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章 世家的名誉

    “罢了,夜色不早了,我要回去睡觉,”凌霜站了起来。

    “我去替凌家钻营!”方玉声音平淡听不出一丝变化,微微笑看着凌霜,“凌家人抹不下脸,我来!嗯?你说呢霜儿?反正我方玉的名声也不怎么样,加上一个蝇营狗苟的罪名就完美了。”

    “方玉你不需要为我这样……”

    “听我说完,”方玉修长的手指按在了凌霜微颤的唇瓣上,温婉笑道,“从此以后,威武霸气的是你,不务正业的是我。名扬四海的是你,遗臭万年的可以是我。你不需要对我有什么愧疚之情,如果非要愧疚的话,那么你不应该让我这么快喜欢上你,喜欢到我明明知道你会抛弃我,离我远去却还要给你准备好那把剪断风筝线的剪刀。”

    凌霜心头一震,原来他都知道,也都猜了出来。

    方玉唇角微苦手指轻轻顺着凌霜的唇瓣拂过了她的脸颊,细细摩挲着,爱不释手却又不敢玷污半分凌霜的美丽。

    他俯身在她微凉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声音沙哑道:“霜儿,不要担心,哪怕我心痛的快要死去,我也会放你高飞。因为最先喜欢上的那个人活该受这份罪,霜儿,许是我上一世欠了你的,这一世我好好还。但是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眉头轻皱,那样的你我看着心疼。”

    “方玉,”凌霜心有那么一瞬间的空洞,刚想说点儿什么却看着方玉已经走进了黑暗中。

    她突然抱头蹲在了莲池边,怎么办?怎么办啊?谁能告诉我怎么办?这个家伙每一次都这样,她生怕自己哪一天不小心真的失了心,就再也回不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凌霜同方玉忙得不可开交,先是将凌府上下的各处院子大修了一番,凌老夫人的松鹤堂更是不知道凌霜从哪里买来了已经成材的上好柏树命专门的花匠种在了松鹤堂的四周。

    大嫂文氏的香椿园虽然大嫂没说什么,凌霜也一并修了。后来文氏送了一套上好的湖州笔墨给方玉,预祝他能春闱高中。

    二嫂和二哥所在的闲梦居,凌霜更是修的别出心裁,令人将西山后面的活水引了进来。三步一亭,五步一廊,倒也趣味横生。

    方玉还给凌家小公子凌云单独辟出来一个小小的练武厅,四面种满了松林,梅林,到了冬季也不冷清。

    凌霜亲自在庄子里物色了两个身家清白的小童选进凌家做了凌云的伴童,她明白从小到大一起相伴着读书练武,以后对小少爷也是忠心得很。

    凌府这一番折腾,动静自然是不小,京城中的世家大族没想到已经沉寂了几年的凌家居然还有这般生机旺盛的时候。

    八月初七,京城第一大钱庄丰汇钱庄被凌家收购。

    八月初九,京城东市上的十几家米铺绸缎庄都改姓了凌家。

    八月二十,京郊的田庄大约上百顷的良田都成了凌家的庄子,庄中的子弟全部被选拔进了凌府接受征西大将军凌霜的亲自教导。

    只是谁都不知道凌霜是怎么训练这些家丁的?只听路过凌府后院的樵夫传出来的话,那些凄惨的叫声,感觉像是杀人一样,实在令人好奇得很。

    九月初六,风雨楼楼主顾啸云已经是第八次亲临凌府,据传闻万变冰山顾楼主还同凌家大小姐和姑爷在后花园中摆弄特殊的乐器高歌不止。

    九月十六,凌家获得了通往海外扶桑国的航海图,朝廷特向凌家人颁布了市务令,令其造船与扶桑国贸易通商。

    两个月后,京城下了第一场雪,凌家的商队从扶桑国运回来无数的奇珍异宝,凌家姑爷方玉亲自向皇上献宝。这个时候除了那些世家大族,已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方玉可是被方家赶出来的弃子。

    关于方玉八面玲珑,与朝中官员甚是熟络的小道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城,如今倒是越来越多的下层京官磕破了头寻到凌府上来,只为能同凌家姑爷见上一面。

    如今的凌府早已不再是京城中令人轻视的尴尬存在,而是越来越赢得了世家大族的注目,但也仅仅是注目。

    谁都看着方家那边的反应,毕竟世家大族不会被方玉大小恩小惠所收买,其实那些百年的大家族最是在乎这些名誉的。

    凌府后园子里的梅花开的正艳,最近方玉没有出去应酬,而是乖乖歪在了竹亭中的雪白毡席上看着凌霜的矫健身影在舞剑,一招一式说不出的空灵轻盈。

    凌霜舞了一通走进亭中,接过了方玉递过来的热茶灌了一口,捏着一块儿点心吃了起来。

    “最近来凌府的还是那些没有品级的京官吗?”凌霜不禁有点儿泄气,忙乎了几个月之久那些世家大族居然还是没有一丝动静。

    “难得清闲!没有正好!”方玉毫不在意,相反他觉得这些时日是他此生最舒坦的几天的日子,如果除了在那些傲慢官员面前赔笑送礼除外。

    “昨儿我刚将从江南买来的四个美人送到了明府上,市易司的明大人便松了口,估计再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准备通往乌孙的那条商道了,”方玉接着道。

    “方玉,没有一个世家子弟肯来凌府结交你?”凌霜沮丧道,这样下去方玉这个世家公子可真的被她毁了。

    凌霜暗自叹息若是方玉能来到她所在的时代,一定会粉丝无数,绝对是钻石王老五的级别的。

    可是这个时代,只有令人不齿的商人才会谈银子,方玉帮凌家谈生意的时候几乎将自己也完全搭进去了。

    即便是那些过去的狐朋狗友都嫌弃如今的方玉掉价儿,甚至有的人暗中上奏皇上,那些只知道赚银子的举人们应该取消春闱的资格。

    这个消息顾啸云刚刚透露给凌霜后,她便停了方玉最近的一切商业活动,让他以后少出面凌家的生意,乖乖背书去。

    “霜儿,不要替我难过,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生活,”方玉抬手将凌霜微蹙的眉头抚平,最讨厌她皱眉头了。

    “可是我,我觉得自己心头不安,我不能因为凌家让你变成了另类,不行,我一定想法让世家子弟能来凌府做客。”

    “傻丫头,”方玉不禁好笑,“哪里还有逼着别人上门做客的。”

    方玉话音刚落,便看到姹紫手中抓着一封拜帖笑着疾步走了过来。

    “大小姐,胡公子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