:“说罢,这一次你想要多少银子?”‘

    凌霜忙收回了视线笑道:“顾楼主言重了,我凌霜像是那种爱财如命的人吗?”

    顾啸云定定看着她不说话。

    “好吧,算是吧,”凌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这一次算了,我就不收你银子了,谈银子多伤感情。你要不拿风雨楼的消息和我换吧?我那里不光有这种乐器还有更多好玩儿的东西,保证每一样你都没见过,想不想要?”

    顾啸云冰眸中的期望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叹了口气道:“说罢。”

    凌霜不禁好笑你叹什么气,好像我故意为难你似的,她搓了搓手突然看着顾啸云道:“你执掌风雨楼这么多年,对于方家这个神奇的二公子方玉怎么看?”

    顾啸云身子微微一颤,这丫头终于开窍了,觉察出了那个妖孽的不同寻常来。也是,方玉若是不将自己身上的气势显示出来,饶是谁都不会发现他真正的可怕面目。

    “怎么?你想查他的消息?”顾啸云万年不变的冰眸终于荡起波纹。

    凌霜点了点头:“是的,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我觉得他不仅仅是方家二公子那么简单,还有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产业?还有就是血影门是什么样的地方?”

    “他告诉你的还挺多,”顾啸云看着凌霜,他也没想到方玉其实告诉凌霜已经很多很多了。

    “怎么样?帮我查查?”

    “凌将军,这个我不能查。”

    “为什么?”凌霜不禁站了起来看着他,“天底下还有你顾啸云不能查的人?我若是记得没错的话,你连当今皇上的秘密都能查,为何……”

    “不能查就是不能查,顾某告辞了!”顾啸云猛地起身跃起消失在梅林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