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章 博弈

    凌霜连忙疾走了几步随同方玉迎了过去,此时整个凌府轰动了,即便是凌霜的二哥凌冰也不得不穿的分外正式一些,被人推着来到了后院的竹林边。

    凌老夫人听了消息自然也是带着阖府上下过来见礼,龙辰轩忙将要行礼的凌老夫人扶住微微笑道:“老太君礼重了,本宫受不起啊!老太君最近身子可好?本宫带了些上好的江南血燕给老太君补补身子。”

    “老身谢殿下赏赐!”凌老夫人声音微颤,凌家没落至此还能得到皇家的这般看顾不禁心头五味杂陈。

    方玉忙随同凌家人一起冲龙辰轩行礼,一时间问安声音响彻了整个院落。

    “罢了,免礼吧!”龙辰轩眉眼间带着几分温暖笑意,让凌家人自然是感恩戴德。

    之前在陈国公的寿宴上,正是这位三皇子对凌霜一拜到地,凌家人自是知道这一拜的分量。故而整个凌府上下无一不对三皇子感激得很,凌家如今正是被放在火上烤的时候,三皇子亲临凌家无疑给那些踩低就高的世家大族以狠狠一击。

    凌霜虽然心头感激万分,可还是存着些狐疑之色。她其实不想让方玉和凌家牵扯进这些皇子的夺嫡之争中。

    所以她根本没有派人捎信给胡离,让他替凌家和方玉在三殿下面前说什么话,可是为何三殿下居然亲临凌家?这实在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她小心翼翼看向了跟在三殿下身边的胡离,胡离冲她做了一个无奈的苦笑,那意思明显得很他也不知道为何三殿下会来凌家。

    “方公子,凌姑娘,二位别来无恙?本宫去江南小住,说好的一聚居然拖延到了冬季实在是惭愧得很。”

    “殿下言重了,草民不敢当,”方玉神色越发的恭敬。

    龙辰轩看着方玉虽然青衣布衫但是身上的那股子隐隐气度却是他分外欣赏的,若是没猜错的话,此人绝非池中之物。要是能为自己所用,绝对会成就一番大业的。

    不过这之前,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方玉到底是沽名钓誉之徒还是真正的大隐于市的士人?

    “方玉,今儿陪本宫下一局残棋如何?”龙辰轩看着方玉淡淡笑道。

    莫说是胡离和凌冰,即便是前来见礼的凌老夫人也是大吃一惊,方玉虽然近来在方府的表现甚好。凌家老小具是喜欢这个待人温和,行事沉稳大气的姑爷,但是能被三殿下这样看重的人那是需要具备国士风范的。

    莫说凌家人惊诧不已,即便是凌霜也不知道三殿下为何这般看重方玉?她此番看着方玉依然云淡风轻的潇洒神态,第一次对这个自认为很熟悉的男人生出几分陌生之感来。这还是昨晚那个使出浑身解数勾引自己的无良男人?

    方玉冲龙辰轩躬身行礼道:“殿下这般看顾草民,草民恭敬不如从命,不若请殿下移步至香雪亭。”

    龙辰轩微微点了点头随着方玉朝香雪亭方向走来,随即却又冲胡离和凌霜道:“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

    凌老夫人知道三殿下这是要考校自己的孙女和孙女婿,忙带着其他凌家人缓缓退出了园子,又命人人好好守着园子,以便不时之需。

    龙辰轩刚一走进香雪亭一阵热气蒸腾袭来,竟然温暖如春,看到亭中并无火炉不禁颇感诧异。

    方玉忙解释道:“这处亭子是贱内设计而成,亭子下面的基座挖空,里面盘了地龙。从侧面将火生旺,热气顺着地龙的通道盘旋而上。这样整个亭子便温暖如春,亭子四周种满了松柏和梅林,也可以挡风,冬季赏雪最是绝佳去处。”

    凌霜垂首而立,却是差点儿笑出来。方玉这般文绉绉的说话,她说实在的还真接受不了。不就是个地暖的效果吗?居然还让他几句话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样子。

    本来凌霜不是很在意,却不想龙辰轩同胡离具是投来诧异莫名的视线,感觉自己像是发明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少夫人果然文武双全,令人感佩,”龙辰轩看向凌霜的眼眸中多了几分深意,这夫妻两个总是能给他不一样的惊喜。

    “殿下谬赞了!”凌霜忙回道。

    龙辰轩转身看着四周如雪似云的梅林,不远处却是层层叠叠的松海,闭上眸子静静一听,风声掠过,松涛阵阵,竟然心胸顿时豁达开朗起来。

    “好地方!”龙辰轩由衷赞叹,转身冲身边的劲装护卫摆了摆手。

    龙辰轩身后跟着的劲装护卫抬着一张完全由墨玉石的雕刻而成的棋案走进了亭中,别说是上面放置着的用罕见的黑白纯色水晶石雕刻的棋子,光这张棋案便已经价值连城。

    这些劲装护卫一个个具是训练有素,气度温雅,好似懂得主子的心思。甚至将那些水晶石雕刻而成的棋子有条不紊的摆在了棋盘上,渐渐形成一个残局。

    方玉看那些人的动作似乎非常熟练,暗自微微一笑,想必三皇子拿着这残局试探了不少人了吧?甚至连属下摆这残局都是这般熟练,他脸上却是较之前整肃了许多。

    方玉猜得没错,三皇子龙辰轩之前确实用此残局探查人心,却没有一人能让他满意的。他今儿倒是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京城第一纨绔到底会给他个什么样的答案?

    之前在陈国公的寿宴上看到此人双手书法写的精妙绝伦,他就知道这个方家二公子绝对是个玲珑之人。后来他去了江南办一件当紧之事,回来便听到属下禀报,这个方玉每天被自己的皇兄派人在狱中虐待折磨,过后却依然能收拾干净云淡风轻,说明此人胆色忍耐力过人。

    “方公子!请!”龙辰轩微微抬手。

    “殿下,请!”方玉回礼举手投足之间居然带着几分天然的贵气,看得龙辰轩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淡然而坐。

    龙辰轩号称大燕朝第一才子,棋意自然是高深莫测,即便是一边对围棋不是很熟悉的凌霜也满是期待的看着亭中的二人博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