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章 不成行

    “什么?”凌霜头皮一阵发麻,方玥昨儿被抬回来的时候,凌霜还打发了人过去看了一下,虽然昏迷不醒,但还不至于睡了一个晚上便死了去?

    她越想越是心惊,不想外面的帘子一掀,方玉穿着一件绣梅纹的海青色锦袍走了进来,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姹紫你在外面守着,让嫣红这几日小心些。”

    “是,大小姐,”姹紫忙走了出去。

    方玉袍角一掀坐在了凌霜的榻边,看着那双小心翼翼投过来的凤眸,微微一笑:“霜儿,她那般算计谋害你,如今死了也是罪有应得。这整个方家,除了你我再无亲人。”‘

    凌霜一愣不想他会这样说,心头顿时松快了许多,凤眸中却是晕染着一抹冷色。

    是的,她绝不会同情方玥,若非她提前抓住了陈元知晓了方玥她们的密谋。想必今天躺在床上挺尸的便是自己了,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霜儿,我只是觉得可惜,这样一来,我们便去不成云州了!”方玉将凌霜的手轻轻握住。

    “去不成便便去不成,只要好好活着,何愁一个云州便是这天下江山何愁我凌霜不去转个痛快,方玉,”凌霜转过头看着方玉冷凝俊美的脸,不知道他生活在这样的家族中到底背负了多少的仇恨,“方玉,你想做什么就做吧,即便是下地狱有我陪着你估计不会寂寞。”

    “胡说什么?”方玉将她紧紧箍着,“我绝不会让你有半分闪失的,只是现如今有点儿懊悔。”

    “懊悔什么?”

    “当初不应该让你陷入这方家的纷乱中,白白连累了你。”

    “不怕,我凌霜好久没这么玩儿的痛快了,他们既然想要将这个游戏玩儿到底,我凌霜也奉陪到底。”

    “收拾一下我们去前厅看看去,”方玉将凌霜耳边的碎发细细理了理,他也只等半年,半年之后若是还查不出娘亲的死因,那就罢了。死者死矣,他要带着凌霜好好活下去。

    方府前院的正厅中已然是一片肃穆,所有色彩斑斓的纱帐都被撤了去,换上了黑白两色。帐幔的后面传来方玥身边几个服侍丫鬟的隐隐哭泣声。

    灵堂看来是要设在正厅了,凌霜不禁一阵诧异。之前葛姨娘和三公子死了后,也没见这么大阵仗,如今一个方府的嫡女死了以后居然赶上了当家主母的丧葬仪制了。

    果然方夫人对这个女儿分外的疼爱,可是她也只能做这么多了。若是早知道有今天,方夫人就应该在教育孩子们的时候多几分忍让和谦和,否则也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凌霜陡然将视线移向了躬身立在方恒身边的凌婉身上,凌婉哭红了的杏眸微微抬起看向凌霜的恶毒之光一闪而过。

    凌霜不禁冷笑,她还是低估了凌婉的手段。凌婉此时就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带着搏命的架势,阴戾又凶狠。

    只这一眼,凌霜便晓得凌婉便是杀了方玥的真正凶手,果然强悍,在方夫人眼皮子底下将方玥干掉了。

    “父亲,母亲,”方玉带着凌霜微微躬身行礼,屋子里的声音顿时静了几分,人人都用一种畏惧惊诧的眼神打量着方玉夫妇,宛若他们两个是披着人类外衣的恶魔。

    “嗯,罢了,不必多礼,”方修文的身子陡然佝偻了许多,鬓角生出一丝白发来,冲方玉和凌霜摆了摆手,显得颓丧至极。

    方夫人看向了二人的眼底埋藏着深深的恨意,若不是这两个混蛋,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遭此变故?

    “凌霜!玥儿都成了这个样子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她?”方恒痛心疾首的看着凌霜。

    又是这个逗比!凌霜差一点儿拳头就招呼上去了。

    “大哥!你除了被女人迷惑,往别人身上泼脏水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本事?”凌霜冷冷道。

    方恒脸色陡然一红,刚要说什么却被方玉接过话头道:“大哥,小弟冒昧问一下,玥儿是怎么死的?为何你一上来便质问霜儿?昨夜我们夫妻两个分别这么久,把酒夜话倒还真的没心情杀人。”

    “你们还敢狡辩?!!”方恒点着桌子上的一块儿凌家玉佩道,“玥儿房中的香炉里烧着的是断魂香,毒性很大。不光是玥儿即便是连服侍玥儿的两个小丫头,雨燕和紫琴也被毒死了,她的床榻边便落下了这么一块儿凌家人才有的玉佩!”

    凌霜简直忍无可忍猛地转身瞪着方恒身边的凌婉:“她也曾经是凌家人!你好好问问你老婆再猜东猜西好不好?你也好好问问你老婆对方玥都做了些什么!你还是方家的嫡子呢!有没有脑子啊你?”

    “凌霜!”方恒脸色顿时青红不定。

    “长姐,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平日里连只鸡都不敢杀,你何苦这般陷害我?况且当初我被恒郎带进方府的时候已经与凌家断了关系的,哪来的凌家玉佩,你这又何苦诬陷我?我知道你素来与玥儿有嫌隙,可是你也不能……不能……”

    “凌婉你素来与玥儿身边的丫鬟们关系较好,你帮我分析分析,我不明白雨燕是母亲身边的丫头,怎么会平白无故死在玥儿的屋子里?你说这是为什么?”方玉冷冷一笑。

    凌婉心头咯噔一下,却是看向了方夫人道:“夫人,婉儿自认为没有得罪二哥,却平白无故遭受这般非难,婉儿还请母亲替婉儿做主。”

    方玉冷冷笑着,凌婉这个女人他现在要当务之急除掉了,神不知鬼不觉还是交给霜儿好好解解气?

    “够了!”方夫人声音沙哑,脸上却是死一般的平静,“这件事情我不再追究了你们都好自为之。”

    凌霜和方玉连同那个凌婉都是狠狠吃了一惊,凌婉的脸上稍稍带着几分失望,原本以为凭借那一块儿玉佩完全可以要了凌霜的命,没想到方夫人居然不给自己的女儿报仇雪恨。

    方玉眉头一蹙,方夫人越是这般有定力,他越是觉得这件事情终究不会善终,他和霜儿需要小心应付才对。

    不过……方玉看着楚楚可怜的凌婉,冷冷一笑,这个女人居然胆敢用那么恶毒的法子对付霜儿,他也要让她付出代价才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