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章 方霏的心机

    凌霜顿时诧异万分,依着贺家的实力,杜姨娘这一次算是赚着了,怪不得这个丫头走投无路会到她这里来寻求庇护。

    “为何不去找你大哥商议,你若不想去,方夫人逼着你去,你不敢同方夫人说,但是可以同你大哥说啊!“

    方霏身子更是颤了一下,整个人几乎完全缩在了阴影中,声音中却是带着浓浓的恨意,倒是让凌霜颇感意外。

    像方霏这样的女孩子不像是有这般浓烈恨意的人,感觉像是从骨髓中散发出来的厌憎之情。

    “这个主意便是姨少奶奶提出的。”

    凌霜一顿不禁冷冷笑道:“果然是凌婉的大手笔,”她顿时了然,不过心生怀疑。凌婉这样做固然带着替方恒铺路的嫌疑,可是那贺家也是有权有势的大家族,即便将方霏嫁过去自然也不会亏待了方霏。

    像方霏这样的庶女能嫁给这样的人家倒也不亏得慌,若是方玥不死恐怕这样的好姻缘还轮不到她。

    “你为何看不上贺家公子?”凌霜心头实在是诧异的很。

    方霏顿了顿,声音已经压得极低,脸色苍白诺诺道:“他不喜欢女子。”

    凌霜猛地呆住了,贺家唯一的儿子居然是个断袖?若是这样讲,凌婉撺掇着方夫人将方霏可是送进了火坑的。像杜姨娘那种爱小的人,眼眸中怕是只看到了方霏当家主母的荣耀而忽视了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

    “原来如此,”凌霜终于明白了,可是即便如此自己又以什么样的立场阻止这场亲事呢?或者是自己又该如何阻止这场亲事多管这桩闲事呢?

    方霏看着凌霜陷入沉思,却是从袖筒中缓缓拿出了一样东西。

    凌霜抬眸看去整个身子狠狠颤了一下:“这是……”

    此时方霏手中攥着的布帕已经展开了去,露出了里面的红玉镯子,正是方玉弄丢了的那只,她一把夺了过来。怪不得自己和方玉几乎将葛姨娘住的地方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这只镯子。

    凌霜定定看着方霏,虽然没有绝色容颜却也是清秀沉稳。她居然瞒着方府上下的人将这只镯子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拿出来作为筹码让自己帮她。

    凌霜不禁暗自叹息,方家人人都是阴谋家,实在是太厉害了。

    “好!我帮你这个忙!亲事定在什么时候?到时候我自然会安排一个更好的夫君给你,你给我些时日让我想想法子。”

    “二嫂,我此生不想嫁人,”方霏猛地抬眸看着凌霜,眼底的坚毅令人无法忽视。

    凌霜心头一颤,方霏这样的神情明明是受了极重的情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一个二八女子眼底晕染出这样绝望的神情来。

    “好!我答应你!你那亲事是定在什么时候?”

    “年底,”方霏的头缓缓垂了下去,脸上的绝望一晃而过。

    “这么急?”凌霜不禁哀叹,那个时候方玉说不定还回不去方家,这倒是难办的很,不过万事总有解决的办法。

    “好!我答应你!”凌霜素来说到做到,方霏的脸色终于缓了几分,缓缓起身冲凌霜福了福道,“二嫂歇息吧,方霏这便回去了。”

    “嫣红,派人送二小姐回去,路上小心些!”凌霜也站起身来冲门口守着的嫣红道。

    “不用,多谢二嫂,”方霏有些惊慌失措,她可不想让方家人知道她来找凌霜的事情。

    “暗中保护而已,你且放心,”凌霜微微一笑,还真是个敏感的人。

    “二嫂,”方霏走向门口的脚步顿了顿,“最近小心凌家的家仆还有凌家小少爷。”

    她说罢匆匆离去,凌霜脸色猛地一沉,本想问个清楚却知道方霏如今与她说的够多了,想必再也不会多说什么。

    嫣红送走了方霏折返了回来,也是诧异万分道:“方家二小姐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小心家仆?小心小少爷?小少爷每天在演武厅练武,要么便是跟着姑爷玩儿。姑爷的本事谁不知道,难不成这样了还有人能对小少爷不利?”

    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谁要是敢动我凌家的云儿,我凌霜将他的皮剥一层下来!从今天开始你派人暗中查查最近都有哪些人接近云儿,若是得信儿,速来报我。还有在小少爷身边加派人手看护!”

    凌云如今是凌家未来的唯一希望,还指着凌云给凌家开枝散叶来着。凌云可是凌家最重要的保护对象,若是他出了什么事,祖母吓也吓死了的。

    凌家如今人丁不旺,子嗣艰难,凌云绝不能出什么事儿。

    “走!找姑爷去!”凌霜知道这些乱局大概只有方玉能从中找出头绪来。

    凌霜带着嫣红刚走到了松林堂的东次间,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哗哗的水声,凌霜猛地一怔,脸色微微一红。她晓得方玉在干什么,随即转身离去,这事儿还是明天再说吧。

    “嫣红,明天你将后院的那处梅园收拾出来,姑爷眼看着要参加春闱了,自然是要图个清静之所。”

    嫣红不禁暗自好笑,大小姐这是怕自己将姑爷吃了吗?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想的,明明很恩爱的,却又不愿意更深入一步,她们在老夫人那里隐瞒的好辛苦。老夫人可是天天问她们,大小姐肚子有没有动静呢!

    第二天一早,方玉刚从前院的凌冰处商议事情回来发现自己的东西都被搬离了松林堂,而是放在了距离松林堂很远的梅园。

    他终于忍无可忍一脚将松林堂暖阁的门踹开:“凌霜!你给我出来!!”

    凌霜捂着耳朵扛过了方玉从来没有过的咆哮,慢条斯理道:“夫君不要这般激动,再过一个月便是春闱了,妾身这边毕竟每天要处理很多事情,影响了夫君读书便不好了。若是夫君不能高中,妾身怕是担着一个妖媚祸夫的罪名,反倒……”

    “闭嘴!”方玉猛地将她一把擒住抓进了怀中,紧紧箍着,桃花眼眸中满是滔天怒意,随即咬牙切齿道,“凌霜你别逼我。”

    凌霜一愣,无辜道:“我也是为了夫君你好,况且你答应我半年之期内不会碰我,但是我怕我自己忍不住,违背了咱们的盟约,故而,所以,这般,”她这话说的有点儿心虚,毕竟自己打不过方玉,若是方玉用强,她也没法子。可是她真的不想与他有太多的交集,万一她真的沦陷了还怎么离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