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章 夜行

    凌霜忙完院子里的,又开始张罗自己。手腕上绑着简易弹簧装置的定身绳索,可以帮助她飞檐走壁吊房梁偷听做蜘蛛人之类的。那些零部件儿她以前记得,只要组装起来就行。只是木头的,总觉得质量不太好。

    黑色蟒皮紧身衣,防水轻便容易行动。金银丝编织的护胸软甲。大腿靠近外侧绑着锋利的短刀,腰间的东西最令顾啸云惊诧。

    这女人将箭羽改装成巴掌大小,里面设置了弹针,可以连续将箭羽发射出去,速度快,力道大。

    看着姹紫等人的惊诧目光,凌霜一阵苦笑,自己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她倒是想造一支枪出来,可是热兵器时代被她提前真的好吗?会遭天谴的,反正等她找到饮血玉就会离开这里将就吧。

    收拾停当后,凌霜看着嫣红和姹紫道:“院子里的这些机关你们放心,他们根本突破不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守在这里等我回来。”

    凌霜的意思她们哪里不知道,所谓言多必失,只有将自己关在这里,又设置了这么多机关,方府里的人一定知道凌霜还在这倒也能迷惑那些人。

    “小姐,我们晓得轻重,你也要保重,”姹紫点了点头道。

    凌霜不再罗嗦转身看着顾啸云道:“有劳顾楼主了!咱们要不走吧?”

    顾啸云此时看向了凌霜,冰眸中更多的是探究,还有一丝丝茫然。之前凌霜让嫣红将那些图纸带给他的时候,他怎么也不明白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没想到经过凌霜这么一改造军然产生了这么多神奇的东西。

    尤其是那个别在凌霜腰间的短箭装置,他也很想要一个。只是风雨楼对主顾的秘密保护的分外严密。凌霜交给他的图纸在东西做出来后,已经被顾啸云销毁了。实在可惜得很,他觉得凌霜与他之前认识的那个凌霜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顾啸云能掌管风雨楼这么多年不倒,识人的本事绝对也是无话可说的,他觉得变了之后的凌霜定会成为这大燕朝的第一祸害。

    难不成被情郎抛弃居然会产生这么大的后劲儿,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冷默了太久的脸,要不要也找个姑娘将自己甩了?

    “顾楼主?”凌霜不知道这人在想什么,眼睛有些发呆,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顾啸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你腰间的那个东西我觉得还需要改进,你可以再画一张图出来,我帮你换成青铜材质的。”

    凌霜看着他淡然一笑:“顾楼主也想要一个?”

    顾啸云脸色更加窘迫,在他顾啸云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什么能激得起他的兴趣。他的势力足够大,银子足够多,也不喜欢女人,当然也不喜欢男人。

    整个人空虚得很,好不容易碰到这么有趣的东西,想要也不好意思说。在江湖人眼中,顾啸云几乎是万能的,万能到以至于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睛。

    所以突然有了喜欢的东西,给人感觉就好像神一样的顾啸云变得俗气了。

    凌霜看着他的窘迫缓缓道:“这个我还真不能给你。”

    “为什么?”顾啸云难得对凌霜的东西感兴趣。

    凌霜暗道我要是给你了,以后万一流传在江湖中,人手一把特制“枪”那我凌霜的优势岂不是没有了?

    “多少银子?”顾啸云眼神中的执着让凌霜不禁好笑,她将腕间的绳索调节好,猛地一柄铁钩射出刺进了对面房檐,随即身子一扭荡了起来。转瞬间整个人已经站在了对面屋檐上,夜风中一身紧身黑衣的凌霜居然有着说不出来的动人心魄。

    顾啸云更是傻眼了,自己之前还纠结于她腰间的那个装置,没想到人家腕间的这个东更厉害。不行!好想玩儿,感觉找到了自己的心爱的玩具,迫切想要拿到手。

    他猛地飞身而起擦着房檐追了过去,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凌霜!只要是东西,就能估价,哪怕是金山银山他顾啸云也出得起。凌霜不想卖,他也要逼着她将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卖给他。

    凌霜当务之急只想见一面方玉,刑部大牢那种地方虽然戒备非常严密,但是凌霜之前闯过比这个不知道严密多少倍的地方。光是那个让自己送命的地宫,各种机关设置也几乎能要了所有人的命。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她凌霜绝对没想到自己到头来会栽在一块儿饮血玉的手中。

    凌霜顺着刑部大牢的房檐轻轻荡了过去,几个巡逻的护卫都被她悄无声息的放倒,她从风雨楼买来的特殊迷幻粉还挺管用的。

    凌霜偷偷抓了一个差役一番拷问后得知方玉在最东面的一间单人牢房里,随即赶了过去。将两个看守的差役,一人一掌砸晕了后,凌霜终于再一次见到了方玉。

    她直愣愣的看着牢房中那个一袭白衫,捧着一卷书,翘着二郎腿,轻抿着银针茶的白衣男子。不禁揉了揉眼睛,方玉这是在坐牢吗?还是在度假?

    方玉显然听到了凌霜的脚步声转过头猛地一怔。

    “嫣红?”

    “几天不见就认不出了吗?”凌霜有点儿小小的伤心和失落。

    方玉猛地冲了过来,是凌霜的声音。这丫头什么时候懂得易容术了?而且易容的手段这么高超,若是不说话他还真的认不出来。

    凌霜从头发上拔下一根银簪蹲在门外只是几下便将锁链打开,方玉又是一阵惊喜。还没等到凌霜将门完全打开,方玉便顺着门缝将凌霜一把拽了进来,紧紧箍在怀中。

    “霜儿!”方玉声音沙哑,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哽咽之色。独独几天的分别便让他尝尽了思念之苦。

    人有十夜的生命,第一夜出生,第二夜成长,第三夜遇到想要守护的人,第四夜珍惜想要守护的人,第五夜失去那个想要守护的人,最后死亡。剩下的五夜便是无法渴止的思念。

    方玉还没有失去,便已经相思入骨。此番紧紧将凌霜抱在怀中,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再也不要分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