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章 犯错误

    凌老夫人再怎么不相信这件事情,但是风雨楼的百年信誉她却是相信的。

    若不是凌霜恳求,顾啸云绝对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他居然还有一天为了这样的小事专门跑到凌家这样不入流的人家来做客?只为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给人家银子?

    “顾楼主,我家霜儿……”凌老夫人也不知道这些该如何说了。

    顾啸云微微点了点头道:“凌大小姐替我们风雨楼设计了很多机关暗器,这些都是她的酬劳,你们不必再胡乱猜忌。而且这一箱子只是我付给她的定金,后面的银子我还会相继付给她的。”

    顾啸云说完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走的时候还顿在门边冲凌霜道:“明天还请凌姑娘去风雨楼一聚,你设计的那个叫什么吉他的乐器,我甚是喜欢,只是邀请姑娘去弹奏一番。”

    方玉脸色更黑了,强忍着将顾啸云撕成碎片的冲动。

    “明日若是方公子得空儿也可以去看看,”顾啸云饶有兴趣的看着方玉,能将这个家伙气成这个样子,他深感欣慰。别的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方玉真正的来头,倒也不敢太多得罪了。

    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得罪不起的人便是这个方玉,太阴险,太卑鄙了,他顾啸云还想多活几年。

    “顾楼主客气了,”方玉冷冷道,“我家娘子素来单纯得很,风雨楼那种地方还是我陪着去的好。”

    顾啸云心头苦笑,还是得罪了,罢了,罢了,他顾啸云有凌霜这个挡箭牌谅他方玉也不敢做什么。

    顾啸云走后,凌老夫人和凌冰还是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劲儿来,张氏不认识什么顾啸云但是眼见着眼前的金子心头倒是松快了许多。

    她不禁感激的看着自己的这个能干的小姑子,这一下子凌府上下的柴米油盐便不愁了。之前凌府一直靠着朝廷拨下来的供奉生活,那些户部的混帐东西们又是抬高踩低,有时候拖延发放也是常有的事情。

    幸好凌霜嫁进方家的时候还将那处陪嫁的庄子留了下来,否则这一大家子人还真不知道怎么活。

    “祖母,”凌霜将她早已经想好的理财之策缓缓讲了出来,其实她也不仅仅是为了凌家,也是为了自己。

    那块儿让自己穿越到此处的饮血玉她已经通过风雨楼有了些眉目,据传言可能是大燕朝龙脉所在地的宝藏之一,这样的地方毕竟搜寻起来太过困难。没有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撑,她怕是根本找不到。

    若是告诉方玉自己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必须找到饮血玉,方玉一定会杀了她也不会放她离开,更不用说是找龙脉寻饮血玉了。

    她依靠的只有凌家,而她必须要让凌家尽快壮大起来。

    “我想将这些金子分成四份,一份在京城开铺子做买卖,一份儿多买几个庄子,尤其是让凌家子弟能觉得跟着凌家主宅可以好好活下去,多聚点儿人气。一份儿我想用来练兵,还有一份,”凌霜小心翼翼看着凌老夫人道,“我想从江南买些貌美的女子,还有文人字画之类的古董送给京城中的那些官员们。”

    “什么?”凌老夫人果然脸上带着几许怒意,“霜儿,开铺子做买卖,练兵,买庄子祖母别无他话,这毕竟是你的银子,但是让凌家人放低身段儿去讨好那些佞臣,你趁早给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凌家即便是砸锅卖铁也不能丢了祖宗的脸!”

    凌霜暗自叹了口气,还是不开窍啊!她只有买通了朝中的官员才能拿到江南的航运权,甚至是临海通扶桑的海运权,到时候她凌霜兴许还能抢占先机开始做做海外贸易呢!

    要知道大燕朝这些商人们,目光仅仅停留在庄子当铺米面铺绸缎铺,是赚钱可是赚的都是小钱。呜呜呜!不行!得想个法子说通祖母才行!

    她刚要再说什么却不想方玉将她紧紧拽住随即笑道:“霜儿,怎的这么不懂事?祖母累了,也要歇息了。”‘

    凌老夫人确实累了而且还是吓的,这些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她要好好想想才行。

    “你们退下吧!”凌老夫人下了逐客令。

    “二哥?”凌霜求救的眼神看了过去,凌冰冲她摇了摇头,惹恼了凌老夫人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凌霜只得作罢,跟在方玉的身后走出了前厅,回到了后花园旁边的翠竹园。

    方玉在这里依然是住东次间,幸亏服侍的丫鬟只有姹紫嫣红两个人,他们两个人分床睡的消息倒是没有被凌老夫人得悉,否则又是一番轩然大波。

    今儿凌霜心头有事睡不着坐在荷塘边将袜子脱了伸到了清凉的莲池中玩儿水,却不想方玉在她身边一坐。方玉看着凌霜浸润在月色下碧泉中的雪白脚丫,他不禁心头乱跳了起来。

    他忙移开视线抬眸看着月亮道:“凌霜你有事瞒着我。”

    凌霜心头一惊,笑道:“哪有,就是祖母不同意我的计划,我有些意兴阑珊罢了。”

    方玉微微苦笑:“凌霜,我相信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进入到你的生命中,我们没有秘密,没有隔阂。”

    凌霜叹了口气不说话,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太早的承诺对彼此都是枷锁,放开些的好。

    “别生闷气了,不要忘记了你们凌家人其实都有那么一份清高在里头的,你即便是说一千次一万次,祖母也不会让凌家人陷入那些污垢之中。”

    “那是你说怎么办?”凌霜脱口而出道,“我想要朝廷里头的人批准我一条临海的航路还有江南水系的航路,还有大燕朝通往柔然,乌孙三地的边关贸易线,若是没有朝廷批准便不能成行的啊!”

    方玉眸中渐渐散出一抹亮色:“你怎么想到的?对啊!这样确实能赚银子的,而且还是只赚不赔的买卖。想想凌家倘若真的控制这几条线路,即便是当今圣上也不能不给凌家些脸面,是不是?”

    “关键是凌家不善于经营朝中的关系,这些凌家人总是这样耿直的让人又敬又恨,实在郁闷的很。”

    “霜儿,你不也是凌家人吗?”方玉眼底掠过一抹诧异。

    凌霜猛地心惊,自己一口一个凌家人,显然是不将自己算在凌家人的范围里了。她怎么可以在精似鬼的方玉面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