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章 别惹姑爷

    “啊!!”凌霜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方玉一把抓着狠狠压制着趴在他的腿上。

    “方玉,你疯了吗?”凌霜大吃一惊喊了出来,用了内力拼命的挣扎。

    “我让你长点记性!”方玉轻轻用力将她穴位点住,回手在她的屁股上结结实实给了一巴掌。

    凌霜整张脸血红一片,她是在没脸活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屁股。

    “我让你做什么事情都不和我商量!”啪的一巴掌!

    “我让你以身涉险!我让你不爱惜自己!”啪!啪!

    “呜呜呜……疼啊!方玉,老子杀了你!!”凌霜一挣扎只觉得藏在怀中的几页纸落了出来,四周瞬间凝重了许多。

    该死的!这些素笺上画的都是龙辰逸的**,她那个时候将这些素锦放进了暗格中,今儿方玉回来后一定会看看她藏在暗格中的那些好东西。

    凌霜因为害怕他看见素笺上的画儿产生什么说不清楚的误会,才会取出来放在怀中。她准备等一会儿将方玉安顿下来后再打算处理掉,没想到好巧不巧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方玉依然没有将腿上的凌霜放下去的意思,捡起了一张素笺看去,桃花眸中的神情先是被雷到了一般的震惊,然后细细的桃花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他就说呢!太子龙辰逸发了疯般得在牢里变着花样儿折磨他,原来如此。不过……他脸色也变了,本来白皙俊美的脸一片乌黑,看着凌霜僵直的背影,冷哼一声。

    凌霜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霜儿,什么时候也给我画一张呢?”

    “嘿嘿,这个,好说,好说,啊!!”

    啪!啪!啪!……

    “我让你给别人的男人画裸像!”

    “我让你画!嗯?”

    “我不敢啦!”

    “我让你画!我让你画!”

    “疼!你这个混蛋!!疼啊!!放开我!!呜呜呜……”

    暖阁外面偷听的姹紫和嫣红出了一身冷汗,姑爷这一回来怎么觉得将自家小姐拿的死死的?而且姑爷的醋意和滔天怒火实在是让人吃不消,别看姑爷是那种文文静静的男人,原来是披着羊皮的狼?

    通过最近发生的这几桩事情,自家小姐绝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能将自家小姐收拾成这个样子,姑爷也真的是个狠角色。

    方玉怒火中烧,虽然他知道凌霜绝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但是却好似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太贪玩儿了。

    正是因为她身上这种与世俗伦理背道而驰的潇洒恣意才深深吸引了他,可是他一想到那些对她心怀异心的男人们,心头的火就越发的克制不住,几乎要将他烧死了去。

    此番腿上的人已经懒得反抗了,安静得让他有一点点懊悔,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些?

    他抬手将凌霜抱起来打横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不禁一阵心慌,凌霜的凤眸中蕴满了泪水。

    “霜儿,”方玉吓了一跳何曾见过她哭过,但是看着怀中的人儿泪眼汪汪,一股心火却陡然窜了起来。

    他扣着她的颈项猛地俯身噙住那抹让他心火乱窜的粉色唇瓣,辗转,深入,带着发狠的报复。猛烈的舌却在侵入之后变得温柔起来。细细探索着每一寸芳香柔软,牵引着她缱绻缠绵,呼吸完全被揉碎,然后火热的融合在一起。

    凌霜只觉得自己失了心,动了情,长久克制的理智此刻一朝释放让她更加招架不住,她被吻的软倒在了方玉强势的怀中,眼角挂着泪不知道该长歌当哭还是庆幸而笑。

    她叹了口气,难不成自己真的回不去了吗?可是那个世界的亲人她真能忍心抛下吗?

    “不!”凌霜猛地抬眸声音中带着哀求。

    方玉抵着她的额头,轻轻喘息着,身体内的灼热渐渐被他用力克制住。

    “霜儿,你可知道我吓得半死,以后请不要,不要这么冒险?好吗?”

    凌霜侧过脸:“放我下来,我们只是半年之期的盟友,我觉得这样的游戏不好玩儿。”

    方玉猛地抬眸,眼底是一抹不可思议的惊怒交加,她明明是有感觉的,明明是喜欢他的,为什么总是这么无情?

    方玉喉结滚动,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放在了榻上,拉过锦被垫在她的臀下:“对不起,下手重了一些。”

    凌霜难堪的别过头去,这他娘到底做的是什么事儿?她喜欢他,他喜欢她,但是不能喜欢他。

    方玉以为凌霜因为自己出手太重而生气,心头倒是有点儿忐忑小心翼翼问道:“还疼吗?霜儿?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凌霜猛地转过头瞪着他:“滚!”

    方玉不以为意,反倒是咧唇笑开了。

    霜儿这一个滚字让他彻底放下心来,看来自己还没有打动这个丫头。而且现如今他的情敌越来越多,除了那只骚狐狸,还出现了一个龙辰逸。

    方玉眼底的冰冷越来越浓厚了,龙辰逸,我看你是不想做大燕朝的皇帝了?没事儿,老子一定帮你达成心愿,让你同老子抢女人?

    方府门口又是一阵激荡,方恒下令将围观的人群乱棍打开,他阴沉着脸弯腰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程锦堂的赵妈妈忙带着几个粗使婆子走到了马车跟前,掀开帘子看去不禁大吃一惊。

    方玥整个人已经气息奄奄,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横贯了整张脸,令人触目惊心。掀开盖在上面的外袍,半裸的身上到处是令人触目惊心的青红紫痕。

    “来人!抬大小姐进去!”赵嬷嬷吓得额头满是汗珠。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程锦堂便传来泼天的怒意,方夫人将东暖阁的多宝格也砸了去,贵重的翡翠珊瑚碎了一地。

    她的身子微颤看着床榻上双眼紧闭的方玥,她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几年以后是准备要送进宫里头做娘娘的女儿,再不济也是京城世家大族独当一面的当家主母的女儿,如今……全被毁了。

    “玥儿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方夫人声音冰冷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寒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