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章 老天收了她吧!

    “凌霜!!!”龙辰逸带着嘶吼,大脖颈的青筋绷得显了形。

    “好吧,好吧,”凌霜将一件锦被罩在了他的身上,诡异的笑道,“我这个人很小气,是你先惹我的,所以这个算利息。”

    龙辰逸真的想死的心也有了,眼睁睁看着凌霜头也不回离开轩阁。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传来,龙辰逸的脸上已然是万年冰山。

    “殿下!”千山最先冲了进来,猛地僵在了那里,后面的属下哪里知道轩阁里面的情形,一个个差点儿摔在了猝然停顿在原地的千山身上。

    待看清楚轩阁里面的混乱景象后所有的人都抽着冷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滚!”龙辰逸齿间咬出了一个字,浑身的杀意暴涨。

    千山带着人忙退了出去。

    “千山,你滚进来!”

    千山暗自叫苦,这主子是什么回事?莫非对凌姑娘霸王硬上弓?可是应该高兴啊?不过也不对,为什么凌姑娘穿得很周正出去了,主子却是这么个景象?还是不对啊!

    他忙不迭冲进去,却发现主子被点了穴道?心头顿时大惊失色,莫非凌姑娘点了主子的穴道将主子强上了?天哪!实在是太厉害了,果然是大燕朝的征西大将军,强悍无人能比!

    “千山你是不是活到头了?”龙辰逸看出了千山的心思。

    “属下不敢!”千山忙认真的替解开穴道的龙辰逸穿好衣裳。

    “今天的事情若是走漏半点风声,你还有你的那些暗卫们……”

    “属下什么都没看到,主子只是在茉莉园小憩而已。”

    龙辰逸点了点头:“你出去吧!”

    “是!”千山忙躬身退了出去。

    龙辰逸拿出了迎枕下凌霜留下来的素笺,看着画中的自己心头的怒火燃烧了起来,刚要撕碎,却又神使鬼差的顿在了半空。

    随即又细细看了一遍,唇角突然晕染着一抹古怪的笑容,将素笺揣进了怀中。

    “来人!”

    “殿下,”千山疾步走了进来。

    龙辰逸烦躁的走了几圈停住脚步道:“派人去刑部大牢,暗杀方玉的事情让他们立刻停手。”

    “是!”千山应了一声暗道太子怎么变卦了?之前不是说好的,派人在刑部大牢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方玉杀了,再想法子将凌霜弄到他身边,这难不成不是很完美的计划吗?

    “还有,派人去刑部大牢暗地保护方玉不能让他死了,不过伤不伤这个不再考虑之内。”

    “是!属下这便去办!”千山越听越觉得诧异万分,但是主子们的事情岂能是他一个下人参合的?

    “命人将凌霜那个死女人……”龙辰逸挥起来的手臂久久放不下去。

    千山仰起脖子等了很长的时间,小心翼翼接话道:“属下派人将她暗杀了?”

    “不!”龙辰逸下意识的拒绝,却又有些懊恼,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道,“找机会给她点儿教训。”

    “是!”

    “不过不能伤了她,不能损坏她的名誉,不能让她有所察觉,对了,还不能……不能吓着她……你们看着办吧!”

    千山真想以头抢地,殿下你这是给点儿教训吗?难不成弄一条毛毛虫放她脖子里?

    “这个……请殿下明示!”

    “滚!”龙辰逸杀意浓烈,老子要是能拿住这个女人还能这么倒霉吗?老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她?又爱又恨,又恨又爱,为什么让老子遇到她?!!

    “是!”千山苦着脸退了出来,这日子没法活了,至从太子殿下遇到了那个叫凌霜的女人。他们所有的暗卫都要神经了!

    老天爷!你快快将那女人收走吧!

    凌霜被太子府的马车重新送回到了方府,千山得了龙辰逸的命令也恰好在方府门口将正要进门的凌霜截住。

    凌霜拍了拍怀中的超级把柄,现如今还怕你们这帮混蛋?她凤眸微微挑了起来看着千山吞吞吐吐的模样不禁替他着急冷冷道:“你家主子莫非反悔了不成?怎么?还要将我带回去?”

    “不是,凌姑娘误会了,”千山急的脸都红了。

    凌霜越发的纳闷,龙辰逸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莫非真的想让她找一家书局将他的裸画刊印成册发行全国甚至是东方四国?

    千山终于抬起头突然将一条绿色的东西冲着凌霜劈面扔了过来,随即道:“主子很生气,让属下给你点儿教训!就此别过!”

    他急匆匆飞也似地逃走了!

    凌霜低头看着衣襟上趴着的一条绿色毛毛虫,顿时哭笑不得。

    娘的!龙辰逸你神经病啊!

    两天后,程锦堂此时传来一声脆响,方夫人猛地站了起来看着方恒,也不管被她失手打翻在地的茶盅。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方夫人面色抽搐,还以为自己的儿子说错了什么。

    方恒也是纳闷的要死急急道:“太子殿下亲自下了命令不能要方玉的命,还派人护着方玉周全,即便是大表哥和二表哥也没有法子。”

    方夫人脸色瞬间惨白,来来回回踱着步子,猛地转身问道:“那个凌霜今天去了哪里?“

    方恒一顿:“刑部大堂啊?孩儿亲眼看到两个刑部大堂的官差还有那张刑部的文书也不像是作假啊!”

    “哼!”方夫人冷哼一声,“刑部大堂?我看是太子府吧?”

    方恒神情一愣,眼角带着一抹不自然的抽搐,这怎么可能?太子殿下尊贵至极哪里会将凌霜看在眼里?

    “母亲的意思是?”方恒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太子殿下怎么会看上一个有夫之妇?”

    “愚钝!”方夫人恨铁不成钢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太阳穴突突跳着,头有些疼。

    “若是方玉与那个凌霜至始至终都是在演戏呢?或许他们两个连夫妻之实都没有,一般的新婚之人又是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分房睡?”

    方恒顿时愣住了,心头却是不自然的生出几分喜欢来,原来她还是个姑娘家?

    “罢了,明天我进宫去看看长姐,”方夫人眼眸中掠过一抹凌厉。

    方恒走出了程锦堂,脚下的步子却是不自然的挪到了东苑,此时东苑的门口除了自己派过去看守的几个家丁之外再没有别的人了。

    他在门口徘徊了许久还是走了进去,却没看到身后凌婉震惊绝望的眼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