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章 狼狈

    “你……你……”凌婉哆嗦的不成样子,忙向后踉跄着的退了几步,怀了身孕的笨拙身子让她的动作看起来很可笑。

    凌霜骨头一阵松动,全身陡然长高了几许为了演好方玥,她可是连缩骨这样耗损身体的法子也用上了,转头看着凌婉轻轻一笑:“凌婉,我看我就不必随你回去了吧?”

    “凌……凌霜……”凌婉吓的不轻。

    也怪她被嫉恨蒙蔽了心智怎么就没有发现假的“凌霜”身形更娇小一些呢?

    凌霜没有给她太多后悔的时间,站在她的面前压低了声音道:“方玥同你一起出去,却是只有你一个人回来。而且你心思这般狠辣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会划破了她的脸。”

    “不,不,你……”眼前发生的事态太过震撼,凌婉有些语无伦次,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凌霜冷冷道:“但凡你给别人留一点儿余地,事后也不会这般没有一丝退路可走。凌婉你太毒了,总是将别人逼到绝境这样真的好吗?你们两个原本给我准备的药丸的确不错,明明什么都知道,可是却不能动弹一份。如今方玥知道是你毁了她的容,你说她以后会不会放过你?而这一次你挑拨方玥闯下这弥天大祸,你以为方夫人不晓得其中的关节?方夫人会不会放过你?”

    “还有,”凌霜扫了一眼门口风雨楼的人,“你也别想逃跑,不管你怎么逃我都会让人将你平平安安的送回方家,你就慢慢等着方夫人的滔天怒意吧?”

    凌霜大踏步走出了禅院,凌婉呆呆傻傻的跌坐在地,宛若死了一般。

    凌霜等到日落时分,乘着夜色潜回到了东苑。有了现如今的这一身装备,凌霜行动起来更加神出鬼没。

    姹紫守在了轩阁门口看到一袭紧身黑衣的凌霜从后窗户翻了进来后,忙迎了上去。

    “大小姐?”姹紫因为紧张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毕竟凌霜这一次以身犯险实在是兵行险招之举,她在东苑等的时候几乎要被煎熬死了。

    “不要说话,待我换下衣服,”凌霜走到屏风后面将身上的夜行衣脱了下来,连同那些在这个时代看起来稀奇古怪的装备一同放进了西暖阁的暗格里。

    方玉就是有先见之明,他们刚一搬进东苑居住,方玉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些能工巧匠将西暖阁的墙壁设计出了很巧妙的暗格。

    凌霜将东西放好后,穿了一件寻常的银色裙衫,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将这些裙子改了之后,倒是不显得累赘。

    黑漆漆的如瀑长发简单的用银色丝带扎在了脑后,拿了一卷《太平广记》歪靠在了临窗的躺椅上。

    姹紫端了一碗按照凌霜的法子煮好的菜粥缓缓走过来,凌霜放下卷册端起了粥碗吃了一半儿,不想东苑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身着一袭绣着竹纹细草锦袍的方恒疾步走了进来,看到凌霜淡然的一边吃着粥,一边还闲闲的扫几眼书卷,哪里像一个刚从外面回来的人。

    他不禁停住了脚步,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凌婉从龙吟寺回来后,一直哭个不停,说凌霜派人将方玥带走了。那样子到不像是作伪,看起来可怜至极。

    不过连方恒都觉得凌婉这样说实在是无稽之谈,这几天东苑的进进出出他都派人严密监控。即便是凌霜有三头六臂也不能从这出院落飞出去啊?

    况且方夫人命他每天都要查谈一下凌霜的行踪,这几天她也都在东苑的。他每天远远看到凌霜都在这个东苑的西暖阁百~万\小!说,要么便是临床小憩,要么便同姹紫下下棋。

    方恒从来没有发现过原来安静下来的凌霜倒是有一种令人心境安宁的温和韵味在里面,此番看着凌霜的恬静模样,倒是让他不知所措起来。

    “方大少爷今儿又怎么了?早上凌婉没有给你做饭吃吗?姹紫,端一碗菜粥来!”

    姹紫忙去后面的小厨房端了一碗菜粥放在了临窗的案几上,方恒看着白瓷盅里的菜粥,虽然是青菜白米可是倒也令人有几分食欲。

    他神使鬼差的坐了下来,端起了粥碗开始吃了起来。

    凌霜倒是诧异万分,这个方恒还真的敢吃她的东西。她本来只想羞辱他一番,此番看着方恒吃的正香甜的模样,不禁暗自恼恨。早知如此就不必费那么多周折,直接在方恒碗里下毒,让方夫人拿着方玉和她换解药。

    “方恒,你不怕粥里面有毒?”

    方恒神色一顿,随即将剩下的半碗粥也吃光了看着凌霜道:“粥的味道很好,是你想出来的做法吧?没想到……”

    凌霜冷冷一笑打断他的话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既然已经吃完了,请滚远些吧!”

    “凌霜!!”方恒好得也是方家的嫡子,谁不给半分颜面,唯独眼前这个女人对他态度冷漠苛刻,不禁恼怒出声。

    凌霜忍下了心头的探究,拿过卷册盖在了脸上昏昏欲睡。方恒尴尬的看着这个人如此的厌恶自己,心头不禁一阵抽痛。曾几何时,她每一次戍边回来都会小心翼翼缠着自己,生怕说错什么话惹他不开心,哪里有如今这般的厌弃。

    “凌霜!”方恒不禁心头盛怒猛地要去抓凌霜的手腕,却不想凌霜敏捷的一躲反手将袖间的匕首抵在了方恒的脖颈上,划破细细的一道,渗出血迹来。

    “凌霜,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已经完全知道了,你和方玉只不过是在演戏是吧?你心里头还是有我的对不对?不然你也不会嫁进方家故意气我?霜儿!我们不要这样下去了,若是你愿意……我……我也会娶你的,你只要同方玉和离便可,我也不会为难他的,”方恒眼神中的哀伤深刻了几分,难不成他们之间真的到了如今你死我活的地步了吗?但是他不相信。

    “方恒你他娘的有病啊?”凌霜真的是被方恒折服了,这个渣渣的脑子进地沟油了吗?

    “凌霜?”方恒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霜凤眸中的冰冷杀意。

    “滚!”凌霜原本还以为能从这个家伙的嘴巴里套出点儿关于方府的什么消息来,没想到这个家伙压根就是个神经病。

    方恒被凌霜一把拽着很狼狈的扔出了轩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