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章 凌家过往

    凌霜不禁暗道果然凌家人一个个都太老实,莫说是武将即便是方家那样的家族也有自己隐藏的武力,胡家也有,太子龙辰逸身边的那批黑衣死士更不用说了。偏生你凌家都被人欺负到了头上还是记挂着皇上的恩旨。

    “二哥,凌家如今衰败到此种地步,外面的人难免生出几分轻贱,连一个小毛贼都能光顾凌家,也实在是欺人太甚。我们对外只说是招收家丁便罢!二哥你负责帮我挑选人员,我负责练兵,练成之后做凌家的护院也好。我们暗地里养着也罢,终归也是一个仰仗。”

    凌冰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冲张氏道:“你将家里的公账拿来我们算算还有多少银子?”

    大嫂文氏因为大哥战死,也没有留下子嗣,故而也无心管家一心向佛。家里面的大小事物都是张氏管着,此番她晓得夫君要拿出公中的银子练兵,脸上显出几分不愿意来。

    凌家如今连吃饭都是个困难事情哪里还有闲散银子用来养护卫?

    “快去取来!”凌冰看到张氏的不情愿脸色一沉。

    “二哥,”方玉突然笑道,“我那里有些银子反正放着也是放着,而且我曾经立誓今生凡是霜儿的心愿我定要助她达成。这练兵是她的心愿,方玉恳请二哥给我这个机会。”

    凌霜投过来赞许的神色,果然是个圆滑的,深得她心,随即笑道:“二哥,银子我有法子的,方玉也有些银两。我们兄妹之间不要分彼此了。况且方玉住在了凌家,多多少少拿出些银子补贴家用,让他在凌府中也好过些。二哥,你只要帮我提供一份凌家子弟的名单便可。”

    凌冰一阵懊恼,自己这幅残破的身子到底也不能为凌家做些什么,不禁捶着腿长叹了一声道:“罢了,反正二哥也是个废人。”

    “二哥!”凌霜蹲下身子,看着凌冰懊恼的脸,心头有些沉闷,她托风雨楼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能根治二哥身上病痛的法子,除非神医再现,可是那个据说那个游历天下的叶神医已经好久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了。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找人将你的病看好,我只是不明白二哥怎么会突然得了这么个急症?”

    凌冰抬起头狠狠吸了口气,凤眸中的恨意却化作了冰霜之色。

    “十年前,柔然国进犯大燕,敌兵集结了大约六十万人,父亲,大哥,还有我几乎所有的凌家军都去了战场。本来之前的行军路线进行得还很算正常可是柔然国的敌兵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总能狠狠咬住凌家军得行踪,凌家军的阵脚终于被打乱了。父亲怀疑军中出了内奸,宇文擎宇却不敢苟同说是父亲的排兵布阵出了问题。”

    “宇文擎宇?安国公?”凌霜不禁大吃一惊,如果胡家掌管的是御林军的话,宇文家族却是大燕朝赫赫有名的将军世家。大燕朝全国三分之二兵权都在宇文家手中掌控。

    不过宇文家从来不会干涉皇子们的夺嫡之争,承平帝倒也暂且心安几分。可是凌家与宇文家相较而言就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所在,宇文擎宇没必要对凌家打压啊?

    这其中定是有什么密谋是她凌霜也不知道的,她忙问道:“二哥,后来呢?”

    凌冰眼眸低垂,神色中带着满满的凄怆。

    “那一次应对柔然大军,宇文擎宇是主将,他下令父亲和大哥猛攻回风谷,却遭到柔然十几万骑兵的伏击,凌家军……”凌冰声音有些哽咽,“无一人生还,全部葬身谷底!”

    凌霜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是啊,那种情形下,凌家的人又能说什么呢?说堂堂宇文大将军,朝廷手握重兵的安国公陷害小小的凌家吗?谁能信?谁又敢信?

    “我那个时候发了疯,亲自带着剩下的两千凌家军去回风谷搜寻父亲和大哥的尸体,尸体是找到了。父亲的还好些,大哥的……大哥整个人几乎被剁成了肉酱,除了那身银质铠甲连个整尸也分辨不出来了。”

    凌霜猛地垂首,心头突然锐痛起来,她狠狠咬着唇才将这股子疼痛扛了过去。却不想后背传来一道温润的内力将她有些凌乱的气息卸去。

    凌霜回眸对上方玉凝重而关切的神色,似乎比她还要痛楚几分。

    “我因为违背军纪被宇文擎宇杖责一百军棍!”

    “一百军棍?!!”凌霜几乎喊了出来,这一百军棍下来,人哪里还有命在?

    “只是当时行刑的兄弟们对宇文擎宇的做法颇多微词,杖责的时候兄弟们自然是手下留情的,所以留下一条命。只是着身子实在残破不堪的很了。”

    “可是,二哥,我问过医官你身上的病不仅仅是因为杖责引起的,倒像是……”凌霜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像下毒是吧?”凌冰倒也坦然缓缓笑道,“其实就是一种慢性毒药,我明明能感受得到却不能解除,就这样被折磨到现在。”

    方玉眉头蹙了起来,看来叶神医的行踪要加紧找到才好。

    “二少爷,二少奶奶,大小姐,姑爷,小少爷,”嫣红嘴皮子就是利索冲水塘边的人一一行礼过后,回禀道:“老夫人在前厅备好了饭,让奴婢过来请。”

    凌霜忙笑道:“祖母有些日子没摆宴了,我倒是要好好吃一顿才是。”

    “你呀!”方玉宠溺的看着她,凌霜早已经手挽着张氏的手臂牵着小侄儿凌云的手兴冲冲的向前院走去。

    “方玉,”坐在轮椅上的凌冰突然将方玉喊住了。

    “二哥?”方玉看着凌冰似乎有话说忙顿住了身形。

    “我被执行了军棍抬着回了凌家主宅,随同我一起回来的还有父亲和大哥的尸身,”凌冰没有看向方玉却是抬眸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那个时候整个凌家坍塌了,霜儿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抿着唇帮祖母将丧事办妥后,突然独自一人跪在了皇宫的门前恳请上战场击杀柔然贼兵。”

    方玉身子微微颤抖,桃花眼眸中的心疼却沉在了心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