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章 天机不可泄露

    “你给我站住!!我要撕烂你这张脸!!”方玥哪里受得了这样鄙夷的话语,猛地冲了过来,却被凌霜一巴掌推开,摔倒在地。

    “大小姐,”方玥身边服侍的丫鬟忙将她扶了起来,却被狠狠甩了两耳光。

    方玥气的身子发颤点着凌霜的鼻子道:“凌霜你等着!我方玥若是不能将你碎尸万段便不姓方!”

    凌霜淡然一笑:“那你最好得改个名字了!”

    “凌霜!!我不会放过你的!”方玥气的发狂。

    凌霜再不理会她转身向暖阁走去却猛地顿在了青石地面上。

    “小姐?”姹紫以为小姐心头难过刚要劝慰几句,不想凌霜的眼底却是涌现出一抹狂喜。

    “小姐,你怎么了?”姹紫以为凌霜因为刺激魔障了,声音都带着哭声颤音。

    “我没事,我没事,”凌霜只是觉得自己刚才想到的那个法子一定能成功,呵呵,她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也很卑鄙的嘛!

    “小姐想到法子了?”姹紫也是脸上一喜。

    “嘘!天机不可泄露!我再好好想想怎么做?”凌霜唇角竟然带着几分笑意,疾步走进了暖阁里。

    凌霜瞪视着眼前雪白的素笺,脑子里紧张的谋划着,若是那个顾啸云真的很厉害的话。明晚风雨楼做好的东西应该能送进来了,她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能见方玉一面,也不知道他在刑部大牢中好不好?

    有没有被用刑?有没有屈打成招?有没有人看着他那张令人嫉妒得发狂的脸想给他毁容?

    一滴泪珠瞬间落下,晕染了凌霜面前的素笺。

    她狠狠吓了一跳,抬手抹上了自己的脸颊,湿漉漉的感触就像三月的春雨。

    她居然哭了?为了一个男人?天哪!这真是太疯狂了,凌霜将脸狠狠搓了一把,四仰八叉倒在了榻上,她要好好睡一觉,睡一觉后也许就有力气斗下去。

    这一觉睡得可真香,凌霜一觉醒来后只觉得神清气爽得很。中午姹紫下厨煮了米粥配着几样素菜,凌霜吃的狼吞虎咽即便是这般难过地日子也没有磨平她身上隐含着的锐气。

    姹紫不禁钦佩至极,若是大小姐真的是男子的话,绝对是当世之枭雄,兴许整个京城的女子都抢着要嫁给她。

    她不禁苦笑,自己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

    主仆两刚吃过饭,便听得大门被人猛地推开,却是走进来两个刑部当差的捕快来。

    “收拾一下,正主儿来了,”凌霜将视线从窗户边撤了回来,神情淡然至极。

    那两个捕快倒也是个知礼数的,停在了暖阁门外便止了步子躬身道:“萧大人有令,请安平郡主去刑部一趟!”

    凌霜心头倒是挺期盼的,这样是不是就会见到方玉了?

    “好!二位稍等!”凌霜将朝之宝剑交给了姹紫,这宝剑绝对是不被允许带进刑部得,这点儿常识她还是有的。

    姹紫神情焦灼道:“小姐,小心!”

    “嗯!晓得!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看着东苑闲杂人等一律不能让他们混进来。”

    “是,”姹紫点了点头将凌霜身上的劲装衣角顺了顺。

    凌霜一阵好笑,这丫头搞的感觉自己像是回不来了一样。

    她随着两个佩刀的听差走出了方府的大门,却看到外面停着一辆有些华丽的马车。

    “刑部真奢侈?接人都用的是这么豪华的马车?”凌霜心头一惊,面子上却是笑得风轻云淡。

    幸好她袖筒中还藏着自己之前命人打造的短剑,完全是按照瑞士军刀的风格来的。此番正乖乖的躺在她大腿外侧的皮带中,她以前做特工的时候喜欢在那个位置放一把消音女士手枪。

    两个人显然脸色有些尴尬压低了声音道:“安平郡主请上车!”

    凌霜狠狠吃了一惊,这两个人才是绝顶的高手。此番只是稍稍释放出了一点儿威压,凌霜便觉得一股子寒意压制了过来。

    真正的高手对自己的内力绝对能收放自如,甚至同一个普通人绝无两样。

    凌霜暗自盘算,自己若是与之对攻,勉勉强强能打得过其中的一个,若是两个人一起上,她还真的没有必胜的把握。

    京城中究竟谁有这样的实力能将刑部提审嫌犯的文书拿出来,盖上刑部的戳子,还能用得起这样绝顶的高手。

    一般越是这样级别的高手,单凭用金银打动的很少,除非能给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凌霜深呼吸,即便自己不上马车也指定会被打晕了弄上去,与其如此还不如化被动为主动。

    “叨扰了!”凌霜唇角冷翘掀开帘子轻巧的坐了进去。

    那两个人显然没想到凌霜会这么轻松自如,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得罪了!”一个人探身将一条黑色布带蒙上了凌霜的眼睛。

    “真是麻烦!”凌霜不动声色,耳朵却是警觉起来,心头开始默数自己的脉搏记时间。

    以前做特工训练的时候单独一个人被关进一间房子里,就是用这个法子记时,化解心头因为时间缺失的烦闷。

    马车很快走了起来,凌霜均匀的呼吸着,沿途的一些声音都被她细心的记录下来。各种不同的摊贩叫卖声,摊贩的特殊声线。颠簸的程度可以算出来路况,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凌霜跟着前面那个人的脚步声大约走了很长的一段儿鹅卵石小道,四周的是茉莉花香,而且有很大的一片茉莉花从,夹杂着艾草的清洌。

    终于转了一圈后停了下来,那两个人低声交代了几句后离开。

    四周一片安静,一阵轻浅的脚步声传来,在凌霜的面前站定。

    冰凉的指尖掠过了凌霜的脸颊,她刚要动作只是身上穴道刚刚被那两个人点住了,两条胳膊抬不起来,心头暗叫不好。

    谁知道那冰凉的指尖似乎变得越发轻柔起来,顺着她脸颊抚上她的唇瓣,不厌其烦的摩挲着。凌霜心头一阵恶寒,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态狂/

    将她费尽心机弄到这里就是为了对付她的嘴唇吗?一阵压抑着的急促呼吸喷在了凌霜的脸上,奇怪的威压缓缓迫了上来。

    凌霜一惊下意识的躲避,滚烫的唇却是印在了她脸侧。她顿时厌恶至极,这个混蛋原来是要吻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