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章 奸商

    凌霜有一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强行忍了下来。方玉是妖冶的美,此人却是出尘的美。而且大晚上,穿着白衫当夜行衣的人,她凌霜生平第一次见。

    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且此人神出鬼没,轻功一看就是那种好得不得了的人。

    “凌霜见过顾楼主!”凌霜觉得楼主这名字很违和的赶脚有木有?但是江湖中人人都称呼顾啸云楼主,她也不能标新立异,难不成顾仙人?

    “凌将军实在是客气了,”顾啸云冷冷道,可还是诧异的扫了一眼凌霜。

    凌霜心头一惊,此人好似能看到些什么?难不成他发现自己身上有问题?

    “大小姐,”嫣红惊喜的越过顾啸云疾步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凌霜诧异道,“这里不需要那么多人,上一次你落水之后的病还没好利索呢!”

    “是顾楼主带我来的,说我可能配得上用场,”嫣红开心地笑道,眉眼间欢喜万分,若是能同大小姐在一起莫说是关在这里即便是生死关头也是顺心的。

    凌霜猛地转身看着主动坐在椅子上的顾啸云,优哉游哉甚是惬意,完全没有作为客人的那种拘束之感。

    顾啸云此时却是冷冷的打量着凌霜,似乎要将她全方位的分析一次,这让凌霜很不爽,第一次出现了一个让自己摸不透脾性的人。

    想她那么多年的心理学白学了,居然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这让她有点心虚的感觉。

    “姹紫将白米粥端一碗给顾楼主,夜深了,顾楼主跑一趟想必饿了吧?”

    顾啸云深邃的冰眸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随即掩盖了起来,倒也不推脱。

    凌霜发现他说话一直很少,惜字如金,让她想起了唐僧,真的忍不住想要问问他的法号是什么?

    顾啸云还真吃了那一碗白米粥,从袖筒中拿出了一张单子,指了指角落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来的大小包裹,凌霜不知道此人是怎么弄进来的?

    “你要的东西大约值三百两,你给了两千两,剩下的一千七百两我送你两张人皮面具了账。”

    “咳咳!”凌霜差点被唾沫星子呛死,暗道小哥你这么谪仙般的人物做奸商真的合适吗?

    妈蛋!剩下的一千七百两银子你好得退还我点儿,全黑了!还是强买强卖,我有说过要人皮面具吗?

    “那个……”凌霜斟酌词句,像这种长的帅的男生一般脾气都比较暴躁,况且以后与人家做买卖的机会多得是,不能得罪。

    可是即便如此,他就不动声色的黑了自己的一千七百两银子,这个说不下去吧?风雨楼的规矩不是说,先付定金,多退少补嘛?你好得退我点儿?

    不过凌霜不敢说,这个人让她有一点儿罕见的心里压力。

    “凌将军有什么但凡说出来,”顾啸云眉眼间还是清冷如霜,所谓的和气生财和这个男人不搭调啊!也不知道他怎么将风雨楼做成了大燕朝的淘宝网的。

    在风雨楼,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给好评哦!不然轻功飞你们家砍了你!

    “顾楼主固然为了我好,可是那个人皮面具我是真的用不着啊!”

    顾啸云不出声了,凌霜心头有些不自在,约莫过了好长时间。

    “哦。”

    凌霜一愣,什么叫“哦”你倒是给句话啊!

    “那好,我退还你一千七百两,不过面具已经做了出来,”顾啸云缓缓从怀中拿出了退还的银票还有一张薄薄的东西。

    他起身走到了身形同凌霜差不多的嫣红面前,将面具亲自给嫣红带上,凌霜看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另一个“凌霜,”整个心脏也要停止了跳动。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皮面具?果然天衣无缝!

    顾啸云拿出另一张看着凌霜道:“这一张你若是带上便是嫣红的模样,一会儿我带你离开。”

    凌霜终于明白了顾啸云的意思,那么假的凌霜守在东苑当幌子,真的自己就能做很多事情,没必要缩手缩脚。

    “要戴吗?”顾啸云冷冷问道。

    “劳烦顾楼主了!”凌霜跃跃欲试。

    她第一次戴传说中的人皮面具,心情可想而知,戴在脸上最开始有点儿凉丝丝的感觉,随后便什么感觉没有了。

    “小姐,”姹紫忙拿着铜镜给凌霜看,铜镜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嫣红的样子。这面具做的实在是太好了,绝对以假乱真,神态都看起来很自然。

    “我买了!”凌霜将手中攥着的一千七百两银票推了回去。

    “对不住,现在这两张人皮面具已经涨到三千两了!”顾啸云微微抿了口茶。

    凌霜只觉的乌云密布无数的闪电劈了过来。

    “可是顾楼主你刚才说的这两张面具是一千七百两啊!”

    “那是面具的价格,加上取面具的时候需要用药水儿,药水儿一千三百两。”

    噗!!凌霜狠狠吐了一口血,果然是奸商啊!

    凌霜强忍着胸口接连激荡的热血,命姹紫取了三千两递给顾啸云,顾啸云也不谦让神色平静的装进怀中。

    凌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忙问道:“能不能给我做一个方家大小姐方玥的面具,你不是一千七百两两个,这一个我给你九百两怎么样?”

    “两千两,少一分不做!”

    “毛线?”凌霜情急之下不禁失口,忙道,“为……为何?”

    顾啸云深深看进了凌霜的心里,缓缓道:“方玥可憎之人,做她的脸我心情不好。”

    晕死!凌霜觉得天旋地转起来,忙坐了下来喝口茶定定神!

    半柱香的时间后,方玉留给凌霜的五千两银子全部落进了顾啸云的怀中。

    凌霜实在不想和他多说半句,她很佩服之前的凌霜是怎么与这个家伙成为朋友的。不过有一点儿可以肯定,之前的那个凌霜一定是个傻子,只送钱不赚钱的小傻瓜。

    顾啸云坐在椅子上看着凌霜从包裹中将那些东西拿了出来,瓶瓶罐罐摆了一地。清冷的眼眸中却满是诧异。

    凌霜以前学过机关学,此番拿着铜镜在房间四周开始摆机关,铜镜组成的迷幻阵,简便弹簧组成的超大号老鼠夹,挂钩加木头雕刻的动滑轮组织足以将一个大汉勾住吊在房梁上。

    最精妙的是凌霜将这些机关全部组合成多米诺骨牌效应,牵一发动全身。

    顾啸云看到最后已经完全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盯视着凌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