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章 回娘家

    凌老夫人的确有让二人和离的意思,她如今越看方家那些人越不是些东西,对方玉自然也带着几分偏见。既然当初这两个孩子的亲事是为了权宜之计,如今总不能让凌霜跟着他漂泊不定吧?

    “霜儿,你的意思呢?”

    凌霜听祖母如此一问,不禁吃了一惊,难不成祖母还真的有让自己与方玉和离的意思?他如今已经沦落到了这般地步,她凌霜岂是那种见异思迁落井下石的女子。

    她走上前一步道:“祖母,孙女儿不孝,给祖母添了这么多的麻烦。但是我既然已经嫁给方玉便会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不管他贫穷富有,不管他落魄还是得意,我都会扶持着他走到底。”

    方玉心头被狠狠一击,说不出来的触动将他的整颗心包裹着,涨的难受。她这份恩情,他方玉如何来报?

    凌老夫人微微闭了眸子缓缓叹了口气道:“罢了!这才是我凌家的好女儿!来人!将你们大小姐和姑爷的东西搬到凌家去!”

    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谁都知道方玉如今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加上又是被方家驱逐出来的。此番若是收留方玉无疑是与方家对着干,凌家放在几年前凌国公还在世的时候倒也能撑得起这样的博弈。

    可是如今凌家已经衰落到了极致,再要是这样做倒真的显出几分铮铮铁骨来。凌老夫人这样做无疑是向京城中所有的世家大族挑衅,这样一个被家族逐出的败家子弟,若是收留下来只能徒增笑柄。

    方玉眼底的深邃更加沉了几分,凌家果然是这样有风骨,有担当的大家族。即便不是为了霜儿,他也要将凌家扶持成大燕朝第一大家族才能报此大恩。

    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凌老夫人完全不用惹这些麻烦事情,她却在凌霜最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给自己孙女儿一方庇护,凌霜眼眸中不禁湿润了几许。

    “多谢祖母!”凌霜忙拉着方玉道谢生怕凌老夫人再变卦了去,之前她还想到一个问题。若是离开方家大家族的庇护,方玉尽管很厉害但终究会遭人诟病排挤不容于世。

    如今凌家能给他提供庇护那是再好不过了,赶紧的道谢才是正经。

    “慢着!”凌老夫人看着方玉缓缓道,“我也知道你素来行事浪荡得很。”

    凌霜心头咯噔一声,方玉脸上却是云淡凤轻冲凌老夫人郑重其事道:“我方玉之前是荒唐不懂事,从今往后定当改去之前身上的沉屙,绝对不给祖母丢脸。方玉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还请祖母拭目以待。”

    凌霜小心翼翼偷偷踹了他一脚,小子,别把话说满了啊!你那些雕虫小技,奇技淫巧什么的厉害,但是春闱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你把话说得这么满,今后若是不能高中岂不是丢人得很?也不好向祖母交代了!

    “好!”凌老夫人眼角染着一抹微笑,她其实要的便是方玉这改过自新的态度。凌家虽然同情弱者但绝不收留废物,她此番看着方玉这般表现心头倒也放下了不少。

    “走吧!大小姐,姑爷,我们回家去!”嫣红擦了擦眼角,驾着马车载着凌霜和方玉跟随在了凌老夫人的马车边,向京郊的凌家主宅疾驰而去。

    凌家主宅位于京郊西山脚下,规模宏大,几处院落环环相套。但是整座院落因为没有得意修缮相比气派至极的方府来说还是显出了几分凋敝之色,后面的园子里有半方小小的水塘,水塘边设置着梅花桩,看起来是平日里练功的地方。

    凌霜不禁汗颜虽然自己是凌家大小姐的身份,可是穿越而来后没几天便跟着方玉进了方府,对自己的家倒是多了几分陌生之感。

    她穿过后花园看到了依着山坡建的小型校场,如今已经颓败到了极处,心头一动。;凌家人也实在是太实诚了,居然不给自己留任何一点儿私利,最起码亲军护卫总得有吧?

    她猛地萌生出一个想法来,若是能训练一支凌家自己的亲兵队倒也是可行的,也不至于如今连那些乌桓的小蟊贼进入凌府都宛若进入无人之境。

    她刚回家没几天,乌桓的那些杀手便寻上门来,若不是方玉从中帮忙,凌家人少不得也受点儿损失的。

    “霜儿,”方玉缓缓走了过来,凌霜看到他后不禁一怔。一向很骚包的方玉此番却是穿着一件青色布袍,腰间的那些玉佩也不知所踪,脚踩着寻常的千层底布履,头发更是只用一根蓝色布带束在脑后。

    虽然这样的简朴实在是同他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但是此时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儒雅的气质。

    “小哥儿?你这是真的要改邪归正了吗?”凌霜不禁戏谑道。

    方玉刮了刮她的鼻子道:“最起码祖母看着舒服,从今往后我会每天在博古斋中研读五经不敢有误。”

    凌霜倒是没想到方玉为了讨好祖母居然可以做到此种地步,他以前最不爱百~万\小!说也最是闲不住的人,近来居然变了这么多。

    “小妹,”凌冰被身后的长随木延推着沿着鹅卵石行了过来,凌冰也长着一双凌家人所特有的狭长凤眸。只是这凤眸中的锐气被多年的疾病耗尽了,但是今天他看起来有点儿兴奋。

    “二哥!”凌霜让木延站在一边自己亲自推着凌冰到了后山练武场的门口。

    方玉若有所思的看着凌冰身下的这张会走动的椅子,凌霜倒是真能想得到,给风雨楼画了图纸过去。不到两天这些从风雨楼过来的材料就在凌霜手中变成了能灵活转动的椅子,一边跟着的二嫂张氏眼底红红的,拉着儿子凌云痴痴看着自己的夫君。

    凌冰之前也是翩翩风度的少年儒将没曾想一朝之间得了重病,这十年来就没看到凌冰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二哥!我有个想法,”凌霜点着那边的演练场道,“我准备挑选一批凌家信得过的子弟练一支精兵出来。”

    凌冰神色一愣,随即眉头蹙了起来道:“皇上下令不得私家武装成立这样做岂不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