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章 长顺

    赵长顺看到凌婉这般伤心的模样心头一痛,却犹豫不决。凌家二少爷凌冰待他不薄,他固然喜欢凌婉但不能伤害二少爷的孩子。

    凌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长顺,算我求求你好不好?我也仅仅是想同长姐有个了结而已。如今长姐恨我,根本不愿意看到我,也许看在凌家小公子的份儿上倒是愿意与我见一面的。长顺我如今也是没法子的啊!”

    “姨少奶奶你先起来,我……我答应你便是!”

    “谢谢赵大哥!”凌婉楚楚可怜冲他福了福。

    赵长顺看着凌婉纯美的脸,不禁心头痛楚不已,自己还记得那个时候凌婉刚进凌家的门后也是这般楚楚可怜惹人心疼的模样。

    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二少爷身边的伴童,她是凌家的养女。凌家对下人都很宽容,加上赵长顺的父亲跟随凌国公上战场后舍命救主马革裹尸,赵长顺虽然是凌家的奴才待遇却是半个主子。

    只是如今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想不通凌婉为何要背叛凌家抢了凌霜的夫君,也想不通方家这种冷血的家族究竟是哪里吸引了凌婉要死要活的呆在这里。他更想不通的是他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凌婉的那份情非但没有消弭殆尽反而越来越强烈了几分。

    赵长顺暗自长长叹了口气,转头走出了轩阁。

    这也许就是宿命吧!凌婉是他人生中解不开的劫,他大概只要将这条命还给了她才能将这一世的孽缘了结。

    凌霜怀中抱着朝之宝剑坐在马车中扳着手指头一样样说着。

    “首先需要在京城僻静处赁一处院子,然后雇佣几个烧火做饭收拾家的仆从,当然柴米油盐之类的也需要考虑一下……“

    “霜儿,”方玉唇角噙着笑宠溺的看着凌霜规划未来的日子,“我的霜儿果然大度,居然将被赶出家门这么令人羞恼的事情看得这么开。”

    凌霜嗤的一笑道:“离了方家又能怎样?我们一样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起来,不落别人的笑柄。”

    “霜儿,我想参加明年的春闱,这一次离开方家倒是正好可以得几天清净日子。”

    “春闱?”凌霜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玉认真的表情,或许残忍的高考早已经淡出了凌霜的生活,可是眼前唇红齿白风流倜傥的方玉怎么看怎么和古代的高考制度挂不起钩来?

    “怎么?霜儿觉得我不会高中?”方玉眉头微微一挑。

    “怎么会?”凌霜掩饰了心头的狐疑拍了拍方玉的肩头笑道,“你这样的天降奇才,若是不能高中实在是说不过去的很。”

    方玉突然脸色微微整肃起来,看着车窗外面围着他们的马车指指点点的人群,冷冷道:“我说过,会让方修文亲自将我再接回方府去,我说到做到。”

    “这个,”凌霜以前虽然也是个学霸级别的人物但是毕竟这是古代诗词歌赋的时代,她还真的帮不上方玉什么忙,“你有把握?”

    方玉浅浅一笑突然想起了什么道:“霜儿,打个赌怎样?我若是高中榜上,你就真的嫁给我如何?”

    凌霜一愣,别过脸不自然道:“怎的又牵扯上了我?对了,先不说别的,我们住哪儿?”

    方玉唇角溢出一抹苦笑,这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一次次回绝自己,他真怕某一天自己再也装不下去变身为狼将她直接扛回去了账。

    “我们住……”方玉的话突然被外面驾着马车的嫣红打断了去。

    “大小姐!老夫人来了!”嫣红掀开车帘,脸上挂着几分喜悦。

    “祖母?”凌霜猛地从车上跃了下去,却看到迎面行来一队凌家的车马。

    凌家的马车素来很少装饰,却带着几分肃穆威严,青铜包裹的车厢因为年久失修已然斑驳不堪。马车四周是十几个凌家的护卫都是凌家军从战场上带回来的老人了,对凌家尽忠职守的很。其中也有很多是凌霜的老部下,此番看到凌霜后居然眼底晕着泪意。

    他们谁也没想到自家战功卓著的大小姐居然落得这般下场?好不容易十年征战回家,不想夫君被人抢了。又好不容易将自己嫁了出去,还是嫁了一个花花公子。更没想到如今却落得一个身上煞气太重被夫家赶出来的结局,这也罢了他们凌家养活的起自己的大小姐,偏偏还带着个拖油瓶方玉。

    当然凌家人不敢将这些异样的神色透露出来,只是看着自家大小姐,觉得痛心的很。

    正中的马车前,车帘已经掀开,凌老夫人拄着蟠龙拐杖缓缓走了出来,身着一袭深紫色袄裙,上面绣着缠枝素白牡丹。整个人虽然较之前多了几分病色,眼眸中却是闪着烁利的锋芒,令人不敢小觑了去。

    凌霜忙带着也已经下车来的方玉缓缓走了过去冲凌老夫人跪了下来磕了个头。

    “孙女儿不孝,让祖母担心了,”凌霜看着凌老夫人面色上的病容,心头真的是懊悔不已。上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情,祖母几次三番进宫想要求见太后,不知道受了多少的白眼。后来回到凌家后便是大病一场,如今身子刚刚好,凌霜又同夫君被方家赶了出来,这等奇耻大辱凌老夫人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霜儿,方玉你们两个起来!”凌老夫人叹了口气却是看着躬身而立的方玉,这孩子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是她也听闻方府传来的消息。此人对待自己的孙女儿宠溺异常,今天也是因为方家要将霜儿关起来才同父亲决裂搬出方家的。

    “方玉,”凌老夫人声音沉稳威严缓缓道,“如今你离开了方家不为世人所容,若是不愿意连累凌霜,不如和离了吧?”

    四周一片抽气声,凌老夫人这一招真狠。

    方玉一愣,抬眸看着凌老夫人威严的脸,突然拜了下去道:“祖母,方玉此生绝不背弃霜儿半分,我绝不同意和离,霜儿去哪儿,我便去哪儿。”

    四周传来一阵嗤嗤的低笑声,凌霜不禁哭笑不得,凌家难道对方家人恨到此种地步吗?连方玉也一并恨上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