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章 三殿下

    “凌霜,你这个……”方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无力过,这个小混蛋,她明明对自己动了情,为什么死不承认?!!

    “凌霜,好,你真好,好得很,”方玉将她松开了去,在房间里转了个圈,站定后看着凌霜道,“霜儿,半年之后我会放你离开,但是之后你再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纵然是追你到天涯海角,纵使是不择手段, 你也乖乖给我受着。”

    凌霜一个愣怔,这样霸气的方玉她觉得陌生得很,可是两个人每次因为这个半年之期吵架有意思吗?

    “方玉,我们都心平气和的好不好?搬开住几天,彼此好好想想也不错。对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讲。“

    “你看这个,”凌霜拿出了那只红玉镯子。

    方玉顿时惊呆了去,忙接过凌霜手中的布包:“哪里来的?”

    “方霏捡到了!但是我得答应帮她办一件事情,就是她不想嫁给沧州节度使贺大人的断袖儿子。”

    方玉眉头狠狠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居然带着几分阴戾之色冷冷道:“这个我来处理,实在不行将贺大人的那个儿子杀了便是!”

    凌霜惊诧的看着转身要离去的方玉,杀掉贺家的独子?方玉的实力难道真的有这么大?大到可以随意处决一个节度使的嫡子?

    可是这样嗜杀成性的方玉让凌霜心头没来由慌乱了起来。

    “方玉,还有一件事情,”凌霜知道今儿这事儿自己做的不对,可是她还是得找方玉商量一下凌云的事情。

    方玉本来转身要出去派人将这只红玉镯子的底细查清楚,听到凌霜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助,随即轻叹了口气。谁也不怪,只能怪自己先迷了心窍。

    “凌云怎么了?”方玉何曾对一个女子这般迁就忍让,但对方是凌霜,他纵然万般无奈还是心疼她的,随即转身缓缓坐在了凌霜的对面。

    凌霜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将昨天夜里方霏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方玉听了后好长时间没有说什么。

    凌霜有些着急,这件事情也只能他们两个商议着办,更不能告诉凌老夫人,否则飞非得将老夫人惊出病来。

    “我准备多调派几个身手好的护卫护着云儿,然后让嫣红暗中查探最近都有哪些陌生人接触云儿。”

    “那种查探可以但是多派护卫不妥,”方玉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冷色。

    “为何?”凌霜不禁惊诧万分,若不多派护卫难不成等着那些人将云儿带走吗?

    “问题是派多少护卫才能护住云儿?”方玉抬眸看着凌霜,这丫头一遇到凌家人的事情便有些乱了手脚,“从我对方霏的了解来看,我的这个二妹妹倒不是那种空穴来风的人,想必有人确实要对云儿不利。既然是方霏传出来的消息,你想想也知道是谁了。”

    “莫非是凌婉那个贱人?”凌霜凤眸中的冷意顿时显现出来,“这个贱人好狠的心,凌家人真的是引狼入室。怎么把这个不知报恩只知道陷害自家人的白眼狼养了这么大?”

    方玉淡淡一笑:“凌婉天生妒意极其强烈,又爱慕虚荣,实在是凌家人的劫难。不过她既然生了这样的心思,我们不管怎么防备都会着了她的道儿。”

    凌霜不禁沮丧焦灼,方玉说的没错。自己在明处,人家在暗处,不管这件事情怎么防备,都不会是万全之策。

    况且总不能天天将凌云带在身边,这样对孩子也是形成了太大的压力,迟早会将凌家弄得鸡飞狗跳,反倒得不偿失。

    “霜儿,我有个法子,不过需要和你的二哥商议一下,你看如何?”方玉定定看着凌霜。

    “你讲!”

    方玉在桌子上沾着茶水写下四个字:“引蛇出洞!”

    凌霜眉头一蹙:“你的意思是让云儿做引子将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引出来?”

    “聪明!”方玉不禁宠溺的一笑,随即想到这丫头居然敢将自己赶出松林堂,不禁脸上的笑容有点儿纠结和抽搐。

    凌霜此番心急如焚哪里注意到方玉的这些表情变化,不禁问道:“你详细说说,我看看对云儿有没有危险?”

    方玉缓缓道:“凌婉最大的缺点便是嫉妒心强,如今凌家重新振兴,只要命人放出话去。说如今的凌家生活是何等的奢侈云云等,凌婉定会心生嫉恨。”

    “这个也行?”

    “还不止这个,你明天开始向凌府的护卫们宣布一桩事情,便说要从他们之间选出一批人护送凌家小公子去富鹤山上拜付夷老人学习剑法。我相信这两件事情若是这么一做,那些人的马脚一定会露出来的。”

    凌霜恍然顿悟,与其这样提心吊胆的等不若铲草除根的解决这件事情,乘机也可以将凌家的内奸铲除一批。

    方玉说得对,付夷老人的剑法天下一绝,若是到了付夷老人的地盘儿,凌婉还真没有那个本事动一下凌家的小公子。

    所以这样一说,无形中是将暗中的敌人逼到了前台。

    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看着方玉笑道:“方玉?”

    方玉神情一顿,该死的,这个丫头每一次这样贼兮兮的笑看着他,他就觉得心头犯怵。

    “霜儿?”方玉挑着眉眼看着她,声音中却是带着几分戏谑,“难不成你想让为夫搬回来住?其实为夫不怕娘子对为夫图谋不轨的。”

    凌霜脸色垮了垮,摸了摸鼻头缓缓道:“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认识那个付夷老人?要是真的认识的话能不能教云儿剑法?花多少银子做奉资都没问题的。”

    “庸俗!!”方玉甩了一句起身便走了出去,“我去找二哥!”

    “喂!方玉你是个什么意思?给老子说清楚!什么叫庸俗?你给我回来!”凌霜像是被烧着了尾巴的猫儿,急心火燎追了出去。

    凌霜第一次被方玉狠狠的鄙视了,刚追出了几步却猛地发现方玉停在院子里,她忙看过去。迎面从池塘边的竹林间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是胡离,另个一个居然是三殿下龙辰轩,他身着玄金色锦袍,外面罩着一件墨狐皮披风,浑身的贵气风华丝毫掩藏不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