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章 国士待之

    不多时,钱管家亲自跑到了凌霜的松林堂,刚一进门便摔倒在地上。

    “钱管家?”

    “回禀……回禀大小姐,瑞王亲自来了!”

    凌霜心头一动笑道:“来了便来了,又不是没来过。”

    “可……可是……瑞王亲自驾车来了……”

    凌霜猛地站起身来,却不想龙辰轩已经走进了松林堂冲凌霜缓缓笑道:“少夫人,方公子呢?”

    他此番身上还穿着一件没有来得及换下绣着双螭纹络的朝服,头顶的七梁冠也是分外的璀璨夺目,俊朗的脸因为赶着马车而显得有些微红。

    凌霜指了指东次间不好意思的笑道:“在里头补觉呢!要不民妇去喊!”

    “少夫人不必了,本宫且等等,”龙辰轩说完后真的侯在了东次间的门口。

    凌霜敬佩的看着三皇子,突然觉得那个自以为是高傲自大的太子龙辰逸已经完全没戏了。如是能有这人这般待她,她即便是为了他而战死也在所不辞。

    大约过了一柱香额时间,许是方玉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缓缓走出了东次间,看到龙辰轩后微微一愣忙要躬身行礼却被龙辰轩一把扶住。

    “刚才让方公子受委屈了,本宫已经放出话去,今天诋毁嘲笑方公子之人永不的进入瑞王府半步。”

    凌霜凤眸顿时掠过一抹深意,三皇子的这一道命令下去少不得得罪半个城的世家。不过话也说回来了,那些世家子弟将永远上了龙辰轩的黑名单,这就是得罪方玉的下场,结局便是在京城今后无所遁形。

    如是他日等三皇子登基,这些得罪过三皇子的人想必连命都没有了吧?她看向了这个如今已经搅乱她心思的男人方玉,居然是个如此腹黑的阴谋家。

    绝对绝对不能得罪方玉!

    “多谢殿下以国士之礼待我,我定当为殿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方玉突然重重的跪在三皇子面前磕了一个头。

    凌霜抚额,高手啊!这才是演戏的最高境界!

    随即凌霜同方玉再一次坐进了瑞王府的华丽马车,只不过驾车的那个人居然是一脸风轻云淡的瑞王龙辰轩。

    马车所过之处,所有的人都吓傻了!

    方恒此时跟在方修文的身后,陡然看到了这样诡异离奇的一幕,方修文一个踉跄差点儿从马背上栽下去!一边的方恒连忙将父亲扶好,却看到马车中的方玉微微笑看着他们。

    转过拐角处,方玉突然冲他们二人抬手做了一个割脖的手势,那一瞬间方修文顿时脸如死灰。

    “父亲!那个混账东西!他居然……”方恒惊恐之余便是大怒。

    “那是斩首的动作,他是要报复我们整个方家!”方修文喃喃自语道。

    “怎么可能,他最起码也是您的儿子。”

    方修文脸色更是暗了几分,如果,万一,他不是自己的儿子呢?如不是,方家便完了!

    方修文闭上了眼眸,唇角微颤,这个孩子他早该杀掉的,可是却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儿下不去手。如今不管说什么,都太迟了的。

    除了方修文震惊之余,马车上的凌霜更是吓的灵魂出窍。如果她没看错的话,方玉刚才冲自己的父兄比划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只是一瞬而过,但是看在凌霜眼眸中却是惊心动魄。

    这不关伦理,不关尊卑,不关长幼,而是关乎一个时空穿越的新命题,甚至更复杂一点儿。

    这个家伙比划的这个动作神情姿态,她好像在哪儿看到过?但一定不是穿越后看到的,应该是——穿越前!

    她陡然盯视着方玉那张恢复到常态俊美无双的脸,这个人究竟是谁?

    “霜儿?”方玉看着凌霜异样的神色,不禁覆上她的额头,“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凌霜却是觉得那双手像是扼住了她的呼吸,让她身子微微僵硬了几分。

    “混蛋!你他娘究竟是是谁?”

    方玉一愣,嗤的一笑宠溺的看着凌霜道:“我是方玉,霜儿的夫君,娘子可记下了?”

    方玉带着凌霜再一次来到了瑞王府,阖府上下的仆从具是对方玉恭敬至极,即便是龙辰轩身边那个谋士周济也急忙迎了上来。

    “方公子,久仰久仰!”

    “周先生客气了!”方玉打量着身着一袭灰色绣竹纹长袍的周济,三十多岁年纪,长得却十分清秀,两道浓眉点漆似的,分得很开,隐隐透着一抹英气。

    凌霜随着方玉的视线细细打量此人,果然是深藏不露之人,没想到龙辰轩身边倒是有些厉害人物。

    “来!本宫今天在花厅设宴,我们不醉不归!少夫人也一起来吧!”龙辰轩转身冲凌霜微微笑道。

    周济将视线投到了凌霜这边,不禁一怔,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飒爽女子,这难不成就是三殿下经常夸赞的征西大将军。

    “这位是凌将军吧?果然气势不凡,令在下钦佩至极!”

    “周先生过奖了,”凌霜微微一笑,不想胡离也闻讯赶来了瑞王府,虽然见到方玉后依然带着几分别扭可是却比之前客气了许多。

    凌霜看着面前这三个气质不同,品貌各异的优秀男子,不禁哀叹大燕朝怕是不得安宁了。不过她素来对这些谋士的勾当不敢兴趣,况且有时候你知道的越多反而对自己越不利。

    凌家虽然摆明是站在方玉这一边的,但是方云刚才那个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动作,让凌霜第一次对方玉产生了她也无法克制的怀疑。

    这怀疑就像在春天里发芽的第一颗野草,带着疯长的欲念,让她觉得心头极其不舒服。

    “瑞王殿下,听闻你的瑞王府后花园有一片罕见的绿梅,我想看看去,就不叨扰你们几个把酒言欢了。”

    方玉眉头一挑,脸上的狐疑一闪而过,霜儿今儿的表现怎么怪怪的?

    龙辰轩虽然晓得凌霜的计谋兵法绝不亚于男子,可是毕竟在大燕朝权谋征伐的还是这男人的天下,凌霜既然不愿意参合他也正好顺水推舟罢了。今儿倒是要同这几个心腹好好谈谈当今国政,随即冲凌霜笑道:“少夫人既然对那片绿梅情有独钟,本宫便命人送少夫人过去小坐。不过那里的亭子可不如你们凌家的香雪亭那般有特色。”

    “殿下客气了!”凌霜冲几个人点了点头便随着丫鬟乘着一顶府内通行的软轿绕过弯弯曲曲的花廊到了后面的园子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