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章 太子

    “士可杀不可辱!你是何人报上名来,若是你弄不死我凌霜,他日我定要报今日之辱!”凌霜喘了口气愤愤道。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得很,让她觉得厌恶,恶心,想要杀人。也是第一次抓狂的失去了镇定,不管此人是谁,都要让他好看。

    眼前的黑色布带猛地一扯,凌霜看着眼前的男子狠狠吸了口气。

    居然是太子龙辰逸?!!

    “龙辰逸你什么意思?”凌霜冷冷道。

    龙辰逸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凌霜感觉像是一只被激怒了小猫,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眼底的宠溺已经是暴露无遗。

    从在父皇的养心殿中初次相遇,到陈国公府邸的惊鸿一瞥,龙辰逸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也有对女人心动的感觉。

    太子妃是父皇安排的姻缘,为了强大的家族联姻。其他的女子都是走马观花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但是唯有眼前的这个女子,不管是冷默的,浓烈的,华丽的,都在他的心中留下来浓重的一笔。

    他龙辰逸——大燕朝的储君,未来大燕朝的皇帝,还真的犯不着为了一个已经嫁做人妇的女子心动,可是他真的心动了。

    凌霜冷冷盯着龙辰逸眼底的那抹深意,却真的是慌了。毕竟是大燕朝的储君,自己又不能将对方杀了,否则的话将会给凌家带来灭顶之灾。

    刺杀储君,莫说是诛九族,十族都是可能的。

    “凌霜,”龙辰逸看着那双令他魂牵梦绕的凤眸,不知道为何居然心跳的厉害。

    “龙辰逸你放了我,我权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是凌霜最后的让步。

    龙辰逸脸上表情阴晴不定,随即叹了口气道:“何苦呢?”

    这混蛋什么意思?凌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四周,除了漫天遍野的茉莉花丛什么样的特殊标志都没有。

    “过来坐!”龙辰逸牵着凌霜的手,凌霜宛若被毒蛇缠上了一样,她深呼吸试图将身上那些封闭的穴道冲开。

    “霜儿,是在拖延时间吗?”龙辰逸微挑着眉头,身上的俊朗贵气在凌霜看来却是带着一丝丝的恶寒。

    她心神一晃脚下却是一个踉跄,猛地向前摔了过去,转眼间落进了龙辰逸的怀抱。龙涎香的味道像是穿肠的毒药一样袭来,凌霜暗自恨得咬牙。

    那两个该死的听差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点穴,除了两条腿可以轻微移动,整个人像是僵尸一样。

    龙辰逸将她索性抱了起来。

    “龙辰逸你别太过分了,等老子能活动了定要你好看!”凌霜脸色苍白,气的发抖。

    “呵!”龙辰逸轻笑将她抱着缓缓走进了正中的凉亭里,亭子里依然是奢华到了顶峰,一应用品具是名贵到了极致。

    他将凌霜抱放在了雪白的席子上,看着凌霜另一种羞愤异常的精致表情,心情顿时愉悦了起来。

    “这个茉莉花茶用的是新开花的第一片花瓣,用早春茉莉花上的第一滴露水收集起来,煎煮而成,尝一尝?”

    凌霜微微闭上了眼眸,该死的,她如今火烧眉毛,方玉生死未卜,这个逗比却是和她说什么茉莉花茶?

    “还有这个千层糕,宫廷中御厨做出来的,要不要吃?我知道你爱吃甜点!不是吗?”

    千层糕?我恨你!凌霜觉得整个人都要抽搐了,差点儿走火入魔,忙收敛了心神。内力缓缓流淌过经脉,左臂的穴道似乎有些松解了,加把劲儿!

    龙辰逸看到凌霜面无表情的闭上眸子,仿佛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心头不禁有些着恼。他龙辰逸何曾对一个女人这般低声下气过?

    他一把抓过凌霜的手臂,看着她清朗的眉头微微一挑,手劲儿放松了几许。叹了口气道:“我若是没有查清楚你的底细,怎么可能将你请到这边来。”

    “我对于殿下你请人的方式深感遗憾,”凌霜微微睁开了凤眸,却小心翼翼将自己的内力隐藏好,与这个落井下石的混蛋多说几句话,争取拖延时间将右边的手臂解放出来。

    龙辰逸看到她终于肯同自己说话,脸上划过一抹惊喜,随即披上了一层惯有的高贵清俊,微微笑道:“凌霜,你瞒得过别人却是瞒不过我。”

    凌霜眉头一挑,压下了心慌。

    “我与殿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天地之别,也没有任何交集,何来瞒着一说,”凌霜现在心头生生厌恶着这个龙辰逸,只盼望他被那个三皇子打败斗死才好呢。

    龙辰逸对于凌霜的讥讽丝毫不以为意缓缓笑道:“凌姑娘自谦了,第一眼看到凌姑娘在下便被凌姑娘的万端芳华所震慑,心存取之。”

    “好不要脸!”凌霜暗道却不敢骂出声来,加紧用内力冲击着穴道。

    龙辰逸看着凌霜依然麻木木面无表情的脸稍稍有点儿挫败:“凌姑娘你与方玉怕是在演戏吧?”

    凌霜猛地看了过去:“殿下什么意思?”

    “呵呵!都成了夫妻缘何还要分开睡?”

    凌霜一个不小心差点儿被自己的唾沫呛死,敢情自己与方玉之间的分床睡,这个太子殿下都能查出来?果然奸细好可怕!

    她细细回想了东苑的细节,不用说一定是那些东苑服侍她的丫鬟婆子们走漏了消息。其实这些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面前这个高贵的流氓到底想干什么?

    凌霜凤眸中的审视,些微的恐惧让龙辰逸本来爱慕的心思更是再难压制,探过身子逼近了凌霜。

    凌霜下意识的向后一挪,不禁窃喜右手有点儿感觉了,缓缓向那柄匕首探去却不想整个身子一沉。

    她忙抬眸却发现自己整个人被龙辰逸伸开的双臂箍进怀中,龙辰逸的那张很欠扁的嘴脸已经近在咫尺。

    “龙辰逸!”

    “许了我。”

    什么?凌霜瞬间呆住。

    “太子妃的位置,抱歉得很不能允诺与你,四大侧妃之首非你莫属!若你允诺了我,凌家非富即贵。即便是方玉……”龙辰逸挣扎了一下,“我也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他,地方官的选拔任命权在我的手中,他随便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