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章 以假乱真

    方玉将凌霜紧紧箍在怀怀中,凌霜只觉得呼吸都困难,这个家伙想要捂死她吗?

    凌霜将他的手臂挣脱开,她今天来只是想看看这个家伙怎么样了?她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可不想一整晚与方玉抱在一起,这也太离谱了吧?

    “方玉,那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玉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缓缓道:“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些,葛姨娘和瑁儿等我去的时候都已经死了,我查看过了。一剑致命,用的是……”

    “是什么?”凌霜不禁问道。

    “用的是凌家剑法。”

    “什么?”凌霜低低喊了一声,这怎么可能?凌家剑法最是难学的一种剑法,那可是凌家祖传下来的。

    若不是凌家没有传男不传女这样的破规矩,凌霜也不可能学到这些剑法的。即便是方玉她也仅仅是教授了几招,但是因为方玉与他是假夫妻,她也没有全部教授给方玉。毕竟是凌家祖传的东西,她这样一个外来穿越过来的人,也不能擅作主张将凌家的东西给了方玉这样一个外人。

    方玉眉头微蹙:“那个时候天色很黑,葛姨娘的蕉园一片凌乱,我还没有来得及查看仔细就被方府的家丁围住了。但是我绝对肯定那个是凌家的剑法所造成的,而且是一剑毙命,创口很小,流血不多,但是绝无生机。”

    凌霜心头的震惊简直无法想象,凌家人里只有四个人会凌家的那一套风云剑法。爹爹和大哥已经战死,二哥身中奇毒至今没有一丝行动能力,怎么可能用凌家剑法杀人?

    凌霜垂首看着自己的双手,却不想被方玉紧紧握住笑道:“想什么呢?傻丫头!”

    “也有可能我梦游杀人?”凌霜瞪着无辜的凤眸,除了这点儿她还真的想不到谁还能用那个凌家剑法杀人于无形之中。

    “我已经派人查这件事情了,你不要担心。”

    “派人?”凌霜看着方玉,“你在刑部大牢也能与外界联系?”

    方玉掩饰道:“能,霜儿不要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凌霜觉得心情分外的不好,为什么牵扯了凌家?难不成自己的爹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子?天哪!凌霜越想越乱急切的说道:“方玉,这桩案子就是一个无头公案,摆明了是要置你于死地的。”

    方玉叹了口气道:“是啊!杀人者狡猾异常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已经派人查了一番,除了凌家剑法留下来的怪异创口,什么都没有。”

    “等等,凌家剑法是不是刑部的人也查出来了?”

    方玉知道凌霜想到了什么,忙避开话题道:“霜儿,你最近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吗?”

    “方玉你究竟同刑部的人说了什么?”凌霜心头憋闷得难受,“为什么他们不来找我这个正宗的凌家剑法后人,却找到了你?”

    “霜儿,我给你买的糖炒栗子吃完了吗?“

    “方玉!!“凌霜几乎吼了出来。

    方玉知道瞒不过这个丫头苦笑道:“我说你将凌家剑法传给了我。”

    “你疯了吗?”凌霜眼角晕出眼泪,现如今这桩案子唯一的突破口便是凌家剑法,凌霜应该是最大的嫌疑人,偏生这个蠢货自己应了下来。

    “你以为这样我会感激你吗?”凌霜气得真想将他一剑砍死算了。

    “霜儿别生气,我只承认了我会凌家剑法,但是绝对不承认人是我杀的。若是我不这样做,他们便会找你的麻烦,还有凌家现如今已经衰微,若是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件事情造谣生事,将凌家卷进来实在得不偿失。”

    “混蛋!傻瓜!棒槌!”凌霜一头撞进了方玉的怀中,方玉脸色一阵苍白却又迅速恢复到了平常颜色。

    “霜儿,我不想你出什么事情,也不想凌家被牵扯进来,我是男人这点子事情还是担得起的。况且我也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弱,不出一个月我便能出去了。刑部单凭凌家剑法这条线索还真不能将我的头砍下来,只是这件事情太过局促我需要派人在外面周旋。”

    “方玉,“凌霜强忍下心头的触动,抬起手背大大咧咧抹了一把眼泪又笑得神采飞扬,”不用一个月,最多五天后我让方夫人亲自接你回方家。”

    “霜儿?你要做什么?”方玉大吃一惊,“听话不要做傻事,我只要一个月的时间自然会有人将我弄出去,这个你拿好,”方玉突然将藏在头发里的一枚墨玉扳指塞进凌霜的手里,“你拿着这个大燕朝各大润汇钱庄的银子随便取来花,我娘亲的那只红玉镯子我扔在了葛姨娘暖阁的窗户外面,不过现在你不要去取,小心被人设了埋伏抓住。云州的雪山脚下有我给你的礼物,对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盖被子,别着凉。你喜欢睡觉的时候踢被子……”

    “方玉……”凌霜听不下去了,紧紧抱着他矫健的腰身,“方玉别对我这么好行吗?求你别对我这么好,不然我没办法……”

    方玉别对我太好,不然我没办法离开,凌霜心头默默念道,突然推开了方玉神情坚毅的看着他:“方玉,我不会让你呆在这里很久,记得等我。”

    方玉看着看凌霜的眼神暗道不好:“霜儿,别做傻事!不然我……我真的会揍你的屁股!”

    凌霜骄傲的笑了笑道:“方玉我也没你想得那么弱,走了,你保重!”

    “霜儿!”

    “方玉,谢谢你的银子!”凌霜掉头跑了出去,不敢再多待下去,再待下去她害怕自己会真的留下来。

    不,不能,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得离开,对不起方玉,我给不了你太多的承诺,也不敢给。

    看凌霜的背影迅捷地转了出去,不拖泥带水,却又情深意重。

    方玉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这傻丫头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啊!他突然肋骨一痛,忙手捂住胸腹,胸腔肋骨间的血迹透过白衫渗了出来。

    傻丫头,不就是个拥抱吗?用这么大劲儿,伤口又裂开了。

    方玉是没有死,可是龙辰逸派来的人每天将他的骨头错开,再请医官接起来上药好好治。方玉几乎每天都活在地狱中,这样狼狈的自己绝对不能给霜儿看到。他相信霜儿一定会找他的,所以每天方玉受过刑后都会将自己打扮的光鲜,明亮,宛若初阳。

    凌霜出了刑部大牢一直跃过了两条街才停住脚步,只觉得心口处闷闷的痛,方玉身上的血腥味她哪里不知道。

    他伪装的太好,她也是。

    不行,她必须要马上行动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