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章 跟着你走

    “回禀老夫人,大小姐说姑爷快要参加春闱取士,为了让姑爷安心读书便将姑爷安置在了梅园。”

    “什么?这还了得?”凌老夫人今儿是真怕了方玉了,三皇子看上的人才,她凌府还真得罪不起。

    “姑爷参加春闱,做妻子的怎么能将夫君赶到一边去?她应该亲自照料着才对!来人,将姑爷的东西搬回松林堂,对你们大小姐说这是我的命令。”

    半柱香后,凌霜看着松林堂暖阁中对着一桌子美食大快朵颐并奸笑着的方玉,恨不得将他那张伪善的脸抓花了去。

    “一个男人!长得这么美也就算了!长得这么美还扮猪吃老虎?真够腹黑的!奶奶个腿儿的!”

    “霜儿,不要生气了,来尝尝这只春卷,炸得很脆,我没想到凌府的厨子这么能干,明儿我要重重赏他才行!”方玉将一只春卷吹了吹不烫了才送到凌霜的唇边,讨好的笑道。

    凌霜站了起来点着东次间道:“吃完一会儿去东次间背书去!”

    “娘子?”方玉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听着!少在老子面前装可怜!”凌霜一把揪住了方玉的领口,却撞上了方玉眼底的浓浓深情,在烛光映照下美的惊人。

    方玉微微一笑,轻抚上她俊俏的脸颊,没有一般世家大小姐的做作姿态,没有那些自认很美的病态白,而是健康的,活泼的,让他的心越来越沉沦的美感。

    他觉得自己完了,他已经被那双凤眸锁住了灵魂,此生此世将不能挣脱。

    “霜儿,”方玉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心头的那股子灼热让他的声音更加迷醉,“霜儿,我可以等,不管地老天荒,还是海枯石烂,我等你给我的回应。”

    凌霜忙挣脱了他的束缚,慌乱之间差点儿将自己绊倒,却落进了方玉的怀中。

    “小心一点儿,总是这么毛手毛脚,”方玉嗔怪着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轻轻放在了床榻边,将锦被替她盖好,额间又是落下轻轻一吻。

    “霜儿,别紧张,睡吧!我会克制住自己的,你却不需要克制,什么时候想通了,我随时随地做你下嘴的猎物。”

    “滚!”凌霜不禁咬牙切齿。

    方玉吃吃笑着起身将帐幔替她放下,随即转身离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夜的月亮太美,凌霜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凌霜虽然昨夜睡得很迟今早却还是早早醒来,最近被方玉似乎折腾出了神经衰弱。

    她今天换了一件纯白色衣裳,也是方玉帮她改过的,腰间收紧,裙摆处,袖口间绣着简单的红色梅纹。拦腰一块儿碧玺石玉佩压裙。头发盘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余下的头发散落在肩头,整个人看起来分外的清丽绝俗。

    方玉刚巧走进轩阁便看着凌霜的装扮愣怔了去,这丫头越打扮越是迷人得很。他有时候还真的挺纠结的,希望将自己妻子打扮的出脱一些,他可以骄傲异常。

    大燕朝能娶到凌霜这样的妻子实在是三生有幸,可是有时候自己妻子太过优秀又遭人惦记着,实在是难以决断啊!

    “方玉,你发什么呆?”凌霜走了过来冲他挥了挥手,突然闻到了方玉身上的青草香味,还看到他衣角上挂着的夜露水渍。

    “昨晚没睡吗?去了哪里?”

    方玉心头一暖,到底还是关心他几分,随即笑道:“我去查红玉镯子的事情,还有布置一下关于云儿的事情。”

    凌霜不禁一愣,心头却是万分感激:“方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方玉心头不喜,这丫头越是同他客气他越是不自在的很:“谢我,便算了!不要将我扔到了偏远处自生自灭便好。”

    真是个小气的家伙!凌霜不禁微微一笑,却是在心头涌起一抹酸楚。他从小便被人抛弃,想必这种被人遗弃的恐惧令他心存了阴影吧?

    “走吧!去前厅给祖母请安吧!昨儿的事情你也该是向祖母说清楚为好!”

    方玉点了点头,随同凌霜去了前院北面的松鹤堂,刚一走进暖阁便看到凌家人早已经挤满了老夫人的暖阁。

    即便是一向不问世事的大嫂看向了方玉也是带着十二分的探究和诧异之色,想必昨天方玉同三皇子的博弈如今已经名动京城了吧?

    “玉儿,霜儿,先坐下用饭,”凌老夫人发话,那些本来满是好奇的想要问东问西的人也是忍了下来。

    用过饭后,即便是大嫂文氏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呆在凌老夫人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儿。

    “玉儿,说说你的想法,”凌老夫人执掌凌家素来都不是很专断,博采众长也喜欢标新立异。否则就不会在十年前允许自己的孙女儿代父从军,力破柔然了。

    若不是那一次兵行险招,怕是凌家早在十年前就败亡了吧?

    十年前凌老夫人的一次选择将凌家的荣耀勉强延续了十年,今儿她可是准备将这一次赌注全部压在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孙女婿方玉身上。

    方玉哪里不明白凌老夫人的意思,凌家如今摆明是要听他和凌霜的意思了。今儿一步棋走错可能就带着凌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一时间竟然不敢轻言。

    凌霜也是被祖母的态度吓了一跳,她这是要将全部的身家性命,甚至凌家的百年清誉都要放在了方玉的身上。

    祖母啊!方玉这个孙女婿可是个冒牌货啊!不能跟着他走啊!

    凌霜固然心头万分焦急可是却不能告诉祖母真相,人看来还是不能真的撒谎的。用一个谎言去圆满另一个谎言,到头来她都觉得自己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全盘皆输。

    方玉突然转头看着凌霜道:“霜儿,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对我存着几分信心?”

    凌霜凤眸凝视着方玉看着他桃花眸中少有的坚毅之色,本来满腹狐疑的心思却是脱口而出道:“我信你。”

    她的话刚一说出口,不禁捂着唇,自己这是怎么了?方玉疯了,难不成她也跟着疯了吗?

    方玉微微一笑转过头冲凌老夫人躬身行礼道:“祖母,方玉绝不辜负霜儿,也绝不会辜负凌家。”

    凌老夫人神色中带着几分欣慰道:“玉儿,霜儿,不管你们做什么,凌家人也绝不会拖你们的后腿。三殿下派来的马车在外面许是等久了,用完饭后且去吧。”

    凌霜不禁暗道凌老夫人刚才是在最后提醒方玉,若是他跟着三皇子走,凌家人便也赌上这局博弈,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怎么一个个都和赌徒似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