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章 方玥之死

    “在一处地下……地下娼寮中,”方恒声音微颤,眼底的怒意快要将他逼疯了。虽然他对于妹妹的飞扬跋扈不以为意,可是毕竟是一母同胞,感情自然比别的人深厚一些。此番说出来带着点儿心痛的感觉。

    “那里的人呢?”

    “都被孩儿控制了,关在了屋子里等候母亲发落,”方恒回道。

    “统统烧死!一个活口都不要留!”方夫人眼底的嗜血令人心惊。

    “是!孩儿这便去办!”

    “不!让李管家去办!你一个嫡子做这种脏污事干什么,不合时宜得很!”

    方恒点了点头道:“母亲,孩儿这便去给妹妹请医官过来瞧瞧。”

    “嗯!这件事情实在太过蹊跷,等玥儿醒来后,我要问个清楚明白。”

    程锦堂的丫鬟雨燕忙匆匆离开了,急急忙忙到了西苑。

    “雨燕姐姐?”春熙看着雨燕惊慌的神色顿时晓得几分将她牵着手拉了进来。

    “去吧!姨少奶奶在里面等着呢!”

    雨燕点了点头,之前她的娘亲病重,是凌婉花银子替她娘亲治好了病,随即她也经常替凌婉打听方夫人那边的事情。

    方夫人的喜好尽数通过雨燕被凌婉得知,凌婉这才讨得方夫人的欢心。不过这一次打听的事情却是能要她的命,听完雨燕的禀告,凌婉重重赏赐了银两让她回去。

    凌婉闭上了眸子,虽然自己也是一时无心之举,才划破了方玥的脸。但是方玥那样的性子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加上方夫人的心狠手辣,一旦得知是自己谋划这件事情才让方玥被牵连进来,她便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方夫人杀的。

    不,凌婉猛地坐起身子,看着屋角冒着烟气的双耳铜炉,杏眸中的冷冽宛若闪电一样倏忽不见。

    她的双手使劲儿搅着绣着风荷的帕子,她绝不能让方玥醒过来,绝对不能。

    入夜,凌霜还在同方玉生着闷气,其实更应该是同自己生着闷气。她不该动情的,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为何不能走得干脆一些。

    手捧着自己在街上买到的蜂蜜甜角点心,方玉有点儿小小的沮丧,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今天会对凌霜发那么大的火,难道这就叫爱之深,关之切?

    “霜儿,新鲜出炉的点心要不要吃?”方玉讨好的看着她,满眼的星星眼。

    凌霜嘴巴一撇别过脸去,不想理他,到现在她屁股还疼着呢!

    “霜儿,明天我带你去云州府转转,”方玉掰下一块儿点心很自然的送进了凌霜的嘴巴里。

    凌霜早已经绷不住了,这点心也不知道他从哪里买回来的,吃起来入口酥软,香甜异常。自己若是再不亲自拿着吃,这家伙指不定要喂到什么时候呢!

    她接过来狼吞虎咽吃了起来,缓缓问道:“云州有什么好玩儿的?”

    凌霜快要被这方家的深宅给憋死了去,要是能出去转转心头自然欢喜几分。

    “云州是我儿时长大的地方,”方玉眼底的柔情哪里瞒得过凌霜的眼眸,倒是越发对这个云州感兴趣起来。

    “霜儿,对了,我给你准备的那份礼物你还没看吧?”

    “是啊!你说要送我礼物的,可是这份礼物也太扯了吧?怎么会在云州那么远的地方,究竟是什么礼物?”

    “呵呵呵!现在不告诉你,我要带着你亲眼去看!”方玉微微一笑,带着几分宠溺。

    “对了,那个葛姨娘那边的园子里我几乎翻个遍也没有找到你娘亲的那只红玉镯子,”凌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方玉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娘亲死得不明不白,我这般潜入方家也是为了找到事情的真相,没想到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儿线索却中断了去。都怪我,我也真是该死!”

    凌霜从来没看到过方玉这般自责的表情忙将他的手拽住紧紧握着道:“这怎么能怪你呢?哪个人碰到涉及自己娘亲的事情还能从容淡定下去?除非他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混蛋!”

    方玉心头一暖将她的手反手握住:“霜儿,能遇到你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切!”凌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摆摆手道,“既然如此罚你快去准备我们的云州之行,怎样?”

    “是,娘子说的极是,为夫这便去,”方玉微微一笑,暗道回来这么久也是时候去向那个人报一声平安了。他要是带着霜儿去见他,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不过想起那个阴冷的人,方玉还是打消了带着霜儿去见他的念头。

    “方玉,还有一件事情,”凌霜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不是在京兆尹杜大人那里做事吗?这样去云州游玩杜大人会不会反对?”

    方玉桃花眼眸中掠过一抹不以为然缓缓道:“我已经辞了杜大人身边属官的位置。”

    “什么?”凌霜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玉,要知道如今的世家子弟抢着要去杜大人身边做属官,发财多,升官快,而且加上方玉的身份背景,没几年就能混个大员做做到时候耀武扬威什么的。

    看着凌霜梦游方外的神情,方玉不禁感到好笑,嗤的一笑俯身看着她的眼眸缓缓道:“霜儿,是不是有点儿失望?”

    “啊?”凌霜撇撇嘴道,“关我什么事情?半年之后,各奔东西,到时候天高任鸟飞,老子我又不愿意困在你们的方府做什么娇贵的官太太。”

    方玉面色一冷,现如今最讨厌就是凌霜时不时提一句半年之期,她诚心想气死他啊?可是这半年之期偏偏是他自己当初与凌霜的约定,早知道自己最先沦陷还不如定一个终身契约的好。

    而且凌霜这样的女人还真的不是能随随便便能困得住的,他越想越闷得慌,缓缓道:“霜儿,你放心,半年之后我们便和离,我也不是那种无赖之人。”

    方玉说罢便离开暖阁去了东次间,随即便是一阵寂静袭来。

    凌霜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瞪着外面宁静的月色。他生气了吗?

    算了不想了,什么事情想多了也不一定能解决,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大小姐,快醒醒,”第二天清早,姹紫疾步走了进来忙将还在睡梦中的凌霜推醒了。

    “怎么了?”凌霜满脸的诧异,姹紫知道她的起床气很重,素来不愿意打搅她的睡眠,今儿这是怎么了?

    “方玥……方玥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