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章 挖墙脚

    “什么?狐狸回来了?”凌霜大喜过望,胡离算不算是世家子弟?这样凌府的面子,方玉的面子算不算挽回了几分?

    胡离至从上一次闯进方府与方修文闹了一个不痛快后,便被父亲一气之下送到了北边边地巡查胡家军的驻守情况。

    凌霜原本以为他会走上一年,没想到今儿便回来了。

    “哼!你不用那么兴奋的迎接出去,我已经闻到骚狐狸的味道远远飘了过来,”方玉眉头紧蹙,他现在宁肯没有世家子弟结交,也不要看到那只骚狐狸的模样。

    “凌霜!”身穿一袭玄色劲装的胡离,腰间挎着佩刀,远远便笑着疾步走了过来。

    他挺拔的身姿在穆天雪地之间显得分外英气逼人,他刚回胡家便派人去方家打听情形,没想到凌霜已经回了凌家。随即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一路上心头翻过了几重心思。凌霜同方玉从方家被赶了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不管怎样,凌家总比那个戒备森严的方家好多了。加上胡家与凌家是世交,虽然他对父亲近几年待凌家薄情寡义分外不满,但是凌家上下对他还是不错的。

    胡离越想越是兴奋,根本不想在前厅等候直接到了凌霜素来居住的松林堂,果然看到凌霜矗立在暖亭前。

    一袭天青色绣梅纹裙衫,如云长发居然也盘了一个样式别致的发髻,别着一支简单的木簪。腰间挂着一块儿璎珞编制的羊脂玉佩,裙角迎着风翻飞宛若一只空灵轻盈的玉蝶,胡离的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

    换上女装的凌霜真的很美,美得令人有一种窒息之感。

    “狐狸!”凌霜冲胡离招了招手,现在好了,又多了一个帮手。

    “凌霜,”胡离刚要抬起手臂揽着她的肩头,一粒碎石子儿陡然打在他的关节处。胡离只觉得手臂狠狠一痛,居然已经麻木了。

    “胡参军别来无恙啊!”方玉缓缓从亭中雪白的席子上站了起来,青衣布衫却自然带着风流倜傥的韵味。

    胡离脸色一下子垮了,这货还没死呢?但是自己又有火不能发,凌霜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虽然胡离已经买通方家之前服侍过凌霜的丫鬟,从而得之凌霜与这方玉的夫妻实在是有名无实。

    他今天便是要好好问个清楚,若事实真的如此,他即便是碰的头破血流也要将凌霜这个墙角挖塌了去。

    “凌霜,我只问你,你与他是不是在逢场作戏?”胡离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每天每夜都因为思念,懊悔,沮丧快要疯了。

    凌霜一愣,却被方玉下一刻抱进怀中,冷眼盯视着胡离道:“胡参军,你这样是不是欺人太甚了?若是你还愿意做霜儿的朋友,凌家也欢迎你!若是你再这么出言不逊,凌家永远都不欢迎你来!”

    “你什么时候成了凌家的人,凭什么替凌家发号施令?”胡离气得发抖。

    “就凭我是凌家的姑爷!”方玉冷冷笑道。

    “你……”胡离哑口无言,这个是不争的事实。

    凌霜没想到胡离居然这么执着,不禁心头颇有些感触,其实胡离认识的那个凌霜已经不存在了,她随即冲方玉道:“方玉,我有几句话想同胡离说。”

    方玉纵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也不得不退让,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当初若是自己没有那个该死的半年之约,待他生米煮成熟饭后,这些该死的男人谁要是敢惹凌霜,非让他们有来无回。

    “好,我一会儿在前厅等你,今儿那些铺面上的掌柜要对账,你还是出面的比较好。”

    胡离眼眸登时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霜,这个女人居然经商?他刚回到京城很多人都说凌家开始经商了,而且还狠狠赚了一笔,如今已经成了大燕朝的风云人家。

    “霜儿你?”胡离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都是该死的方玉,若不是他无能,凌霜一个妇道人家何苦这般抛头露面白白遭人诟病。

    不管怎样,商人毕竟是下九流的东西,实在是上不得台面的。

    胡离心头一阵锐痛看着眼前女子清丽的眉眼恨不得将她好好抱在怀中呵护,怎么忍心让凌霜这般遭罪。

    “霜儿,我知道你与方玉不是真心的,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你与他虽为夫妻却是装装样子罢了,你这是何苦?你到底欠了方玉什么?银子,还是别的,哪怕是命我也替你还清了,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好不好?”

    凌霜没想到连胡离也去调查自己的底细,之前在方家的时候真的不应该将方夫人送过来的那些丫鬟婆子收下,自己与方玉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到底还是瞒不过这些精明的人。

    “胡离,你坐下喝杯茶,”凌霜只想胡离能心平气和的听她将该说的都说完,但是有些秘密注定是不能与人分享的。

    胡离缓缓坐了下来,接过来凌霜的银针茶,轻轻抿了一口带着几分苦涩。

    “胡离,谢谢你曾经陪我出生入死的那些岁月,以茶代酒我凌霜敬你一杯,我们是永远的好兄弟。”

    凌霜话音刚落,胡离只觉得心沉到潭底,说不出来的难受。他不想与凌霜做什么该死的好兄弟,做了六年的兄弟还没够吗?

    “我被方家退婚后,太后便召我和祖母进宫,”凌霜叹了口气道,“那个时候凌家没有宇文家族绝对的实力,没有你们胡家在朝中的盘根错节,更没有什么庇护。甚至连个肯替凌家站出来说句话的人也没有。若是我还执迷不悟拿着手中的兵权借此生事,那对凌家来说将是灭顶之灾。”

    胡离骨节分明的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心头的愤懑却无从说起。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凌霜说的句句是实话,想来那个时候情势定然很凶险。

    凌霜缓缓道:“还有乌桓的刺客一直没有放弃对我的追杀,凌家只剩下了一些妇孺病弱,我若是不能找个去处恐怕整个凌家都要跟着我受牵连。”

    胡离垂首静静听着,他从乌桓回来的时候已经听到了风声。乌桓的赫连风为了刺杀凌霜无所不用其极。可恨的是,这个小子太狡诈,他始终抓不住他的半分把柄。明明知道赫连风如今陪着阿雅公主在京城招摇而不能将其捉拿实在是令人不爽的很。

    “所以当方玉找到我之后,我们便只能用这个假成亲的计策,我们两个都是被逼无奈。半年之后他会与我和离,我们再过回各自的生活。至于方玉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不起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这是他的秘密。胡离今天我只能告诉你这些,还请你能理解不要同方玉为难,你是我的兄弟,他毕竟是我的——朋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