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章 如果是爱

    方家连遭变故,京城中甚至都流传着方家定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这种流言蜚语越来越浓厚,让方修文再也坐不住了。

    他决定雇用龙吟寺的法师们在方家做个道场,顺便去去晦气也好。

    由于方玥的丧事刚刚办完,方府内还显得一片灰暗,方夫人也狠狠大病了一场。

    整个方家唯一比较轻松的是东苑居住着的凌霜,每天除了与赋闲在家的方玉斗嘴皮子之外便是画那些顾啸云所要东西的图纸。

    她发现方玉在这方面分外的有天赋,寥寥几笔便将凌霜所要表达的意思传神的画了出来,精准度堪比现代的设计师。

    “我要看看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成的?”凌霜将方玉手中那张画着吉他的图纸抢过来,不可思议的看了几眼便开始研究方玉的额头。

    方玉宠溺的看着凌霜,丝毫没有窘迫之色,任由她在自己脑门儿上敲敲打打玩儿的不亦乐乎。

    若是被方玉的属下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惊呆了去。这个真的是他们冷面无情杀人无数的腹黑门主吗?

    凌霜不得不说方玉按照她的描述将这个吉他画的实在是太传神了,她要不是对方玉很了解的话,还以为这家伙也是穿来的呢?

    “对了,你要将这个卖给顾啸云?”方玉最近才晓得顾啸云原来与自己的老婆已经走得这样近了,心头实在是不舒服得很。

    “嗯哪!他给我银子!”凌霜垂眸用烧好的木炭在素笺上做最后的润色,顾啸云那个奸商不是一般人能糊弄的。他收购凌霜画的这些小玩意儿也要精美无双的,凌霜画结构图可以可是画艺术性的东西就不在行了,不得不将方玉抓过来应对。

    “我也可以给你银子,”方玉桃花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不光是银子,我开在大燕朝的二十七家钱庄,四十多家绸缎庄,三十二家酒楼,十六个酿酒作坊,四个盐铁作坊,这个你不要说出去这是大燕朝禁止的。还有是十一家镖局,楚东山地有两座银矿,陇西郡的两座铜矿,江北河的三座盐场……总之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店铺我也记不清多少了,都给你好不好?”

    凌霜只觉得被人当头给了一棒,懵了的感觉。

    “你开玩笑的吧?”凌霜觉得方玉越是将自己的实力缓缓展现出来,她越是心慌的不行,她知道这个家伙虽然喜欢吹牛,但刚才的那些话是认真的。

    可是这也太有钱了吧?

    “方玉我……”

    “你觉得风雨楼很酷,我也办一个一模一样的给你好不好?”方玉定定看着凌霜,随即小心翼翼加了一句,“要么就整垮顾啸云的,我们便做成独一无二,你说怎么样?”

    “方玉,”凌霜实在被方玉这种惊世骇俗的言论震惊的不知道该如何说,“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来方家搅合这趟浑水呢?”

    方玉眼神中微微一暗:“我之前来方家是为了查清楚我娘亲当年的死因,然后看着方家的人一个个死在我面前。”

    凌霜身子一颤,很明显方玉的计划现在正在达成,可是她一点也不替方玉感到开心。她发现方玉的脸色更加忧郁了几分,他到底还有多少东西瞒着自己?

    “方玉收手吧!好吗?”凌霜突然叹了口气道,“你不喜欢这样对不对?方夫人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你父亲也……失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所以……”

    “不,凌霜你不要说了,”方玉突然转过身,似乎在平息自己的愤懑,看在凌霜眼睛里带着几分悲怆。

    “凌霜,你虽然也吃了不少的苦,可是凌家上下从来没有把你当做猪狗般欺凌,所以你从来也不能体会到那种剜心刺骨的痛,”方玉的声音沙哑,“我体会到了,我娘亲……”

    他突然不说了,空气变得沉闷了起来。‘

    凌霜心头的狐疑越来越浓烈,轻声道:“我听葛姨娘说你父亲当年待你娘亲很好的,只是后来……”

    “对我娘亲好?”方玉陡然间转过身来,桃花眼眸中已经变了颜色,深邃的令人心寒,他呆呆垂首几乎是呓语道:“如果他每天带着我娘亲去送给别的男人过夜是对她好,将她当做攀附权贵的梯子是对她好,当着我的面儿将她的衣衫撕碎不顾她苦苦哀求,在自己儿子面前玷污她算是对她好的话,那么方修文对待我娘亲实在是太好了!”

    凌霜不可思议的踉跄着退后了几步,看着此时几乎破碎不堪的方玉她的心也跟着碎成了粉末。怪不得方夫人可以那样虐待方玉,怪不得阖府上下没有一个人看的起他,也怪不得方玥之前曾经口口声声说方玉这个二哥是野种。

    方玉与他的娘亲长得太像了,以至于连谁是他的父亲,方修文都没法子判断。

    “滴血认亲过吗?”凌霜下意识的冒出这么一句,突然有些后悔,她想说的是若是滴血认亲过,方玉不是方修文的儿子。他可以完全放开手,要杀,要放全是他的一句话。

    方玉叹了口气:“没有,方修文不给我机会,或许不给他自己机会。他确实喜欢我娘亲喜欢到了极致,所以他害怕我不是他的儿子,比我还要害怕。”

    “所以这也是你来方家的真正原因?”凌霜终于想通了,“你是逼着方修文和你做一个了断,是吗?”

    方玉点了点头,突然抬眸看着月色,眼眸中的哀伤浅淡了几分,转过身看着凌霜微微一笑道:“霜儿,你猜对了一半。原本我会逼着他厌恶我,恨我,逼着他做那个最后的决定。可是有了你不一样了,半年为期,过后不管结局是什么,我带你离开。”

    凌霜眼底有点儿纠结,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终极秘密,到底还是咽了回去。算了,彼此之间有秘密也挺好的。

    “小姐,姑爷,老爷来了!而且带着一大群的和尚道士!”嫣红疾步走了进来禀告。

    “和尚,道士?”凌霜不知道方家这又是折腾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