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章 勾引失败

    “霜儿?怎的脸红了?”方玉的手抚上了凌霜微微发红的脸,整个身子却是缓缓俯压了下来,声音中带着几分勾人摄魄的沙哑磁性。

    凌霜被扑面而来的盛年男子的气息搅乱了一池春水,反正自己这个魂魄也接受过新时代的东西。这个男人看起来如此诱人可口,吃一口应该不妨事的吧?

    凌霜看着越来越近的那张令人垂涎的脸,不禁暗恨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让天下的女人怎么活?好想咬一口,就一口。

    “霜儿?”方玉看着她呆呆萌萌的样子不禁好笑,凌霜眼底的那份纠结方玉哪里看不真切,屋子里的地龙烧得正旺,像是两个人的心火。

    罢了!凌霜猛地推开方玉却又将他掀翻在了床榻上,整个身子将他死死压在自己的身下。

    方玉顿时一愣,却又笑逐颜开:“娘子?为夫没想到娘子居然这般强悍!”

    “闭嘴!!”凌霜心头烦乱,却又抵不过最近方玉一而再而三的勾引,她真是受够了这个家伙。

    凌霜抬手想要将他的衣衫撕开却不想这古代的衣服分外的麻烦,撕扯了几个来回早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方玉忍不住微微一笑,自行解开了腰带,将自己的外衫脱了去,只留下一件白色中衣。衬托着他如玉的俊颜更是美的没有天理,凌霜凤眸中的炙热已然化成了火,刚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男人一口吞掉却不想嫣红疾步走了进来。

    “大小姐!呃……姑……姑爷……”嫣红没想到姑爷居然还在大小姐的暖阁中呆着,而且大小姐蛮横的将姑爷困在自己的身下,脸上也是一副垂涎欲滴的神色。

    “什么事?”凌霜丧失的理智瞬间回来了,忙从方玉身上跃了下来,将落在地上的方玉的外衫丢在方玉已经快要半裸的身上。

    方玉看向嫣红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她,嫣红吓得后退了几步道:“大……大小姐,方家二小姐深夜前来想要见大小姐一面。”

    凌霜脑海中猛地想起了那个文文弱弱不善言辞的方家二小姐方霏来,不禁暗自诧异这倒是个稀客。

    “走!我们去看看!”她慌忙逃出了暖阁,不敢看半裸在榻上的方玉,自己的脸早已经红成了鸡血的模样。

    “该死!”方玉一掌打在了楠木床柱上,裂开一条细纹,他不得不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东次间冲凉水澡才将那股子火狠狠压下去。

    他好不容易才引诱得手,就差煮饭这一招棋了,却不想被方家人打断了。这股子气一直让他恼恨了三天的光景,吓得凌家的下人都不知道姑爷最近这是怎么了?

    凌霜却是暗恨自己没有定力,忙随着嫣红到了松林堂的西厢房,远远便看到一个身披素色大氅身材娇小的女子等在西厢房的廊檐下。

    凌霜自问与这个方霏几乎没什么交集,而且方霏素来做事不太爽利,说话也是说一半留一半,吞吞吐吐的听着令人难受。

    其实凌霜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女子,也不知道她此番到底是为了什么?

    “霏妹妹来了?天冷,屋里坐,”凌霜笑着走了过去。

    “我……”方霏深夜前来本就是瞒着家人的,此番若是再耽搁下去倒也不妥当的很。

    凌霜等得心焦,可是方霏这样胆小的女子却是也不能太过苛责的,只得耐着性子等着。

    “我……我有话对二嫂说,”方霏好似用尽了全力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凌霜推开轩阁的门吩咐嫣红等丫鬟道:“你们不要跟进来,霏妹妹你且进来吧!”

    方霏恭恭敬敬的福了福才走了进去,站定身子后诺诺道:“我是从陈府回来后经过凌府故而进来看看。”

    凌霜都快要急死了,这丫头倒是想说什么啊?为什么古代的名门淑女说个话都这么费劲儿?

    “霏妹妹,”凌霜看着她脸色惨白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看向她的时候竟然带着几分哀求,不禁问道,“你可曾遇到了什么事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凌霜可不信方家这个最温柔胆小的女子只为了乘着夜色深沉的时候来凌府打个尖儿而已。

    方霏的脸色越来越差,猛地吸了口气道:“二嫂,你和二哥一定还会回方家的吧?”

    凌霜一愣,这是个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们一定会回去的,而且还会执掌方家权柄的,”方霏呐呐自语,脸上竟然带着十二分的期盼。

    凌霜眉头一蹙,这丫头倒是敏感,但是看样子方霏好像是来向他们求救来的。不过这也实在太奇怪了,人人知道方府的杜姨娘可是方夫人身边的第一心腹,她的女儿若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她娘亲便能替她解决了,至于找凌霜和方玉?

    方玉好得是她的二哥,她倒是看得起自己先找上了她。凌霜越想越觉得奇怪,不知道方霏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你们一定会回到方家的对吧?”方霏似乎揪住了这个问题不放,而且带着几分神经质。

    凌霜凤眸一沉声音坚毅:“是的,春闱过后我们就会回去的。”

    方霏似乎松了口气道:“那便最好了,”说罢又是轻抿着唇不知道该如何说。

    凌霜索性将她拉到了一把椅子上坐下,轻声问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凌霜虽然是个粗人但是素来说到做到,你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

    方霏终于抬起了眼眸缓缓道:“今天我去了陈家,”她纤细的手指狠狠搅动着帕子,几乎要将那方粉色帕子绞碎了去。

    凌霜静静等着,对于这种女孩子越是催促越是说不成话。

    “陈国公府有个表亲是沧州节度使贺大人的儿子。”

    沧州节度使贺大人那可是地方实力派,沧州本身是大燕朝的军事重镇,那些藩镇的节度使哪一个不是手握重兵的人。没想到陈国公的手伸得挺长的,只是这和方霏有什么关系?

    方霏咬着唇,眼角已经盈盈有了泪意缓缓道:“今天我见到了那个贺大人的儿子,夫人已将我……将我许了他。”

    “贺家也是实力雄厚,虽然不是世家大族但是执掌一地藩镇也算是个地头蛇。听闻他只有一个儿子,你若是嫁过去便是当家主母,难不成你不想去?“

    方霏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恨色,神情中却是万分凄苦:“二嫂,我不想嫁到贺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