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章 超级把柄

    凌霜突然开始脱龙辰逸的外衫,龙辰逸眼眸登时瞪大了,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大燕朝从来没有一个女子敢这样对他,但是凌霜细软的素手无意间擦过他肌肤的感觉,却更是让他心动。

    很快凌霜将他的外衫除去,龙辰逸竟然带着一点点小小的兴奋,莫非这女人脑子开了窍,要与他共度良宵?

    “再看,老子将你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挖出来!”凌霜真的是受不了这种男人,不就是被脱了一件衣服吗?至于这么楚楚可怜的看着她?好得你也是堂堂大燕朝的太子殿下,不能严肃点儿吗?

    龙辰逸倒是饶有兴趣的盯视着她,可是凌霜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将他的中衣一件件也脱了下来,龙辰逸的脸色有一点点挂不住了,带着几分血红。

    “身材不错!”凌霜饶有兴趣的看着龙辰逸精壮的**腰身,托着下巴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龙辰逸此番哪里还有含情脉脉,羞愤交加带着一抹压抑的恐惧,这个死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凌霜纤细的手探到了龙辰逸的腰腹间:“要全脱掉吗?”

    龙辰逸口不能语但是已经带着几分哀求了。

    凌霜看着他蜜色肌理分明的身材,不禁点了点头道:“我觉得呢,还是全裸的好,没想到你的胸肌练得不错出乎我的意料,我数数这里,一二三四……可惜了只练出了六块腹肌,不够完美。”

    龙辰逸恨不得用眼睛杀了凌霜这个混蛋。

    “啧啧……腰间的这个红痣长得很有个性啊!估计大燕朝没有人知道我们堂堂太子殿下居然还长着这么特别的红痣。”

    凌霜抬手摸了摸龙辰逸腰间的那块儿围成了梅花形状的红痣。

    龙辰逸恨不得自己马上晕过去,第一次后悔与这个女人正面交锋。

    “哇塞!”凌霜将龙辰逸的身体整个翻了一个儿,面朝着纱幔,“你屁股上的胎记好可爱,居然是漂亮的小蛇,只是颜色太淡了些。”

    龙辰逸喉咙嘶嘶作响,是龙,龙!不是蛇,你个死女人!气死他了!他能不能先死一会儿?

    “嗯,正面,背面都要画一张,全景三百六十度角无死角画法,立体图,直观图,平面图……”凌霜边嘟囔边将龙辰逸摆成了不同的角度和姿态,手中拿的半截香饼在素笺上画着速写。

    龙辰逸的眼神中带着悲愤欲绝,好的很!敢挑衅他?凌霜你准备好受死的觉悟了吗?

    “不要愤世嫉俗,眼神放平和一点儿,ok?”

    什么是嗷可?龙辰逸眉头拧了起来,莫非这丫头从番邦学来的东西?

    凌霜画了三张之多,最后将视线重新落在他的腰腹间,看向了裹着一层素锦的最要紧处。

    龙辰逸哀求的眼神更是浓烈了几分。

    “对不住哈!你也不用害羞的!”凌霜猛地抬手将那层素锦掀了去。

    “额的个神啊!这么大尺寸?”

    龙辰逸微微闭上了眸子,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不多时他只听得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只觉得那个紧要地方上传来一阵清凉,心头猛然大惊睁开了眼睛。

    凌霜原来从一边的美人觚中剪下了一朵开得正艳的白牡丹挡在了他的紧要处,此番龙辰逸再看自己的姿态。

    修长的身体斜斜依靠在软榻上,腰间一朵富贵牡丹,窗外的光淡淡渗透进来,怎么看怎么觉得……香艳。

    “再来一件轻纱就完美了,”凌霜将一层透明的粉纱轻轻罩在龙辰逸的身上,更显得朦胧惊艳。

    凌霜很快画好速写,同时又多画了一张压在了龙辰逸的迎枕下面。她突然神色整肃,收起了之前的戏谑调侃。

    “龙辰逸,我凌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若是比脸面,您太子殿下的脸多精贵啊!”

    龙辰逸的眼睛已经瞪的发酸,冷冷看着她。

    “送我出去!”凌霜晃着一沓速写的人物写真,真的要感谢之前自己接受过的那些训练,工具不称手居然画的也不错。

    果然龙辰逸看着眼前一张张足可以逼真的人物肖像画,整个人顿时跌进了冰窟中。

    凌霜淡淡一笑:“你也不要打什么主意,即便你找人将这些画儿毁了,我已经完全将你的身体记在了我的脑子里,嗯?”她点了点自己的头。

    “送我出去,还有,”凌霜认真的看着龙辰逸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要是凌家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敢保证不出一个月大燕朝将传遍太子殿下您的魅力身影。”

    龙辰逸脸色已经灰败到了极致。

    “还有,”凌霜缓缓道,“我要让方玉在刑部大牢中活着,不然的话,说不定您的风采也会传到东方各国去!嘿嘿!”

    龙辰逸的眼神彻底暗了下来,黑漆漆的眼眸瞪着凌霜,深不可测。

    凌霜轻轻一拍解开了他的哑穴,等着他的答复。

    “凌霜,”龙辰逸的声音嘶哑,看着凌霜一字一顿道,“终有一天,终有一天我会将你禁锢在我的红绡帐中,让你夜夜翻不了身!”

    凌霜嗤的一笑晃了晃手中的画纸:“还是先说眼下吧,太子殿下?”

    龙辰逸咬肌绷得紧紧的,将这个女人就此放走还要受她的威胁实在是做不到的事情,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软肋真的被这个无赖女人抓住了。

    她居然敢这么对他?他都不知道她的胆子哪里来的?

    “拿着你刚刚解下来的龙纹玉佩出去,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凌霜终于暗自松了口气,忙垂首在那堆脱下来的衣服里寻找。

    龙辰逸却是看到她洁白的颈项,心头又是一阵阵发热,该死的,为什么想杀了她又下不去手?

    “找到了!”凌霜骄傲的将玉佩拿在手中,同时还将那些画儿也揣进怀里。

    龙辰逸看着这一幕又觉得不自在到家了,心中的酸甜苦辣自己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我走了!谢了哈!”

    “等等!”龙辰逸顿了顿缓缓道,“帮我把衣服穿上。”

    他现在这个样子,若是让属下看到还不如杀了他!

    凌霜一顿笑道:“本姑娘只负责脱不负责穿,没那闲工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